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的世界 21 巴黎·红磨坊和唐吉画屋

96
大狗说
2016.08.29 18:38* 字数 1080

上一节   《梵高的世界》目录   下一节


巴黎·红磨坊和唐吉画屋

文/大狗

绘画原料消耗地很快,高更叫我去唐吉的画具店买。那里的价格最为便宜,巴黎的好多画家都会去那。

后来我才知道,佩雷·唐吉是个真正热爱绘画的人。他把喜爱的作品都挂在店里,只看不卖。谁要是买不起颜料,他就给他们赊账,或者拿颜料换他们的画,再挂进店里。你说谁能不喜欢这个人呢?据说他的店是唯一一个展出塞尚作品的地方。


图 30《煎饼磨坊》,文森特·梵高,1886年。

那段日子我喜欢画一画加莱特红磨坊,那大风车着实不错,总是让我畅想起乡间的风景。

唐吉的店就在附近,蒙马特可真是个好地方。

一进门,我就喜欢上了那个老家伙——他正在摆弄着日本浮世绘。我一直很喜欢这些来自东方的画片,自己也收藏了上百张。那些清晰明亮的带有神秘感的图画总能在我迷茫的时候给我一些启示。唐吉也有这个爱好,想必我们有的聊了。

一来二去,我们已成了老熟人。我对他那满脸粗糙的花白胡须很感兴趣,很想为他画几张肖像,竟一拍即合。他这里虽然是画具店,可实际上更像个沙龙,巴黎的各路画家常会到这里来个聚会。塞尚,德加,修拉,劳特雷克……当这一帮子人马凑到一起,交换作品,交流意见,说说笑笑,吵吵闹闹,有时我真觉得房顶都要塌了。

虽然画画儿画得很开心,可我不能老这样抱着提奥过活下去,总得考虑下生计问题。巴黎的艺术气息确实令人着迷,但真谈到买卖就没那么迷人了。大画商一般只经手那些已成经典的作品,像是米勒的。他们顶多会兼顾一下旧有的印象派,莫奈马奈之类。而周围这些新兴的印象派作品鲜有人问津,或许会得到二流画商的关注,但价格就无法令人满意了。为此我觉得需要做点什么。


图 31《唐吉老爹》,文森特·梵高,1887年。

克利希大街上新开了一家餐馆,我在那里吃饭的时候对着四壁白墙,生出了主意。我和老板商量在这里办个展览,把我推荐的作品都挂在这里,即为餐馆增添了色彩,又为我们做了宣传,何乐而不为。

说来好笑,当我们把各自的画挂到店里,这些家伙就开始紧张得不行,十分关注客人们的反响,简直是热锅上的蚂蚁。

总之,这是一次新的尝试,我们也卖出了几幅作品。

慢慢发现,自己社交的时间越来越多,画画儿的时间却越来越少。其实是我找不到更多更新的素材来投入进去。虽然我的调色板已经调亮,对自己的手法也已经有所掌控,但我仍没有发现一种令自己满意的表现形式。

或许,是巴黎束缚了我,束缚了现在的我。这里的典范太多,参照太多,我无法找到属于自己的东西,无法以最自由的状态去创作。或许,我又该走了。

高更已经先去了阿旺桥,剩下这些朋友也开始讨论各自下一步的打算。

我想要的是更加明亮的东西,巴黎的冬天实在叫我觉得阴冷,我要火热的太阳!

去普罗旺斯吧!其实答案早已在心里。


上一节   《梵高的世界》目录   下一节

梵高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