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蓉千风传奇(59)

96
冰寒三尺 Excellent
2018.01.22 13:09 字数 1731

上一章-华惜真人

小说目录

第五十九章-菘茹仙师

云无卫跑到华惜跟前,阻止劝说道:“再让她住几天吧,她无家可归。”

华惜真人点点头,后又阔步挺胸径直离开。

千风被重重打击了,这意味着她将永远没有法力。

种种原因让她头疼不已。她如果离开,她又要只身去哪里?既然七星将她带到这里,必有其意,倒不如安心在这里做一些力所能及之事,尽自己一份绵薄之力。

夜风萧瑟,月牙尖尖,天上并没有星子,一个单调的弯月反而把蓝空点缀得深厚与孤伶。

悠悠弦乐闻风飘来,柔美深沉,婉转悠扬。阵阵余音袅袅悦耳,拨动人内心甜美的思绪。

犹如高山流水,忽而清脆起来,幽深的乐曲似乎在奏着银月之狡黠,念念情人,君今何在?

白烬似雾,只莫是一圈蒙蒙沉沉,淡月之光晦涩不明,苍苍玉颜。

时而低回婉转,时而情绪高昂;一会儿感慨万千,一会儿却心如止水…不必说那唯美的笛子,也不必说飘飘然的口琴,单是这低沉而又深沉之情的古筝之音就旋旋迷得人陶醉。

千风不禁闭上眼,静心聆听,感受着那思君之情。

顺着这琴声漫步在黑逸村的石路上,踏着欢快的脚步便让人神怡心旷。

仙霂塔后山中的一个亭台里。

粉薄之帘微微一动,月黑风高,微风迎面牵起一层如蝉翼的红纱,多么梦幻。

料峭风声,飕飕合着飘逸的琴声回荡在人的耳际,不绝如缕。

波澄皎洁之月光透过薄纱洒进帘里来,一个楚楚动人的女子委婉地伸出手指在古筝上上下拨动。

她笑容可掬,倾国倾城,又犹如出水芙蓉一样的凄美。一袭紫彩丽衣如纱之薄,随风摇摆,恰似一股紫色的烟粉,飘舞空中,又宛若一泓温泉泛着紫光汩汩流动。

她时不时地抬眸望月,像是在祈祷什么。情丝又若隐若现,缕缕如带。

千风已经不知不觉跟着琴声跑到这里来了,总是仰头望着那高高在上的弹琴者,瞧不着,又低低头斜眼看看这位亭亭玉立的高人。

“敢问,是何仙于此奏乐?”她仰慕地问道。

可是帘中那人并不语。

她想了想,又听听那琴声,再问一次:“请问,前辈乃何人?”她故意放大嗓音喊,生怕那人听不得。

“玉菘茹。阁下何人?”一个高亢的声音颤颤而降。

玉菘茹?她难道就是云仙师的师姐菘茹仙师?难怪这么迷人,大家都这么喜欢她。

“我是、我是蓉千风。”她压低声音喊。

悠扬琴声戛然而止。

“你就是蓉千风?无卫师弟捡来的那个?”菘茹仙师说话很直白苛刻,丝毫没有一丝尊重之意,就是一直这样倨傲。

千风听着心中很不快。什么叫捡来的?他明明是救了我呀。

于是,千风不以为然地瞥了她一眼。

“怎么?说一句就不开心了?”菘茹真人很轻松自然地说,“哼,我倒是听说你一进黑逸村就马上要代替我的位置了?还真是比飞快啊!但是,你永远要记住,不管你的目的在何处,你别想接近无卫!更别想夺得神珠!”

“仙师,你误会我了,我只是晕倒在黑逸村里而已,过段时间我自会离开。”千风低着头解释道。

“要过多长时间?是不是等你把无卫带走了的时候?从我前天接到你来这里的消息,我便感觉你不是什么好人,你若是敢害他一分一毫,我定让你十倍偿还!”菘茹仙师咬牙切齿地厉声喝道。

千风却总觉得多虑了:“不会的,不瞒您说,我已经有心仪之人了。不敢有非分之想。”

“最好是这样。六血珍珠和云无卫占据了我生命的一切,你若敢损这其中的一件,你会知道后果的。”说完,菘茹瞪了她一眼后,一阵紫光柱出现,迷幻如雾,菘茹仙师便凭空消失在帘后。

千风蓦然回首,黯然离开。

自己到底是做错什么了?为什么来到黑逸村就会有这么多的人都讨厌她。村民们远离自己,华惜真人也爱理不理地赶我走,现在还撂上一个玉菘茹。到底都是什么人呢?

也只有云无卫是真心想帮她。

阆风殿。

整个大殿都亮堂堂的。

“华惜,这么着急叫我来所为何事?”云无卫问道。

华惜真人才忧心忡忡地转过身来诉说着:“云仙师,烛龙四血已提炼而成,恐怕不久后就要来夺我们夜凌的神珠了,这该如何是好呀?我们塔殿合起来才八十号弟子或童子,他们势力强大,不仅人手多,而且兵力也比我们强许多,我们的弟子只会一些普通的法术。”华惜真人的眉头扭作一团,不安又着急。

“咳!经过这么几次折腾,我们这边明显人数逐之变少,师姐又还在闭关…”

“要不这样,到时起阵拼死护住神珠,而且保护仙霂塔的塔顶,加固外界封印,这样至少能保证神珠不那么容易被盗。”

“即使是这样,他们妖皇那种魔气,侵破塔顶也不是不可能。唉!走一步看一步吧。”云无卫抹了一把冷汗,心急如焚地去找千风。

蓉千风传奇

蓉千风传奇(已完结)
19.4万字 · 1.8万阅读 · 69人关注
前生,她是白玉天神;这一世,却是世间仅有的花脖鬼神..... 初见,他是南幽的名捕;后来,她蒙冤落难,生死相劫,诛仙剑阵,到地狱之神…… 而他,苦刑三年;墨剑铁涎,霸气回归…… 可惜两缘执念,奈何苍生错乱,花脖宿命,毒刑,误会,灼眼,到封印,一步步使她最终走向毁灭! “假使我有三炷香的时间,我欲执子之手,共赏芙蕖” “今夕何夕,我守君之,惟守君之”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