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节,没有汤圆也没有团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本来写题目的时候,总觉着有些消极,改了又改;后来又觉着反正是我笔写我心,消极不消极的就这样了,说到底只是情绪的抒发,难不成还得编造积极的情绪来强颜欢笑??

来坡四年,生活不紧不慢,我一直觉得生活还是向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的,虽没有大富大贵,但生活也不至于拮据,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可是想要的东西也可以负担. 少了点什么?是太顺利了无病呻吟?

年前回了趟家,带了孩子. 可能是孩子很久没见过老家的人,有些生疏,本是血肉至亲,但是生疏如新认识的爸爸妈妈的同事叔叔阿姨一样,即便我父母曾经还帮忙带过几个月,孩子也还是有些生分,我的父母也同样对我的孩子特别客气,如同别人家里来串门的小辈一般.

想起我小的时候,在外祖家都是横着走的,熟门熟路,祖辈疼爱我们,也对我们大声呵斥,可是祖孙在一起腻歪的劲儿是不变的. 即便我们在外祖家上房揭瓦,外婆嘴上说着,脸上却是宠爱的笑意,纵然母亲扬手要打,也是被外婆一顿训斥,仿佛错的不是我们而是母亲.

我们这一代赶上了人口迁徙,生在一个地方,住在另一个地方是多数年轻人的状态,我们的孩子的成长环境中缺少了我们所熟悉的一切,缺少了些传承,这其中也包括感情和亲情. 我也很无奈,生活的车轮推着我往前跑,远离我熟悉的人和事物.

以前我不明白为什么但凡过节母亲总是要备礼去外祖家,明明平日里根本就没什么来往,我们家的生活轨迹已经和外祖家没什么交集. 多年后的今天,突然意识到就是因为平日里没什么交集便一定要趁着节日走动,不然就更加生疏. 多年不联系的旧友如果跟自己的生活轨迹相去甚远,那这份友谊经过岁月打磨,大约已经消失殆尽,只剩下无话可说的尴尬了.

我这样说着,就很想给父母打个电话,倒不是他们需要我的关怀,是我需要。

远飞的风筝更需要那根被牵着的安全感.

汤圆汤圆,团团圆圆.

丢不掉思乡情切,

忘不却少年如歌.

出走半生,回国时飞机落地那一瞬也是陡然觉得心忽地就生根发芽了,似乎只有这片故土才能给我所需的养分,生出埋在心底的真实的我.

橘生南为橘,生北则为枳.

我绕着黄土高原弯弯曲曲的陡坡小径,一路走到儿时玩耍的高干渠. 找了半天才找到过渠的小桥,然后穿过绿油油的麦田. 怕踩坏了麦苗,小心翼翼的走在松软高耸的田垅上。刚下过雨的天空异常清明,而脚下也因为湿滑泥泞更显的步履沉重. 花了很大的力气爬到塚上. 塬上一眼望去极为开阔,几座大冢点缀其中,埋着汉唐达官贵族。随着历史变迁,平地川壑多有变化,这黄土高原却依然如旧,即便是坟墓,高耸的青冢竟也在梦里如此让人怀念.

春暖秋凉,别来无恙,明月当空,乘风破浪。一棹归来,不复当年模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