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已过,留下的只是沧海桑田

今天在办公室听一位同事感叹到:“没想到我马上就50岁了,老了!”听她感慨颇多,我也不觉一震,是啊!老了。日子如白驹过隙,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龄,仔细想想,这四十多年来都干了些啥?参加工作的这二十几年自己又干了些什么?家庭没了,事业上一潭死水,工作多年连一个职称都上不了,时间已经一晃过去了这么多年。

小时候,我和现在的年轻人一样,不听从父母的话,还大言不惭的说过:“我命由我不由天!”可是当你步入社会,被生活中的油盐酱醋所羁绊,被孩子的头疼脑热所惊吓,被两个人由于三观不合而经常吵架,久而久之,一切的棱角都被磨去,不知不觉走进了命运的轨道!

记得我中专刚毕业,回到家等待分配的日子里,我在村子里遇到了一个从外面回来的女人,她按辈分,我叫她嫂子,她是一个能言善辩的人,并且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因为她见多识广,村子里的女人孩子都喜欢听她讲外面的故事,我也常常去听,一来二去混熟了,没事她也到我家来找我,她说我是读书人,她喜欢和我说话。

我的这个嫂子还有一个爱好就是信佛,在家里布置了一个佛堂,供着一尊菩萨像,一有时间,她就身穿道袍头戴道帽,俨然一个尼姑形象,静坐佛堂前诵经,有时候她用磁带把录的佛歌能放一整天,有一天,我去找她,她给我一本算卦书,按照她说的方法,给我算了一卦,我现在对卦底记得不太清楚,好像是我的命运不怎么好,我心里根本不相信,还是想着我命由我不由天,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后来有人给我介绍对象,我记得那位嫂子还给我当参谋,说人不错,他就是我的另一半,我不相信,就想着在交往的过程中再了解了解,也许我母亲背过我问过我的那位嫂子,在我跟他回了一次他们的老家,我发现他不是我想象的人,回来后我就不愿意了,不知那位嫂子给母亲怎么说的(母亲非常相信神佛)她竟然用死威胁我,因为母亲常年有病,我不愿惹母亲生气,便不在忤逆,现在回想起来,我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走上了命运为我安排的路,我常挂嘴边的“我命由我不由天”其实对我来说是个最大的讽刺,我只用嘴说,不实际行动,还是顺了母亲的意。

在说我那位尼姑嫂子,常年累月不在家,我中专毕业那年,不知她怎么就回来了,她把我的婚事督促成了就走了,到现在都二十二年了,再也没有回来,我甚至都不知道她是死是活!

难道真的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现在我常常在想,如果那位尼姑嫂子一直不出现,我的人生路会不会是这样?

结婚后时间不长,母亲也慢慢的发现,她的决定是错的,但是又自我安慰,年龄小,过几年就好了,结果,看到我过的并不快乐,让我离婚又丢不起人,在临终前,只给我留下了一句话:“离婚时千万不要扔下孩子!”母亲了解我,以我的性格,我们的婚姻最终是走不下去的,她知道,她给我做主看的丈夫就是一个拈花惹草的人渣,我也在等待时机,母亲去世不到两年,父亲也去了,我也终结了我们的婚姻,回想起我十八年来的婚姻,让我不寒而栗,可以说,我每一天的生活都在提心吊胆中熬过,我不知道他一回家会给我找一个怎样的茬而暴揍我,他那多变易怒的心态让我难以应付,孩子也深受其害,我和他生活了十八年对他的脾气也没有摸透,他和外面的女人已经生活了两三年,回来对我非打即骂,我想,他这样做无非就是逼我离婚,我早已有离婚的念头,就起诉离婚,没想到他却不离,这一拖就拖了四年多,我们才把手续办了。我也终于脱离苦海,孩子也终于有了一个安静的成长环境。

现在回想起来所有的一切,我觉得,一切的一切,除过用命运去解释,还能怎么办?

家庭和睦是一切工作的动力,我们三六九一大吵,二四六一小吵,精神永远处在奔溃的边缘,什么时也、运也、对我来说,都是没用的,因为我根本无暇顾及其他,就这样碌碌无为,半生已过,留下的只是沧海桑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