半吊子何以懂艺术的美

超爱那犀利的眼光

画已好,你却不在

静心所绘,完美世界

何时懂夜的黑,心的痛

冷暖自知

桌布上的褶皱,岁月的痕迹

飞龙不懂爬虫的缩

拔剑那刻,心已死

绘画,可以将人所想要的用另一种更具有纪念的方式保留下来。可以让浮躁的心沉入只听到水声的湖里,聆听世界的一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