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你回家

96
施穗穗
2017.06.17 17:54* 字数 3318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飞机延误是天气因素,加上我们湘西的农历逢四碰九就赶集,刚好今天初九,路上难免有些堵,苏小姐旅途劳累了。因为你报的团已经出发了,这次就由我做你的导游,我叫石磊,湘西苗族人,朋友都喊我石头”,石磊一面自我介绍一面伸手去接苏雅的箱子。

苏雅微微一笑,下意识地稍微撇了撇右手,弧形的琴箱悄悄地荡了下,“哦,你好,石先生,我想先回酒店,再去矮寨大桥”。

从红星美凯龙酒店出来,苏雅身穿一套运动服,帆布鞋,肩上背着帆布小包,右手还提着之前的黑色琴箱子。

天空,蓝蓝的,一张洗过刚刚晾干的床单挂着,铺撒的云朵,白白的,软软的,一簇簇,散发着太阳的香味,大片大片的油菜花随着春风一波又一波地打着滚,黄灿灿的咧开嘴,露出甜甜的笑。阳光透过车窗,批在肩上,风儿争着挤进车来,吹在脸上,也吹散了苏雅的思绪。

“盘山公路也就是湘川公路,从上到下,一共十三道弯道,八年抗战时期,这是衔接粤汉、湘桂两条铁路通往西南大后方的唯一通道,为了修筑这段公路,湘西人民付出了很多生命。"石磊讲着盘山公路的历史,不自觉讲到了太爷爷当开矿工的经历时,泛了泪花,他眨了眨说,"噢,苏小姐,我们到了"

苏雅轻轻一笑,苏雅也眨了下眼睛,才随着石磊汇进了游客的人流中。


“苏小姐,这就是我们湘西的矮寨大桥,它的主跨有一千一百七十六米呢,从桥面到达大峡谷底部有三百三十米高,是世界上最长的单跨悬索桥,这座桥,还创下了四个世界第一呢。”

苏雅一边听,一边走,一边走,一边看风景,远处的连绵青山,苍翠欲滴,苏雅停住了脚步,附身打开琴箱,一支小提琴安详地躺在里面,苏雅蹲在地上,轻轻抚摸着它,慢慢把它从箱子里捧出,缓缓起身,架在肩上,深深吸了一口气,望着远方,矮寨大桥飘出了一串串的音符。

石磊回过头来,静静地望着她,来来往往的游客,有的驻足聆听,把苏雅围成一个圈,有的继续前行,这丝毫不影响着苏雅,她不是为了掌声而演奏的。

余音袅袅,琴声荡漾在每一寸的空气里,苏雅把它放会琴箱,凝视了它一会儿,便"啪"地一声给合上了箱子。

石磊站在不远处,看着苏雅又顺着人流走了。

从陆陆续续的过往的游人的间隙中,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个黑色的琴箱还安然地躺在那里。

苏雅坐在车上,还是头歪靠着窗,眼睛盯着远山后的地方,石磊把琴箱顺着苏雅的座位放下后,说,“石小姐,我们下一站去德夯苗寨”,苏雅余光瞥见了它,轻轻叹了一口气,启齿想说点什么,视线却往后视镜平移了去,只是缓缓应了声,“好,那出发吧”。后视镜的群山挨个跑开了,越跑越快。



喝了拦门酒,听了苗歌,看了上刀山下火海,赏了流沙瀑布。

"相传,屈原被流放时,满怀悲愤,来到了这里质问天地,留下了千古绝唱《天问》,所以,天问台就成了我们湘西人民祈福的地方。我也不相信福从天降,不过,我觉得这里是距离梦想最近的地方。”

“梦想?呵,梦想只会让人心碎”,苏雅淡淡地说,嘴角露出一丝丝的不屑。

“是的,梦想的确会让我们心碎,只有碎了之后的玻璃心,才能重新锤炼成更强大的内心,才能继续追逐梦想”,石磊看着苏雅继续说,"为了修筑盘山公路,我们祖祖辈辈,付出了多少鲜血和汗水,最终才实现了我们后代走出大山的梦想",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很用力,说完,也望着很远很远的远山。

苏雅沉默不语,挨在她脚边的是她的琴箱,躺在石地上。苏雅探身往下看,皱了皱眉头,脸一偏,闭了眼,刚刚迈开了右脚,石磊“咻”一把劲,就扯住了苏雅的左臂,两个人惯性地往后退了两步,琴箱被挪开了,歪在崖边,三分之一的琴箱悬在空中。苏雅涨红了脸,双肩急促地一起一伏,挣脱了石磊的双手,掉头走了。




夜晚的乾城,灯火阑珊,万溶江边上,水声潺潺地流着,桂树摇曳着它的叶子,跑来跑去的小孩子,笑声也追赶着他们的步子。烧烤摊位,满满都是人。

苏雅抬起头,歪着脸看着,他左手握着一串烤肉,吃得津津有味,右手的一杯啤酒正准备往嘴里送,刚好视线碰到了对面的苏雅,"你也要喝点吗?"石磊手里的酒悬在半空中。

苏雅摇了摇头,整个身子往椅子一靠,双手抱胸,说,"你知道吗?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湘西吗?你知道吗,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丢琴吗?你为什么要阻止啊?你知道这琴对我意味着什么吗?啊?它可是我爸临走前送我的啊"苏雅越说越快,声音也越说越大,脸也涨红了,一伸手就夺过石磊的酒瓶,一个劲地往自己的肚子里灌。

"既然这样,干嘛还要去丢它?"

"因为痛苦,我要结束这个痛苦,我来湘西,就是为了在矮寨大桥拉完最后一首曲子,然后,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埋葬它,埋葬我的梦想。"苏雅嘿嘿苦笑了几下,反问到,"你呢?你还这么年轻,为什么就只当个小导游?"

"因为我的梦想"

苏雅左手撑着脸,右手垂着指向石磊,""冷笑道,“梦想?哈哈,那你说说什么是梦想?”"梦想是,当一个人特别想去完成某件事,这件事能让你的内心充满了能量、喜悦、满足,也就是说,梦想是你内心最想做的最重要的事",石磊不紧不慢地说,“我的梦想是用自己的画笔,画湘西的风景,然后做成一本本纪念册,再举办属于自己的画展。所以,我从北京裸辞了,回到了这里,白天带游客,晚上画图。”

桌上快要挤满了空酒瓶。

"噗,裸辞,你是傻了吧。"

"因为我听从的是内心的声音。"

"内心的声音?"

"对,内心的声音,那才是你的梦想,你最想要实现的梦,这个声音,只有你自己才能听到。"

"那,我现在就梦想着站在舞台上",苏雅眯着眼,环顾了整个烧烤摊,空空落落的,这个时候除了他俩,就剩烧烤老板在一旁收拾碗筷,右手歪歪斜斜地指了一圈后,"你看,舞台呢?在哪?还说梦想?哼"苏雅挑起了右眉,右手锤了锤桌子,愤愤不平地反问道。石磊"刷"一下子站起身,胸腔鼓鼓的,左手握着的酒瓶,一饮而尽,右手郑重地压在桌上,朝着苏雅说,"只要你心中有梦想,你在哪,哪就是你的舞台"一边说,一边放下酒瓶,"噔"一张四方桌明晃晃地立在苏雅眼前,石磊指着它,说,"现在,它,它就是你的舞台"。苏雅睁着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端着酒,也站了起来,一大口酒下肚,右手背揩了揩嘴,踏着人字拖"噌"一下就站上了桌子。呼了一口长长的气,闭眼,偏头,捻弦,提弓,伴着流淌的空气,苏雅演奏了一首无声的曲子。



古城街边只剩下路灯了,时不时传来几声幽幽的虫鸣声。

黄橙橙的街灯给石块砌成的阶梯,铺上了一层朦朦胧胧的细纱。

苏雅趴在石磊的背上,双手在空中胡乱地挥舞,右脚一蹬,"咻"那只拖鞋在石阶上降落了,石磊小心翼翼地勾着头,鼓紧了腮帮子,两根手指才颤颤抖抖地钩起那只拖鞋。

回到了红星美凯龙酒店,石磊看着苏雅熟睡了后,把琴箱放在右边的枕头上,轻轻地关上门。点燃了一支烟,走进了旅行社的宿舍。



四月,阳光洒在每一片瓦上,整座乾城,格外漂亮。

长发披肩,白色的长裙落到脚踝,一顶鹅黄草帽下,是一对浅浅的酒窝,苏雅一会儿开快大笑,一会儿拌鬼脸拍照。苏雅的心情,跟天气一样,明媚晴朗。

"对不起,我明天回上海了,我要结婚了。"苏雅垂着头,双手搭着栏杆,池塘里游来游去的金鱼,三五成群,自由自在。



"阿雅,你回来快一个月了,怎么还老是发呆呢,婚期就定在下周一了,来来来,你的婚纱可美了,快来试试吧"

"哦,好,来了"

"哇,太美啦,太美啦,阿雅,你真是美若天仙呀!"

"谢谢"苏雅呆呆地立在镜子前。

"阿雅,有快递,这是你的包裹"

"你帮我拆了吧"

"阿雅,是一把小提琴,还有一个画册"

苏雅翻完了画册,双手捧着小提琴,朝着窗外望去,那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苏姐,很抱歉,石头哥上个月就辞职了,我们也不知道他去了哪"

……

"苏小姐,这是我们红星美凯龙的第一期开盘的房子,………我们现在做活动,你现在一起买房子跟商铺真的很划算,以后你从工作室回家真的很方便呢。"

"嗯,采光通风交通各种条件是都挺好的,,好,我们去签合同吧"



"恭喜恭喜,我们的阿雅真的要当我们的老板了"

"还有乔迁之喜呢,阿雅下周就搬新家了呢"

"对呀对呀,阿雅,我们下周集体休假一天,双喜临门,必须得好好庆祝庆祝呀,大家说是不是呀"

"好好好,一定让你们吃好喝好"苏雅一面布置工作室的办公室,一面答应着结识几个月的新姐妹。

"你在哪,快回来吧,我在这里,等你回家"。苏雅停了手里的活,站在窗边,望着很远很远的地方。



就在这一年,只是这一年

多谢你,令我改变

突然之间,我觉得自己好重要

不知是不是因为你的原因,我变得很勇敢

有时好傻地想,这件事是不是做得太快

不知道将来会怎样

只知道

我想跟你有一个最温暖的家,快乐的生活

红星美凯龙,"乾城田园"的那一段

日志录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