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论语(五):公治长篇

关建义:选婿标准、口才、观人、何谓文、君子之道(中层管理)、做比想更重要,想要适可而止、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


1.1. 子谓公冶长:“可妻也,虽在缧绁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

手记:

对与错、奖与罚,多随社会变化而变化,更是有执政者的利益因素。孔子能以客观对待,不畏外界议论,也是令人钦佩。

1.2.  子谓南容:“邦有道,不废;邦无道,免于刑戮。”以其兄之子妻之。

手记:

孔子表明了一个选婿标准。像南容这样,社会政治公正廉明时,能够为官济世;社会动荡时,能够独善其身。南容有看透本质的眼光,而这想必其也参悟到了孔子所说的仁、道、义(正确的价值观)。

1.3.  子谓子贱:“君子哉若人!鲁无君子者,斯焉取斯?”

手记:

一个人的成长,离不开环境的影响。

1.4. 子贡问曰:“赐也何如?”子曰:“女器也。”曰:“何器也?”曰:“瑚琏也。”

1.5. 或曰:“雍也仁而不佞。”子曰:“焉用佞?御人以口给,屡憎于人。不知其仁,焉用佞?”

手记:

口才,真的那么重要么?很多人总是会评价别人:这人没有口才,很是可惜。我觉得,口才能够恰当表达自身的观点就够了。巧言令色、信口雌黄式的口才应该是我们所应辨别与唾弃的。先修身养性,再说口才。先身自躬行,再说口才。

1.6.  子使漆雕开仕,对曰:“吾斯之未能信。”子说。

手记:

自卑、信心不足、自知之明是两回事。学而优则仕,而非急功近利。

1.7. 子曰:“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由与?”子路闻之喜,子曰:“由也好勇过我,无所取材。”

手记:

乘一个小木筏就去海上,这是匹夫之勇。子路却误以为是赞赏。孔子觉得子路容易意气用事,不赞同匹夫之勇。

1.8.  孟武伯问:“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问,子曰:“由也,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也,不知其仁也。”

“求也何如?”子曰:“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为之宰也,不知其仁也。”

“赤也何如?”子曰:“赤也,束带立于朝,可使与宾客言也,不知其仁也。”

手记:

人各有长。仁,是孔子的毕生追求,但也认为仁是人生的最高标准,是不易达到的。但,并不意味着必须得达到仁,才能做事。心智的追求是毕生一个持续的状态。

1.9.  子谓子贡曰:“女与回也孰愈?”对曰:“赐也何敢望回?回也闻一以知十,赐也闻一以知二。”子曰:“弗如也,吾与女弗如也!”

手记:

学习,需融会贯通,触类旁通,举一反三。

1.10.  宰予昼寝,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于予与何诛?”子曰:“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于予与改是。”

手记:

对于,朽木、粪土之墙就不要妄图能改变什么了。

应听其言观其行,而不是听其言信其行。

1.11.  子曰:“吾未见刚者。”或对曰:“申枨。”子曰:“枨也欲,焉得刚。”

手记: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私欲,往往会阻碍或者改变初衷。

1.12.  子贡曰:“我不欲人之加诸我也,吾亦欲无加诸人。”子曰:“赐也,非尔所及也。”

手记: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恕

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忠

社会,人与人的联系时必然的,只能实现子贡说的后者,而无法实现前者。

1.13.  子贡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闻也;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

1.14. 子路有闻,未之能行,唯恐有闻。

手记:

子路听到一个道理,还没来得及去实践,这个时候就怕再听到什么新的道理。子路觉得应该知行合一,知晓的道理来不及去实行,心理实在是一种罪过。子路是个急性子。

1.15. 子贡问曰:“孔文子何以谓之‘文’也?”子曰:“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是以谓之‘文’也。”

手记:

何为文?不同的人本身术业有专攻、阅历见识本也不同。做学问,与尊卑、级别无关。

1.16.  子谓子产:“有君子之道四焉: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养民也惠,其使民也义。”

手记:

君子的四个行为:对己,庄严谨慎;对上,恭敬认真;对下,恩惠友善,公平公正。中层管理,对上,是礼;对下,是仁。仁,即公正而爱人。

1.17. 子曰:“晏平仲善与人交,久而敬之。”

1.18.  子曰:“臧文仲居蔡,山节藻棁,何如其知也?”

手记:

这里孔子不是责备臧文仲迷信愚昧,而是不合规礼法。这是孔子推崇的社会秩序。

1.19. 子张问曰:“令尹子文三仕为令尹,无喜色,三已之无愠色,旧令尹之政必以告新令尹,何如?”子曰:“忠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

“崔子弑齐君,陈文子有马十乘,弃而违之。至于他邦,则曰:‘犹吾大夫崔子也。’违之。之一邦,则又曰:‘犹吾大夫崔子也。’违之,何如?”子曰:“清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

手记:

仁,是需要毕生追求的持续状态,其涵盖的内容也是极广的。一个忠、一个清,怎么能定义仁呢?

1.20.季文子三思而后行,子闻之曰:“再斯可矣。”

手记:

做,比想来得实在。既然注定要知行合一、实践出真知,何必想太多,要适合而止。

1.21. 子曰:“宁武子,邦有道,则知;邦无道,则愚。其知可及也,其愚不可及也。”

手记:

邦有道,则知;邦无道,则愚。 类同     邦有道,不废;邦无道,免于刑戮。

1.22.  子在陈,曰:“归与!归与!吾党之小子狂简,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

1.23. 子曰:“伯夷、叔齐不念旧恶,怨是用希。”

手记:

如果彼此总是相互纠结于不愉快,总是翻旧账,是毫无意义的。用现在的时间和精力,处理过去的事情,得不到结果,得到也无济于事。宽容大度,既是宽容他人,更是宽恕自己。死磕了他人,也是死磕了自己。

1.24.  子曰:“孰谓微生高直?或乞醯焉,乞诸其邻而与之。”

手记:

自己明明没有,却还要去邻居家借醋给人。不是打脸充胖子?没有就是没有,量力而行,要实事求是,没必要绕这么大弯子。

再者,可能自己也有,但是还是跑到邻居家借醋,那这借花献佛式的热情还是虚伪,也没有实事求是。

当别人请求帮忙时,告知方便或不方便,会或不会就可以了,没必要再来个借花献佛式的热情,绕个大弯子。

1.25. 子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

手记:

明明心中对他有怨恨,为何还要跟他做朋友呢?做朋友应该要志同道合。

既然讨厌,离开他,不理睬就好了。

1.26.颜渊、季路侍,子曰:“盍各言尔志?”

子路曰:“愿车马、衣轻裘与朋友共,敝之而无憾。”

颜渊曰:“愿无伐善,无施劳。”子路曰:“愿闻子之志。”

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

手记:

子路仅仅是表达了一种友谊大度,颜渊表达的是不急功近利。

孔子的志向,没有关注自己,而是关注到了老者、朋友、少者等芸芸众生。生命的意义也在于此,身边的生命各个体记住了你,你的生命才得到永生。

1.27. 子曰:“已矣乎!吾未见能见其过而内自讼者也。”

手记:

自我反思很重要,但也很难。

1.28. 子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学也。”

手记:

持续学习、研究学问、修身养性,很重要,但能做到持续,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