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葛婉仪

舟舟:

考研前的某天,突然想起你,一直想把对你说的话写成一封信,然后保存在我日志里。

2017年要过去了,2010年也越发的远去了。

我还记得那个时候去三中参加物理竞赛,在二中附近的书店里买了第一本杂志,是你签约的公司旗下的杂志,从那个时候开始认识你和二峻。

那个时候我还没有粉你,直至后来上了高中,从《月亮说它忘了》连载开始,我似乎开始心疼那个叫宋初微的女孩。

后来发了疯似的开始收集你的一切:你的故乡,你的过往,你的心事。

我知道你会抽烟,你不喜欢非洲,你去过清迈,去过西藏,爱过S先生。

你写过很多故事,那些故事大多都有你青春的影子。 我一直没有看过《深海里的星星》,你写的那么多长篇里,我最爱的还是《月亮说它忘了》。 她们总说《深海》的程洛薰就是你自己,所以我一直没敢看。

近几年的你,不再是我以前心疼的那个葛婉仪了,我很高兴,你过得越来越好,活得越来越开心。

2013年,因为害怕耽误自己学习一直用的都是老人机的我,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开通了微博。 接下来的一整年里,在上学的路上,放学的路上,下晚自习走夜路的路上,我总会翻着你的微博,然后在想那些字里行间你传达的情感以及你的情绪。

在某个夜晚,我翻到你2012年12月21日的微博,那条微博,我依稀还记得你写的是:今天不是世界末日,你走的那天才是真正的世界末日。 你知道吗?从那天起,我便开始心疼你,心疼那个大了我不知道几岁的小女孩。

后来你写了《我亦飘零久》,你说你最喜欢的诗句就是:我亦飘零久,所以用了它做书名。 你把你那几年旅行经历和情感经历写进了书里,我总会心疼你到不能呼吸,还好你已经走出来了。

2014年,第一次到北京的时候,我发了一条微博,微博上写着:和你在同一座城市,呼吸着同样的空气。(微博已删)

2016年4月23日,我去北京,第一次那么近距离地靠近你。终于圆了2014年的梦,也因为看见你而潸然泪下。

2017年的考研前,你发了一篇推文,我在推文的下面求祝福,你回了我。 嗯,这些就足够,我有时候在想呀,舟舟赶紧结婚吧,这样就有人照顾你了,可是转念一想,如果你遇到的不是那个对的人,那就这么单着吧,至少不会太差。

我总希望,你开心一点,再开心一点,不必再为有人离开而伤心,不再为了不舍而流泪。 2018年,愿在毕业前,再去一次签售会,再看你一次,足矣。

                                                        by慕婉

                              2017年12月31日00:1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