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去应有良辰景,春风一度芳草丛

    受至交之托,拙文以纪离别。此时的北国,窗外寒风萧瑟,脑子里勾起了一段《见字如面》:虽往事经年,回忆浓成诗篇;揉碎了思念,化纷飞的笺。见字如面,如雁带去思念;见字如面,如歌抚慰流年……这大抵是一种对信中人的思绪吧。军人亦是如此呵,脱下军装像是扒掉一层皮,伤感的情绪自然会涌上心头。

   

图片发自简书App

      走过的是青葱的韶华,留下的是成长的印记。也许痕迹中是一串串记忆的片段,岗哨上的深夜,寂寞为伴,听得见风吹树叶的唰唰声;训练间隙的嬉笑打闹,还有开着的玩笑;晚熄灯后,从墙头用竹竿撑过来的炒粉炒面;背不完的业务和条例;还有比武场上,为咱英雄连队的声撕力吼……。

    我也有,仿如昨天。周日的下午,放我们背着背篓,上山去捡结了块的牛大便,谁捡满一篓子,谁就带回。山上的场景如同车祸现场一般,僧多粪少啊,两个人以上拿着叉子上去一抢,便便就碎了一地。有个睡我隔壁铺的兄弟,我们都叫他“大头”,我俩击掌为盟——互相帮助。于是,我俩出发之前,黄挎包里头塞上了当时流行的老婆、老公饼和健力宝,上了山以后,我叉一坨放进他背上的背篓里,他叉一块放我背上。不到半晌工夫完工了,我俩躺在山坡上,夕阳撒在稚嫩的脸上,用某宝干杯,谈着理想和未来。我充满豪气的说,大头!我想考军校,像排长一样挂红肩章。他说,你考上以后别把我忘了呀。我捶着他的胸脯,大侠般的神情:苟富贵,无相忘。

    我想无论你这几年你经历了什么,生活给你的是学会,是懂得,是珍惜。把它打进背囊,未来的日子你会愈发的笃定。


图片发自简书App


    哭笑过,苦累过,军营这几年内化了责任和担当。每年的6月26日,我都会去烈士陵园。这里长眠着我带过的一个兵,他叫邱兴和,是舍身为民的英雄班长。那天中午在连部桌吃饭的时候,我交待他,兴和,下午营里头有个会要开,我得准备一下,你去盯一盯哨所,代我查一班哨。这一去他就再也没有回来,救上了轻生的群众,自己却永远的沉入了珠江。如他唱的《海阔天空》一般陨落。我无数次的思索,我是带头人,怎么不是我去,换成我会舍身取义吗,会!七十七个兄弟都会!那么,未来的路上,我还会畏惧吗,不会了。改革裁员吧,分离走人吧,你不会趴下,趴下了你也会爬起来,拍拍灰尘往前走。

    诚然,每个人都有一份属于自己的记忆,关于情感,关于青春,关于理想。卸下了军衔,脱下了军装,军营给你的酸甜苦辣,会让你坚定如磐,温润如玉。

    走吧,给自己敬个军礼。

    走吧,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走吧,此去应有良辰景,春风一度芳草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