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在咫尺 远在天涯

这段时间眼睛总是干涩痛痒,一下子买了好几瓶滴眼液,对于经常找不到东西马大哈的我,几处落脚点各放一瓶,以便随时滴液护眼。

本来眼近视,因为怕麻烦,因为五官不精致,因为不想让自己唯一有点自信的那双大眼睛变形,故而一直避免戴眼镜(除了迫不得已)。可是,近来这眼睛越来越模糊,用眼吃点力倒也罢了,得罪了人却非我本意,被人家误解了却百口莫辩。

前天,一同事请客,下班大家先去,例行吃饭前的前奏,惯蛋(本地打扑克牌的一种纯娱乐方式)。我对于惯蛋说是没兴趣,其实是感觉自己脑筋没那么好使,伤了脑细胞不谈,还牵累了对家,索性躲在办公室听歌喝茶,自娱自乐。待接到通知准备开饭,兴冲冲找到地方,推门一看有几人还在惯蛋,此时屋内灯光虽亮起,而我依旧眼前一片模糊,就算眼睛眯成一条缝,也看不清眼前人,终究没看到熟悉的身影,以为走错房间,露出笑容轻轻啊了一声算是表达冒失之歉意,然后转身离开。

可这真诚的微微一笑并未消了歉意。吃饭时,有一人严肃地对我说,刚才见我们啊的一声表示何意?是不欢迎我们吗?我瞬间呆萌,一下子未反应过来,原来是进门没跟人家打招呼,人家不开心了。此刻,我连忙打招呼,是我老眼昏花,有眼不识泰山,因为眼睛视力不好,根本没看清你们。此人似乎不信,你近视?我拼命点头,但我看到的还是半信半疑的眼神。

像上面因为睁眼瞎而得罪人的故事还有很多,了解的人给予了包容不计较,不了解的耿耿于怀。哎,我这害人的不争气的老眼。

自入驻简书以后,感受到写文的快乐,激情不减,还准备着坚持日更,所以有了拿着手机对着屏幕,随时随地“啪啪”打起字来的节奏。打字虽便捷了,但委实苦了我这一双本就脆弱的双眼,也就有了开头买了好多滴眼液的那一幕。而此刻,突然间怀念起那个纯手写的青春岁月,美丽的鸿雁传书年代……

上师范时,班上有一个宣传委员,她专门在门卫处收本班的信笺。每到傍晚,看她手里举起一摞信笺走进教室,心就开始怦怦直跳。期待的心情随着她的叫声开始,当叫到某人名字时,某人会红晕着笑脸迅速上去接信,有时同学们注意到这表情,会一窝蜂的围上去,纷纷说,老实交代,何人来信?而接信人早就趁大伙儿闹哄之际一溜烟跑到一边赏信去了。

到了最后也没叫到名字的,失落顿时写在脸上,然后会默默地坐在位置上,拿出笔和信纸,执笔成文,写好了整整齐齐折叠好小心地放进信封,封口贴邮票寄出。每一天都重演着收到信件的欣喜,两手落空的失落,急切期待的不安……

那时,除了写信,还坚持写日记。每到晚上寂静的时光,或者一个人躲到僻静的小地方,拿出心爱的日记本,小心翼翼的打开,一般先翻看前几天的日记,让心情沉浸到日记本里情感里,或开心,或伤感;或蹙眉,或窃笑。意犹未尽之后,恋恋不舍翻开新的一页,执笔落字,一字字,一行行,一页页,字迹偶尔随着心情的轨迹前行,或和风细雨般清秀柔美,或狂风暴雨般遒劲有力。西汉文学家杨雄就曾说:“书,心者也。心画形而人之邪正分焉。”

当书信被电子邮件取代,处在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的今天,人们已经得了手机综合症,无论大人还是小孩,无论何时何地,大家都已经离不开手机。现代化的科技确实给人们提供诸多方便,提高了生活质量,加快了工作效率,方便了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沟通……

从辩证法角度讲,没有绝对的好,也没有绝对的坏。有了这发达的科技,我们的生活更加快捷方便,生活也随之丰富多彩,但传统文化也在濒临灭绝的边缘苦苦挣扎。整天对着冰冷的屏幕,做一个低头族,不仅伤害了你的一双明眸,更使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但愿人们在享受高科技的同时,别忘了用心去感受生活的中的美。多一点时间陪陪家人与朋友,用你贴心的话语温暖身边的人,用你丰富的表情感染身边的人,远离冷漠与虚幻。如果有可能,我更愿意用我的一支小笔一笔一画地书写我的小文,给远方的朋友寄一封清秀美丽的亲笔信笺。

一张张泛黄的老照片,一封封字迹模糊的书信,一本本斑斑驳驳的日记本,不禁慨然:曾经,远在天涯,却近在咫尺;而今,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

曾经,远在天涯却近在咫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