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我不要宝马 我只要爸 2017-07-21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人物:

实诚-------男,五十左右,农民。

山杏-------女,二十四五岁,实诚之女。研究生毕业,考上某信用社。

场景:山村农户,三孔窑洞。

道具: 桌子一张、椅子两把,桌子上放着实诚配偶桂花的遗像。

实诚叔出场:

实诚:(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扇着衫子,高兴地念着韵白)

山路弯弯象裤带,缠了实诚好几代。

如今时兴互联网,手机微信连得广。

北京上海和福建,坐在家里都能谝。

那日夜晚睡不着,摇下一个好友就加上。

呵呵

你们摇的是美女,咱可摇了个活财神。

福建老哥传来话,让我发财没麻哒!

你要问是啥,告诉你也没啥,兴许咱还能少跑两步腿,你就把银行卡送到咱手上呢!

就是让我给他弄些银行卡,一张一千现点现。

说能汇来九百八拾万,给咱抽点四拾九万。

今个我到村里转了一圈,就收了六十张身份证和五十八张委托书,还有两个老伙计直接把他的卡交给了我,明个我就到信用社办它窝银行卡。这六十张银行卡照片给他发过去,除过办卡存的六万元,咱就能获利五万四,再给村里人的老伙计们一人发200元,他见我不高兴地蹦里。你说着200元还不顶他在建筑队溜工两天,不顶他婆娘在地里套袋三天。咱也给村里人办个好事,没准,下一届村委主任就是咱的。

(幕后:信用社一天给你办那么多卡?)

哎,就知道你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信用社服务现在好的太太。你一进信用社门,漂亮的服务员就会冲你微笑,然后就问你(学着女大堂经理的腔调):您好!请问你有什么需要服务?请随我来,请到三号窗口办理!你说咱手续这么齐全,他们一定会办的,你说,咱要给他们汇款980万,没准,还会把咱领到贵宾室呢!呵呵呵

实诚冲着自家门喊: 山杏,山杏——

山杏:哎——,(山杏从里屋急出实诚进门)爸,你回来了

实诚(进门):噢,回来了,你还不接驾佰万富翁

山杏:好我的老爸,你啥时成了佰万富翁。(给实诚倒水、递水)

实诚:过了明天你就知道了

山杏:哈哈哈,老爸你总不至于把女儿卖了吧?(做鬼脸、吐舌)

实诚:憨娃,你是爸的命根子,谁要是动我娃一根头发我和他耍刀子。我咋舍得卖我娃呢。

山杏:咱家的底子我知道,这些年,你为了供我读书上大学、攻读研究生,苦,没有少吃;罪,没有少受。夏天你拿皮肤当衣服,脊背上晒得冒出油;冬天,你窝在家里,穿着和我妈结婚时候的小大衣。真是苦了你了。如今我参加了工作,螚挣钱养活你,再不会让你没黑没明地下死苦了。

实诚:好娃哩,不说了,不说了。有你这份心我就知足了。你说,你计划是在运城工作呢、还是在太原工作。现在不是时兴“万众创业、大众创新”吗,我给你搭本钱,你是开公司呢还是办个什么专卖店。爸先给我娃买一辆宝马,让我娃也阔气阔气。

山杏:哈哈哈,老爸(摸实诚额头),你总没有发烧吧,怎么大白天说梦话哩!

实诚:憨娃,你摸摸老爸是感冒了吗?我娃长到二十四五了,连一双高跟鞋都没有穿过,穿的衣服都是你大姑家你表姐的,你从没有和人家娃娃一样过。拿的手机都是你姨家你表哥的褪槽货。

山杏:谁让我是你的女儿呢。自小我妈就教育我不要和人家比吃喝、比穿戴,咱要和他们比学习。

实诚:哎,桂花,我要给你娃买宝马呀,你就瞧好吧!

山杏:爸,你不要伤心啦,等我工作了,就给你找个老伴,好让你日后的生活过得和人家一样。

实诚:哎、哎,你胡说啥呢?老爸舍不得你。

山杏:呵呵呵,到时候我给你当媒人,给你找个伴,咱们一家人好好地过日子!

(实诚手机响起)

实诚(接电话说):老哥呀,你好啊,我明天就可以给咱办六十张卡,什么,你要办200张、再降低风险。那好,这个简单,就简单地和一字一样。

山杏(警觉地问):什么200张?什么降低风险?老爸这是怎么回事?

实诚:女娃娃你知道啥呢?

山杏:老爸,咱可不能办糊涂事,到时候你可不能在不知不觉中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实诚:看你说的是啥呢?我过得桥比你走得路都多。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劳务报酬——中介费。一没有偷、二没有抢,爸坦然着呢。

山杏:好我的老爸哩,天上不会掉馅饼、地上只会有陷阱。现在有一种新型的犯罪就是洗钱。就是利用别人的账户,把黑色的收入打进别人的账户,然后,转了个圈圈,又给他打回去。漂白了黑钱,掩盖了非法所得,还扰乱了金融秩序。在刑法上入罪是要判刑的。我且问你,别人是不是让你给他办银行卡?

实诚:是。

山杏:你是不是准备用了咱们村上人的身份证了?

实诚:是(捂口袋状)。

山杏:你是不是计划给人家办200张银行卡?

实诚:是。

山杏:这完全符合洗钱犯罪的特征啊。人民银行也有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出借账户供他人使用。你知道他为什么要让你办200张?

实诚:你说。

山杏:因为人民银行规定:单笔现金交易超过五万元的(含五万元)需要向人民银行报备。他让你办200张卡,他就是要给你办得这些卡每张卡要汇4.9万元,总共是980万。

实诚:这你都能推算出来。

山杏:你可不要忘记你女儿是学金融的,研究生学历。

实诚:我不管他三七二十一,我坐牢就坐牢。我就想给娃买辆宝马,作为我娃的陪嫁,让我娃扬眉吐气站在人前。老爸也五十多了,即便坐牢枪毙我也好早早见你妈。

山杏:爸——,你咋这样糊涂呢。我不要宝马,我只要老爸!妈,你说对吗?(把实诚拉到娃她妈遗像前)

妈在世的时候经常对我说:做人要本分,要勤恳!

以前为了读书我远离您,不能照顾您,不能减轻您生活的压力。现在,我研究生毕业了,我今天查分数,我也考上了咱们县的农村信用社,我就回到您身边工作,为了照顾您、为了改变咱们半山庄的面貌做出自己的努力!明天,就要面试哩,您陪我去!娃就会成为一名银行人啦!娃要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事,好好地孝敬你。怎忍心让爸有牢狱之灾呢?!(哭)

实诚:好娃哩,没事。你看人家癞皮沟二赖子,办了一个石料厂在信用社贷了180万,贷款不还,整天吃香地、喝辣的,穿金戴银,出门霸道,身后还跟着一串串(做自己捂嘴状),政府也没有给人家怎么了吗?爸就是在窝凉房里休息几天,怕啥呢!

山杏:好我的亲爸哩,癞皮沟的赖甜甜,她爸就是二赖子。她比我考得还好哩,就因为她爸不还贷款,征信有不良记录,考上了又给刷下来了。(又哭)

实诚:啊,就这么念火!娃,你、你甭哭嘛!咱不弄求这事了。让这煮熟的鸭子求了!

山杏:爸,我宁愿坐在电动车车上笑,也绝不会坐在宝马车里哭。咱们还要举报那个让您办卡的人。咱可不能犯包庇罪。

实诚:对,我娃爸听我娃的话,举报他!

实诚、山杏(合):走——

小荷才露尖尖角 看后尽管提意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