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龙客栈【505】雪娘之盗梦4

四、庄生晓梦迷蝴蝶(上)

雪娘刚关上房门便觉得一阵眩晕,眼前一黑,跌入绵绵长夜。

1

“嘀嗒嘀嗒”只听水滴在敲打着玉盘,雪娘微微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洞穴中,四周是暗红色,雪娘想用手撑起半个身子,手掌触地,软塌塌的,空气湿答答的,四周的洞壁有节奏的起伏着。

突然,一滴水滴落在雪娘额头,热热的,雪娘伸手拭了额头上的水滴“这滴水竟然没被冻住。”雪娘将手放到眼前,一滴血色的水顺着食指滑落,落到软塌塌的地面,与地面融为一体。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空灵的歌声,婉转的琴声从雪娘身后传来,雪娘转过头望向身后,除了茫茫血色,什么都看不到。

雪娘直起身来,踉踉跄跄地寻着琴声向后走去。没走几步,路被一层薄薄的膜挡住了。雪娘趴在薄膜上,合上眼,侧耳紧紧贴着薄膜。

“……我心伤悲,莫知我哀!”歌声嘎然而止,琴弦又被撩拨了几下也停了下来。

忽而,一束光打在了雪娘脸上,雪娘布满冰花的脸,闪闪发光,雪娘缓缓睁开眼,只见百晓生盘坐在菩提树下抚着琴,琴长约七尺,几朵牡丹立于琴头,囚牛则卧于琴尾,“况叔的琴?”可这琴弦不多不少刚好5根,况叔的琴是没有徵弦的呀!百晓生的左侧一位碧衣女子头戴一朵芙蓉,侧卧于旁。雪娘开口叫着百晓生,却发现怎么也发不出声来,雪娘伸出手,可手指刚触到百晓生,眼前的画面便如涟漪般四散开去。

待画面重归平静,一只猫在阳光下伸着懒腰,冲着雪娘“喵”的叫了一声,蔷薇眉心一点红,走了过来,俯下身,轻柔的拍拍老猫的头,笑声清脆,顷刻,画面像碎了的玻璃一样四处开裂飘散。

碎片中,那位头戴芙蓉的碧衣女子,朝着雪娘的方向跑来,唤着“蔷薇……蔷薇”老猫回头望了望她说道“清荷!”蔷薇抬起头朝清荷挥挥手……碎片彻底消失了。

雪娘回头望望洞穴,只见洞穴深处又有左右两个洞口,雪娘朝其中一个走去,只见洞口深处两瓣横膜将洞分为两个室 ……“这洞穴结构……是心房!可这究竟是谁的呢?”

2

一缕梅香,从洞穴四处传来,倏的,心房崩塌离析,一条河悬在空中,河畔一树红梅。暖风徐徐,红花簌簌,雪娘伸手,一片红花,缓缓飘落于雪娘手掌心。

一位白衣女子,肌白如玉,手指纤纤,拿起雪娘掌心的红梅,插在耳边,莞尔一笑。转身离开,白衣款款,抚过雪娘的脸颊,梅香悠悠。“红梅、白雪。”雪娘一挥手,雪花簌簌,白衣女子抬头看看天,伸手接住片片飘零的雪花,在这红白相间翩然起舞,身轻如燕。

“要是有人能弹唱一曲,就再好不过了!”白衣女子笑道。

听罢,雪娘伸出右手,一把琵琶立于掌心,琴头几片夕颜叶,雕的栩栩如生,琵琶的左下方丛丛嫩叶间几朵夕颜花隐于此。“……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雪娘盘坐在红花白雪之上,边弹边唱着。

“梅姐姐……”一位十五六岁的妙龄少女,边喊边从雪夜中款款走来。

“小秋,快来,一起来跳舞呀!”

“风花雪夜月,琵琶歌舞扬。好雅的兴致!嘻嘻……咦?梅姐姐,这位唇白,满面冰花的姐姐是谁呀?歌声、琵琶……太好听了,梅姐姐舞也跳的美!”

“小女子名叫雪娘”

“雪娘!真是人如其名呀!这是小秋,嗯……大家都叫我梅姐姐!”

雪娘点头示意,一时,歌声、琵琶声嘎然而止。三人坐在天河畔,梅树下,烫了一壶小酒,饮酒,赋诗,唱歌。

……

雪娘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醉眼惺忪,发现天河、梅花、梅姐姐、小秋都不见了踪影,唯留下这簌簌雪花。

雪娘叹了口气,望着混沌的天,白茫茫的雪,又独饮了几杯,便抱起身旁的琵琶,撩拨着琴弦唱道“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一粒粒珍珠般大小的冰滴,晶莹剔透,从雪娘的眼睑涌出,顺着脸颊滑落。雪下的更大了。

雪娘


3

不知不觉,雪娘连同那琵琶都结上了一层冰,如冰雕一般。

远处小秋在漫漫雪海中攒动,不知从何时从何地,就这么悄然走来。小秋远远的就望到雪海中的这庞然大物,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座冰雕,雕着一个面色凝重的美人,左手握着琵琶,右手呈撩拨琴弦状。

小秋轻轻的抚摸着这冰雕:“好生精致!如真人一般!”摸了摸雪娘的鼻子,不料附在雪娘身上的冰,慢慢开裂滑落,雪娘眨眨眼,动了动僵住的身子。

“唔!!!这冰下竟真的是活生生的人!”小秋惊讶的喊道!

雪娘抬眼一看,是刚刚一起饮酒作乐的小秋,见小秋这惊讶状,显然雪娘这一睡,甚或雪娘这一醉,此时早已非彼时,时空已悄悄然转换了,在这里,小秋并不认识雪娘。“这又是哪个人的梦呢?我的?小秋的?还是……”雪娘小声嘀咕着。

雪娘舒展开眉头,轻柔的说“小女子名叫雪娘,不小心在这里睡着了,让您见笑了!”

“姐姐,生的好美呀!这么冷的天,竟也能睡着!莫非……姐姐就是这雪幻化的不成?嘻嘻,我叫小秋,我是来找人的!”

雪娘环顾四周,白茫茫一片,笑道:“找人?这里还能藏着什么人不成?”

小秋害羞的低下头,两个手拿着衣角不停的打着转:“其实……我也忘了我在找谁,只是心底有个声音,要我一直找下去……嘻嘻,貌似是我很重要的人吖!我也就从心啦!”

听罢,雪娘感同身受,不禁心生怜悯,心想:李公子的模样……也越来越模糊了呢!

“希望你能早日找到那个……很重要的人!”雪娘微微一笑。

“希望如此吧!就算我与他有擦肩而过的那天,不知我还能否认出他”小秋眉间闪过一丝哀愁。

小秋道了别,只见一条曲折的脚印在小秋身后越拉越长,渐渐的,小秋的身影也变得愈发模糊。

目录

上一回

下一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