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阿拉迪

阿拉迪:

在这个冬风袭来的秋夜,南方来的姑娘,在这北方的秋凉里,涩涩发抖。枫叶和法国梧桐的落叶铺满了那条我最喜欢的林荫道,每当有车辆来往的时候,只见它们一阵盘旋飞舞。天气渐寒,林荫道上人烟稀少,昏黄的灯光茕茕孑立,也不知道在等待什么。偶尔有自行车从旁边经过,后座的女孩儿紧紧依偎着,前排的男孩儿小心翼翼着。路过一两对小情侣,十指相扣,沿着这条昏暗的路走到尽头,总让人生出一种岁月静好和天荒地老的错觉。而我极其喜欢在这样的夜晚和道路晃荡,什么都不想,感受着路人的经过。

想起郑愁予的《错误》里有一句话,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在这样四下无人的街,听着耳机里悠扬的钢琴曲,和万物都是过客。在这样的夜晚,没有人看得到自己的表情,即使偶尔想起某个人,听到某句歌词,有泪流满面的时候,也只是静静的,仿佛是在同自己失恋。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你,在所有不被想起的快乐里,我最喜欢你,张悬的《喜欢》,最近成为了我的新宠。也只有在这样的夜晚,才能矫情地想一想人事已非,以及,不被想起的快乐。这样四下无人的街,是我的微小而确实的幸福。

最近颇为伤感,突如其来地,没来由地不开心,多事之秋,有一定的道理。极其短暂的时间内,失去了一场不能再被修复的友谊。意料之中,但还是措手不及。大概就算在心里排练很多次,到了那个时候,还是很伤心。渐渐对自己坚持的东西产生了怀疑,纠结是否自己一直以来的为人处世都那样不尽人意。我只是觉得,之前也许两个人走得太近,情深不寿,凡是太过的东西都不能长久。两个人近到觉得对方的存在都是束缚,觉得没有对方,自己会过得更开心,这才眼疾手快地心照不宣地立马分离。所以,即使掏心掏肺对话千百次,方式错了,也是背道而驰,南辕北辙。事到如今,并不惋惜了。存在即合理,也许把对方放在正确的定义和位置上,谈笑风生,不远不近,大家反而更舒心。我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对我而言,和自己握手言和,在意就在意,输了就输了,承认了,就好了,然后渐渐就平淡地不那么在乎了。和自己对抗,纠结对方为何如此云淡风轻,只会让自己更伤心,那根刺儿,就拔不出来了。

前段时间,又把2019年剩下的的愚蠢和卑微,寄给了那个不太美妙的男生。你见过的那三件颜色各异的优衣库的漫画联名T恤,是送给那位男同学的,还附带了一箱零食,生日礼物。记得我说过,期待最伤人了,如骨附蛆,不容易放弃。过去的好几年里,喜欢得默默无闻,不声不响。后来见过了更多的人,不是没想过放弃,但等人的残忍之处在于,如果哪一天放弃了等待,就好像是背叛了自己。就算希望渺茫,也期待会有别的故事发生,就是这样的期待,才有现在。是从什么时候之后那道光暗淡了呢,说不清,应该是很多个心灰意冷的瞬间厚积薄发吧。对方何其无辜,什么都没有做,为何承受这些被想念和怨怼。那就这样吧,还有明天呢。从这段日子开始,是我没有期待的日子了。十几岁的时候有过想要一生忠诚和守候的人,同样也因为爱不到一个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就萌生了不想再为任何人停留的念头,愈演愈烈。但是,现在有了第二次想要为什么人停留的想法了。至于那位男同学,以后各自婚嫁,各自成家,止于唇齿,掩于岁月,匿于年华。我没有哪一个时候,像这一刻一样,真心,并且心甘情愿地活在世俗里,为自己的将来打算着,并且不是心灰意冷,而是充满希望。即使各方面都不怎么样的我,也没怀疑过自己值得被爱,值得拥有美好的生活。

当然,我也没有否认过去的自己,愚蠢的,too young too simple的,各种各样的,落子无悔,做过的事情,就不后悔。无辜的那位男同学,承载了我那么多坚固明亮的信任和期待,他什么都不知道,不需要,也不重要。

如果以后,能遇到心动并且合适的人,我还是会努力给出那样纯粹的毫不怀疑的信任和爱,还是不会怀疑爱人。依旧会全心全意去爱一个人,会心无芥蒂地想要维护好一段长期的关系,也对婚姻对爱情依旧有信仰,期待从陌生到余生。毕竟,爱得深 爱得早,都不如爱得刚刚好。

这段时间想得比较多,不仅仅是损失了一位朋友,黯淡了一位白月光,对以后的走向也有了大概的想法。时光从来没绕过谁,很快我也就二十一岁了。据说,十八二十岁的年纪,有人夸你漂亮,其实是十八二十岁漂亮,如果你二十八岁,有人夸你漂亮,那才是你漂亮。很有意思的一句话,有哲理。人们都说人其实是越长大越温柔的,之前有个人告诉我,是因为年纪大了,懒得折腾了吧,当时我一笑而过。

后来看到一段话,定义的温柔,很对我的胃口。是说真正的温柔,在看过世界之后,对生命中所有的可能都表示接纳。你消化了世界的恶意之后,愿意释放正面的能量给对方,你能够在对话中将重心放在他人身上,设身处地替他人着想,以最大的善意理解每一个人,这说起来很容易,想做到却很难。《老子》第七章中说,“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莫不知,莫能行。”柔有时候意味着更多变化的空间,更多成长的可能。当然,一味的柔是不够的。支撑外表温柔的背后,必定是理智的内心和对原则的坚守。温柔不能成为你手里握着的唯一的牌。 你要有选择的权力,示弱不意味着真正的弱小。能够示弱的人,一定不是迫切想要贏的人。有了选择的权力就意味着你有底气,你对别人没有需求,不是出于某种目的放低自己。而在此之上你选择理解他人、观照自己,这才是来自心底的温柔与力量。

越长大越温柔,说的,大概是这个意思吧,我之前一直都不太明白这两字儿呢。

阿拉迪,说真的,在大学呆了两年,学会了坦然接受很多事情,无论好坏,对别人的期待也越来越少,失去的人越来越多,剩下的越来越少,越来越重要。因为时间和距离,很多人指不定哪一天就停留在了很普通的某个清晨或者黄昏,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关上门,再也没有回来过,从此再没见过。但是,很想和阿拉迪成为很久很久的朋友。这句话,我亲学弟对我说过。对他总是很亲厚,生气也不会生很久,一笑泯恩仇的那种。我在你和他面前,都是人来疯,会放肆开怀地大笑,过后想起来都很开心。缘分真是个神奇的东西,不得不说。我没想过,在遥远的他乡,我会像他乡遇故知一般,遇见挚友。所以,感谢我阿拉迪,感谢遇见,很荣幸。

阿拉迪也可以试着打开心扉,倾诉烦恼,在下虽然不才,但很乐意成为一个倾听者。很多事情,其实在说出口的时候,自己心里就有答案了。

最后,祝我阿拉迪早日寻找到自己心之所向,坚持不懈的走下去,有梦可做,是很幸福的事情。

祝好!

2019年10月26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