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解87版红楼:第1集林黛玉别父进京都(2)

96
费漠尘
2017.07.11 11:42* 字数 5709

本文接着图解87版红楼:第1集林黛玉别父进京都(1)进行解读。虽然笔者水平有限,但会用心去写,也欢迎在留言处写下不同的见解,《红楼梦》的伟大之处,笔者以为,最值得一提的就是,一千人眼里,有一千个《红楼梦》,一千人心中,有一千个林妹妹。每个人,都是站在自己角度来看红楼梦的。所以,都是对的。好比,站在凤姐的角度,她的所作所为,也是对的。如果说金陵十二钗我个个都喜欢的话,那么最能理解和体谅的,除了探春就是凤姐这个人。虽然凤姐是个恪守封建礼制的女子,但从另外一个角度,她也有她叛逆的一面,这个以后我会写一下。咱们先来看看黛玉来贾府,凤姐的一系列表现。

04、贾母与凤姐的亲密

正说着话,突然一阵放诞无礼的大笑,引起了初进贾府的黛玉极大的好奇心,这个小孩子,一定在想,这个人到底是谁?怎么这样没礼貌?而贾母,却是非常喜悦的神色,因为她知道只有一个人敢这样放肆地大笑。

虽不知来者是何人,黛玉还是极快的从座位上起身走过来,向来人行礼。这再一次体现了黛玉的知书达礼、极其聪慧的一面。

黛玉拜见凤姐

黛玉急忙起身

拜见大笑着走进来的凤姐

虽然还不知这是谁

但一看便晓得

是家族里很重要的人物

礼数坚决不能少

贾母在给外孙女介绍邢、王两位夫人时,是极其郑重的,很明确地告诉黛玉,这是你大舅母,这是你二舅母。三春来时,由王夫人主动把姑娘们郑重地介绍给黛玉。当介绍到探春,不知谁是姐姐谁是妹妹时,黛玉非常快速地告知二舅母自己的属相,这也从侧面反映了黛玉的聪慧,并不比宝钗减色半分。别忘了,这个时候的黛玉,也不过四五岁而已。

按照辈分的规矩来看,这位放诞无礼的人物,也应该由邢夫人或王夫人来介绍。然而,我们看到的场面是什么样子的呢?大笑着走进来的她,一下子迎住向自己行礼的林妹妹,并扶至贾母身边。只见贾母也极其开心,笑道: “你不认得他,他是我们这里有名的一个泼辣货,南京所谓‘辣子’,你只叫他‘凤辣子’就是了。”

贾母介绍凤姐

你不认得他,叫他凤辣子就是了

瞧,贾母的眼神,透着欢喜和狡黠

由此可见,贾母有多喜欢凤姐,或者反过来讲,凤姐有多讨贾母欢心。只有她,敢如此放诞无礼;也只有她,敢开贾母的玩笑。我们会对什么样的人非常喜欢,并容易接近、容易培养出感情?毫无疑问,一定是和自己相似、有共同喜好、有同样优缺点的人。所以,贾母当年是如何在贾府站住脚,成为贾府当家主母,看凤姐便可想而知了,凤姐的身上,依稀可见贾母当年的影子。因此,这一对祖孙之间,有着极其亲密的感情,也就不难理解了。更何况,凤姐也确实招人喜欢。她能借着夸黛玉一个人,只说一句话,就夸了屋子里所有人。


凤姐在夸黛玉,注意,凤姐的双手一直在贾母身上


05、看凤姐如何借一人夸赞所有人

这熙凤携着黛玉的手,上下细细打量一回,便仍送至贾母身边坐下,因笑道:“天下真有这样标致人儿!我今日才算看见了。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象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嫡亲的孙女儿似的,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嘴里心里放不下。只可怜我这妹妹这么命苦,怎么姑妈偏就去世了呢!”说着便用帕拭泪。

先说黛玉是这样标致人儿,标致二字,字典上的解释是:外表、风度等接近完美或理想境界,唤起美感上的极大享受的。笔者以为,这标致二字,是夸一个人的最美词语。但一屋子的人,只夸一个人,有点眼里只有这一个人的感觉,会让其他人感受到被冷落或被忽视。可人家凤姐真是夸人的高手,夸完黛玉,立马来了一句“这通身的气派,竟不象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嫡亲的孙女儿似的”。啧啧,不服都不行,连带着贾母和贾府的姑娘们也一并夸上了。夸姑娘们,就等于夸邢夫人、王夫人这两位当娘的。这样的赞誉、这样周全地顾及到一屋子人,谁能不高兴、不开心呢?

被夸之后,黛玉也忍不住悄悄地抿嘴一笑


只可惜,我这妹妹命苦


夸完了还不行,不能只是让你们嗨皮,还得让你们知道我有多心疼这个妹妹。于是,话锋一转,凤姐又说道:“只可怜我这妹妹这么命苦,怎么姑妈偏就去世了呢!”说着便用帕拭泪。或许因为凤姐的到来,贾母转移开了刚才的郁闷心情,也不再只顾伤心哭泣,而是笑道:“我才好了,你又来招我。你妹妹远路才来,身子又弱,也才劝住了,快别再提了。”


我竟忘了老祖宗

贾母:我这刚好,别再提了

凤姐:我这一心在妹妹身上,竟忘了老祖宗


该打该打

凤姐:该打,该打

贾母:该打

这一对祖孙俩

既风趣又可彼此逗趣

也难怪贾母那么喜欢凤姐

后来凤姐生病,不能承欢

确实少了很多欢笑声

多了一些寂寞与冷清

熙凤听了,忙转悲为喜道:“正是呢!我一见了妹妹,一心都在他身上,又是喜欢,又是伤心,竟忘了老祖宗了,该打,该打!”瞧,我的心思完全围着老祖宗转,你说不让我提伤心事,我就不再提,还得赶紧表白我是一心都在妹妹身上,竟忘了老祖宗。忘了老祖宗我就得惩罚自己,来一句“该打,该打!”来表明自己的态度。

紧接着,又忙拉着黛玉的手问道:“妹妹几岁了?可也上过学?现吃什么药?在这里别想家,要什么吃的、什么玩的,只管告诉我。丫头老婆们不好,也只管告诉我。”黛玉一一答应。一面熙凤又问人:“林姑娘的东西可搬进来了?带了几个人来?你们赶早打扫两间屋子,叫他们歇歇儿去。”说话时已摆了果茶上来,熙凤亲自布让。

表达自己的关心之情

虽然凤姐没文化,不识几个字,但她真的懂得如何笼络人心。她不是表面上的客套话来关心你,她不是 “妹妹累了,多喝点水、歇息歇息”这样的敷衍,而是更深入更具体的来展示关心对方的这份情谊。同时,立马安排林妹妹带来的人,又亲力亲为端茶倒水。仅此一点,绝对不逊色于宝钗的周全。


凤姐亲自喂黛玉吃果子


凤姐的行止,固然有讨好贾母的成分,但你又怎能全盘否认,认定了凤姐在做这些事情时,没有发自内心的真情?漠尘一直以为,凤姐对黛玉,是真心呵护的,也是真的很喜欢黛玉。就如同贾母喜欢凤姐,在日后的相处中,凤姐也一定能从黛玉身上看得到自己的影子,从而处处关照疼爱她。至于续书里的掉包计,不见得是针对黛玉的,而且我也不太喜欢续书的内容,虽然有一些文字是写得极好的。

关于宝黛钗三人的爱情结局,我个人的想法,是贾母与黛玉先后离世,家也被抄,宝玉因林妹妹的亡故而疯魔,为了讨好现任当家主母王夫人,凤姐献计,故意告知林妹妹被救活了,从而稳住宝玉的病情,因此娶回了宝钗。当看到新娘不是自己心心念念的林妹妹,宝玉再次犯病,后来终于醒转过来,虽然想与宝钗把日子过下去,却终究是意难平,最后,选择了出家这条路。

虽然凤姐的结局很惨,又是被休、又是被关进牢房、又是魂归金陵。但我们不得不承认,贾府之所以能撑了几年的风光,有一大半是凤姐的功劳。她的确能言善辩、有着只属于她的聪明才智。只可惜,凡鸟偏从末世来。


问月钱的王夫人


06、王夫人与凤姐的对话

很多人对于黛玉初入贾府时,王夫人与凤姐的对话,感觉不太妙。包括王夫人在自家房里招待黛玉那一段,都被视为是王夫人的阴谋,以及凤姐的极力讨好。

安置好黛玉,众人又是你一句我一句的聊起来,这个时候,王夫人忽然问凤姐:“月钱放完了没有?”熙凤道:“放完了。刚才带了人到后楼上找缎子,找了半日也没见昨儿太太说的那个。想必太太记错了。”王夫人道:“有没有,什么要紧。”因又说道:“该随手拿出两个来给你这妹妹裁衣裳啊。等晚上想着再叫人去拿罢。”熙凤道:“我倒先料着了。知道妹妹这两日必到,我已经预备下了,等太太回去过了目好送来。”王夫人一笑,点头不语。


我已经预备下了

先来看看凤姐的回话,领导只问一件事,身为下属的凤姐却又回复了另外一件事情。就是不必领导开口,领导交代的任务都完成了,而且我要一个一个井条有序地汇报给领导,不让领导操心。即使领导还没安排的事情,我也都先料着了,早替领导做完了,只等着领导过目。这样的下属,恰恰是所有领导都喜欢的。所以,如果你遇见了难缠的或不好对付的领导,不妨多学学凤姐。

再来看王夫人,王夫人一边吃着果子(嗑瓜子?我一看到古装戏里女人在吃东西,脑海里立马是嗑瓜子的画面,哈哈,我以前经常是边嗑瓜子边聊天)一边问道关于月钱的事情,这是在工作场合之外,谈工作的事情。很多人都拿这个来诟病王夫人,认为她是个心机大妈,笔者却以为,这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一种自我表现罢了。比如,朋友聚会的时候,忽然发现多了一位平常不多见甚至是陌生的朋友,人往往会有与以往不同的举动,有的更沉默寡言、有的人更夸夸其谈、有的会忽然说着与聚会无关的主题、有的会提到某些可以证明自己存在或表现自我的话题……


有没有,什么要紧


也该拿出两匹给你妹妹做衣裳


为什么王夫人忽然闲聊的时候问到贾府领导们最关心的工作问题,这恰恰是向家里的客人表明一下,家里的掌权者,不只是贾母,还有我。这只是一个表现主权的行为,意在表明,我在这个家里也是很重要的。这是人性,不能说是王夫人刻意的阴谋。她再狠毒无情,对黛玉之母、自己的小姑子有再多的不满,也不至于对一个来客居贾府的亲戚(这个时候的黛玉,还有父亲,林家还在,她来贾府,只是串门、多待一段时日。假如林如海没有早逝,黛玉在贾府待上三两年,还是要回林家的,贾母再有权威,也不会霸着黛玉不让回去。所以,此时的黛玉,是客居贾府而已),又是个几岁的小孩子,玩起阴谋诡计。


微微一笑,点头不语


更有意思的是,还有人针对王夫人一笑,点头不语这个行为,进行了批判。认为王夫人这一笑,实在藏着什么心机。藏着什么?不过是长辈听完了晚辈汇报事情、或下属向领导汇报工作之后,一种姿态罢了。身为长辈和领导,难不成针对晚辈和下属汇报的事情,还要叽叽喳喳说个没完?或是说不符合身份的话?还是冷着脸不回应?

笔者以为,王夫人这一笑,恰到好处也符合她的身份和性格,她本来就不是多话的人。如果再多说一句话,就画蛇添足了。

王夫人与凤姐的对话,也算不上别有用心,都是自我表现的一种行为。一个为了表明自己很重要,所以说了“有没有,什么要紧”、“随手拿出两个”这类让人听着不舒服的话。一个为了表明自己关心着领导关注的事情,所以讲了“我已经预备下了”这种令人舒坦的话语。

现实中,有人会说话、会做事,如凤姐,如何炅,可以顾全身边每个人。也有人不会说话、一开口就让人觉得不太舒服或生硬,如王夫人。其实,抛开成见,站在王夫人的角度,了解她的生活环境与经历,就很容易理解她,她在贾府,实际上也难处。虽然贾母对王夫人比对邢夫人好,但贾母并不是有多喜欢王夫人。她喜欢凤姐、黛玉、晴雯这类女子,但她不会因为不喜欢而怠慢了王夫人、宝钗、袭人这一类型的人。


大舅贾赦

07、两位舅舅为何不见黛玉

十几岁时,没注意到贾赦贾政不见初来贾府的黛玉,有什么不妥。因为黛玉是几岁的小孩子,什么时候想见了再见,也无不可。

后来,看见有红学家或红迷讲,两位舅舅不是亲的,也就是说,贾赦贾政不是贾母亲生的儿子,和贾敏不是亲兄妹。还拿出曹公家族谱来进行各种考证,试图证明这一论据是站得住脚的。可是,我们不要忘了,就算《红楼梦》是自传性质的小说,也终归是小说,你不能所有的细节都去对照现实生活中的人事物,来解读小说情节。

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站在小说所描述的时代背景,去看待那些现代人无法理解的事情。虽然无缘得见古人的生活习性,但大家都知道,封建社会的钟鼎之家,行的是孔孟之道,至少在《红楼梦》的时代背景中,孔孟之道是非常盛行的。《孟子》语录里,连“嫂溺,援之以手”这样显而易见的事都要拿出来讨论到底合不合礼法,还要圣贤孟子来拿主意,并特地解释说:男女授受不亲,但是嫂子掉水里快淹死了,小叔子出手救她,是权宜之计。


贾政

换句话说,不是生死关头的大事,男女授受不亲就是必须遵守的礼法。就连亲生女儿元妃回家来,身为父亲的贾政还不能直接面见呢,而从小一处长大的弟弟宝玉也成了“外男”。再想一想黛玉写字时遇到母亲名讳“敏”字都要减一笔,就不难理解,封建社会的礼法有多严苛了。这在曹公那个时代,原是基本常识,所以作者只是以白描手法平平写来,并不需额外加注解。

正因为男女授受不亲,所以黛玉随邢夫人去拜见贾赦,行“禀安”之礼时,贾赦只命人传话,并未亲见,也算不得薄情和冷落。至于来到王夫人处,先等在东耳房里,是因为不清楚贾政是否在家,所以在此等候,这些都属于礼制。如果是王夫人从贾母那里直接带了黛玉过来,就无须等在东耳房。但依礼法,必须先去邢夫人处拜见大舅。因此,邢夫人是直接把黛玉带进屋子里了。

王夫人得知黛玉来了,命人传话往正房里来。来了后,王夫人才说:“你舅舅今日斋戒去了,再见罢。”就此全了礼。无论是书中还是电视剧里,都说宝玉去庙里还愿了,晚上才回来,大概是贾政带着宝玉去的,所以,贾政斋戒一事应该不是推脱。而书中写道黛玉听了人来传话,“只得往正房里来”,这里的只得,是有点无奈的意思,因为黛玉并不知贾政是否在家,在家和不在家,礼仪方面是完全不一样的。难为几岁的黛玉,面对贾府几十个亲人,要色色考虑周全,不能有半刻的闪失。她为的,是不给父母及自己丢了脸面、失了身份。所以,要小心翼翼、要察言观色、要应对得体。

当王夫人说出贾政不在家,想必黛玉的心里,会有那么一点点轻松、放心的感觉,一路颠簸而来,不曾歇息片刻,就要绷紧神经,全力应对陌生的人和事儿,这会儿终于可以稍微喘口气了。

周瑞家的来门口接黛玉


非常幸运的是,聪慧的黛玉,初次见面便考了满分,或者说是面试过关了。就算两位舅母做了一些出格的行止,来考验黛玉是不是有教养的小孩子,甚至你可以说王夫人是在和黛玉玩心机,也没能难倒心较比干多一窍的黛玉。噢耶,终于有了伴儿玩的黛玉,开启了在贾府欢快的童年生活。

多说一句题外话:规矩多,有规矩多的弊端,但没规矩,也有没规矩的坏处。古时的人是太多规矩,而现代人,无礼可讲。都不好,该遵守的规矩还是要遵守的。

注:因为篇幅较长,所以分一二篇章进行发布。除了解析原作,漠尘有空也会把87版电视剧《红楼梦》的36集,用图解的方式,进行简单的解读,希望我们在回忆87版电视剧《红楼梦》的过程中,再次细细品味其中的美好与感动。也祝福因红楼而与我结缘的读者们,愿大家都能够通过《红楼梦》,学会爱、懂得爱、珍惜爱。

曹公的黛玉妹妹,为宝玉流尽了一生的泪,而我却为《红楼》,经常抑制不住的泪流满面。真应了曹公那句话:一把辛酸泪,谁解其中味。

原创不易,感谢你的点赞、打赏与转发!

文/费漠尘,针对红楼梦的阐述及解析,均属个人观念与感悟。文中图片均取自87版红楼梦剧照,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感恩遇见!

尘锁红楼:红楼悲情女子之晴雯

尘锁红楼:悲情十二金钗之王熙凤

尘锁红楼:悲情十二金钗之林黛玉

尘锁红楼:从宝黛的三生三世看因果不虚

尘锁红楼:宝玉爱黛玉并非只因三观一致

尘锁红楼:“小心眼”的林黛玉如何得人心

更多尘锁红楼请点击下面链接:

尘锁红楼系列文章总集

图解87版红楼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