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是美丽的银河21

字数 6572阅读 43

目录

20

21 绿荷挨批11月6日

一天,早晨到校,吃完早饭,学生们开始早自修了,我回到办公室,看到湿漉漉的办公室地面,干净整洁,于是对绿荷讲:不好意思,每次都要让你来拖地。

绿荷真诚的说:歆妤,没关系的,我也是心情好的时候才拖一下的。

绿荷知道我身体不好,还是非常的照顾我的,开学到现在我们办公室的卫生都是她做的,虽然她也不是很勤快,并没有天天搞卫生,就如她自己所说,心情好才做,这样我的压力其实也挺小的,我们这点很像,对卫生的要求都比较低。

然后我们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忙碌起来。我感觉门口有了暗影,抬头看,是校长来了,于是叫了一声:苏校长。

我想我是安全感缺失,我一般很害怕背后有人,所以我的办公桌后面是墙,而绿荷的后背是对着门的,她好像从来不介意,开着门还照样坦然自若的做事。而我,觉得后背是最需要保护的,不是有人说明箭易躲,暗箭难防吗!而她,她太单纯了,被人背后算计也不知道。

绿荷听到歆妤发出了声音,很好奇的从作业本上抬起头看她,看到她的眼睛看着门口,于是回头,发现校长在门口,绿荷很意外,但是还是坦然自若的看着校长的眼睛平静的叫了一声:校长。但是内心竟然如小鹿般不安分。

我和校长开了玩笑:你来慰劳我们吗?

校长不语,他离开了。我说:幸亏我们没干坏事,你说我这样开玩笑校长会生气吗?

你开玩笑了吗?绿荷一边问,一边逃避着歆妤的目光,怕自己的心思被她看穿。

我说:你来慰劳我们啊!

绿荷强做镇定的说:不会生气的吧,领导都很喜欢下属和他开玩笑的,不然会觉得索然无味吧,就像我去班级,喜欢和学生聊聊天的。

放学之后,绿荷把她们班的班干部和课代表留了下来,来到画室,绿荷说:你们自己弄张凳子坐。然后和两个班长轻声说:这次会议我先开,我希望下次由你们来主持召开。

恩。然后绿荷看着他们各自找了凳子依次坐好,绿荷扫视一圈,发现那么多班委就三个男生,班长陆远、学习委员江斌和电教员邓子契。

而江斌席地而坐,绿荷笑了一下,说:不弄张凳子吗?女生们看到他的行为笑了。

不用了,我就坐在这里好了。江斌回答。

好的,随你。你做好今天的会议记录,要记下与会人员,会议主题,时间及发言的情况。

好的。江斌大声而愉快的回答。

然后绿荷说:我就想了解一下这段时间班级里的情况,你们可以畅所欲言。

但是过了一会,大家沉默不语。绿荷扫视一圈,看到美术课代表周诗认真的张着大眼睛看着她,于是就说:那么要不先由课代表讲讲各科科目的情况,比如交作业啊什么的?周诗你先来。

周诗清晰而温柔的声音响起:美术素描交的挺好的,就是速写,有些会迟交,有些会少画。

话匣子一旦打开,大家都变得踊跃。到后来绿荷发现变成了吐槽大会,大家开始说各任课老师的特点,有好的也有不好的,开始绿荷还觉得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我可不是为了了解任课老师来的,想叫停,但是想起《带人的技术》里面看到日本有的公司会专门设置一个会议,这个会议不解决任何问题,就是单纯的让员工,下属发发牢骚,领导也不会因为员工的牢骚而对员工会有微词,而员工心里的郁闷少了之后,就会多了干劲,这样整个团队反而能增加凝聚力。于是就坦然了,看着她们年轻的脸庞,诉说着各个老师的特点,绿荷想其实都很正常,自己读书的时候,背后不照样爱对老师评头论足吗?

淅淅沥沥的连续下了几天小雨,这天,雨停了,天空依然阴沉沉的。

所有的学生在操场集合,由体育老师柴老师集体训练做广播操。训练结束之后,威老师拿着话筒开始他的演讲:

同学们,做操时要精神饱满,应该像领操员一样,我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个广播操的名字叫“放飞理想”。我们正是朝气蓬勃的年龄,理应为理想而努力的时候,然而你们,你们看看,有几个人做操随随便便的手一伸,腿一踢,根本不像一个十六七岁的青少年,倒像一个垂垂老矣的老者,下周一,我会站在上面,用我的笔给大家打分。另外,在这里,我要讲一件事,昨天我放学去巡视教室,一个班的画室脏的一塌糊涂,我让值日生扫了一遍,还是有很多地方没弄干净,我们的学生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扫地,更有甚者,我们的管理者居然说“这是阿姨做的事”我们自己是劳动者,为什么要阿姨来做,我们自己的教室,自己活动的场所,理应自己来做。管理者要改变思想……”

我看到绿荷转身了,看到一个背影:长发,红色长裙,白色长款针织衫在风中猎猎飘扬……

我带着学生回到了教室,我还有课呢,绿荷没有像往常那样和我一起带学生上来。

绿荷一圈一圈的在操场走着,拼命的想忍住自己的眼泪,终究是忍不住,于是来到厕所,摘下眼镜,把冷水扑到自己的脸上,一遍一遍,直到觉得自己足够坚强,不会再流泪了才回到了办公室。

电话响了,是老公,绿荷一开口又想哭,但是还是忍住了,用尽量正常的语气回答老公的问话:恩,恩,恩。

然后挂了电话,眼泪又流了下来。

绿荷真的很委屈,自己并没有不搞卫生啊!自己还专门弄了个纸箱,让学生把可回收的垃圾放在纸箱里,不可回收的放在垃圾桶里。

自己还和学生讲:你们家里不干净我不管,但是班级是公共场所,你们不能随便乱扔垃圾,就算是为未来的家庭生活做准备,也得搞好卫生。

我下课了,来到办公室,我对绿荷说:可能威老师说的昨天的画室是我们班的画室。

绿荷看着我,我发现她在强忍泪水,倔强的说:是我们班的,今天一早卫生委员就和我讲了,我走了之后,威老师去画室,不满意,又让她们重新做了卫生。歆妤,我昨天和欧阳老师讲了:包干区可以让阿姨来扫,我还和欧阳老师说,别告诉威老虎的,他有必要今天在这么多人面前批评我吗?

其实搞卫生是应该由学生来搞的。我温言相劝。

我知道,歆妤,教室,画室卫生当然可以让学生来做,可是包干区为什么要他们做,别的学校不是都请保洁阿姨的啊!现在学校的卫生都外包给“后勤公司”的。

恩,你这个理念就不对了,社会主义观点认为无产阶级是要劳动的,你这是在培养资产阶级思想。

社会分工已经越来越细了,谁适合做什么就做什么?为什么非得划分阶级呢?总不至于让扫大街的环卫工人去造原子弹,让造原子弹的去扫大街吧!

呵呵,她就喜欢辨,我还总是被她绕进去,最后被说的哑口无言,但是却不知道那里出了问题,我只好不再说话。

其实绿荷很努力,她接班之后,可以说全副精力都放了进去,我自愧不如。可是得到什么结果?虽然她还是稚嫩了一点,但是我想应该还不至于如此,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批评她。

其实单位里有干的,有看的,也有捣乱的,总有一些秃子混在和尚之中滥竽充数。奇怪的是干的永远在干,看的一直在看,而干的越多失误也越多,得到的批评也越多,而那些看客,偶尔投机取巧做做样子,就会名利双收。甚至那些捣乱的,变得乖巧一些,就会让领导和一席众人皆大欢喜,心满意足,这就是江湖。

“卫生委员很重要,我每次去检查卫生,看到不好的,就要批评值日生,可是姜玉蘅每次都会替她们说话:老师,其实她们很辛苦了。”我说。

哦,歆妤,我们悦冰比较凶。她是不是应该像姜玉蘅那样帮学生说话。

是的,班主任唱白脸,让卫生委员唱红脸。

恩。

我们的班主任被威校长批评了,我们看到她很难过,她中午来到教室,什么话都不讲,开始在黑板上写,我们以为她会狠狠的骂我们,毕竟是我们卫生做的不好。

我愿我是

我愿我是

停在枝头的小鸟

随时可以高飞

我愿我是

大海里的小鱼

可以无拘翻腾

我愿做

天上的白云

有辽阔的天空做背景

我愿做

地上的杂草

匍匐在大地母亲的怀抱

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我愿我是

我!

然后她微笑着问我们,可是我总觉得她的笑有些无奈:这首诗,你们知道是谁写的吗?

我们开始猜测:巴金?

不是!

郭沫若?

不是!

这次她是被我们逗笑了“有这么好吗?是我写的。”我们好像有默契一般,全班同学都瞬间安静下来。

我希望你们不要让外在的评价来影响你们对自我的评价。我们老师说你不努力,说你懒惰,说你不爱学习,你们不要太在意。我们其实是希望你们更好,更努力,更爱学习,记住,永远不要让别人来评价你们,你们每一个人都很好,只要你今天做的比昨天好,你就要自己表扬自己,我希望你们做自己喜欢的自己,做一个更好的自己。

然后她不再说话,开始去找卫生委员,教室里比平时安静多了。我在想:难道她是第一次做班主任吗?为什么对于搞卫生这么没有经验。她脾气好好,被校长骂了,也不把怨气发到我们身上。我看到过很多老师,明明自己心情不好就把我们当出气筒,骂我们一通。不过,此时此刻,我宁愿她骂我们一通的,也比她这样委屈着要好。

绿荷正常的上课,老姐和她联系说:让她去借“教师资格证”说周六周日要去黄山玩,绿荷说自己也要去,虽然绿荷知道其实教师资格证书派不上用场的。但是老姐说“带着吧,以防万一。”可是绿荷想,周六就要用,周五让我借,谁会把教师资格证带身边啊,但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于是绿荷问了琴慧和季静,季静没带,琴慧的教师资格证居然带在身边,于是绿荷到四楼办公室去了。看到季静委屈的说:我早上被威老师批评了。季静淡淡的说:我听到了,我还以为在批评我们班的画室呢!

他说的那个管理者就是我。

不要不开心。季静说。

琴慧把教师资格证给她,绿荷说:你还真随身带着啊,上次台湾回来,我大姐她们去黄山,用你的资格证一点都没有问题,你的照片和我二姐的很像呢!

黄山用教师资格证有优惠吗?琴慧问。

恩,要暑假有,可以免门票,但是我记得现在是没有的,我大姐让我借着,万一有用。恩,谢谢你啦,我先下去了。

借到一本,但是三姐妹,还需要借一本,于是绿荷就在微信里问之桃:之桃,你晚上会在家吗?我想问你借教师资格证。

我8点之后会在家。

好的,可能到时候我会来找你。

好的。

要布置考场了,下周一就期中考了。绿荷让同学们把书本能带走的带走,搬到画室的搬到画室,但是还是有很多书没地方放,他们有些人都把书放到了一个一个大大的整理箱里了,绿荷体谅的说:你们真的放不下就放到我办公室里去吧!

于是有10来个整理箱叠在了绿荷的办公室。

绿荷留了几个男生女生帮她排桌子,以6列5排的要求排。几个男生属于不太会干,总是要绿荷指挥,陈琛看不下去了,袖子一撸,埋着头独自排了起来。于是受她影响,绿荷也利索起来,一边自己开始拖桌子,一边指挥起来,终于陆远和龙行也动手了。

齐心协力排好之后,龙行说:老师,好了吗?我可以回去了吗?

恩,回去吧!今天谢谢你哦!

男生们都走了,留下几个女生还是恋恋不舍的在讲台边围着绿荷聊天。她们七嘴八舌的说着近段时间班级的事情,悦冰说:纪云他们几个男生上课打牌。

“啊”绿荷真的很意外,“上课打牌,老师没发现吗?”

“没有啊,有时候还磕瓜子,聊天”

“噢”绿荷一一听着。

然后她们话锋一转,开始说老师了,李静怡说:绿老师,生物老师上课上的太快了,我们根本跟不上啊,听啊听不懂,一堂课要讲很多很多页。其他学生都一致附和。

恩,这个我知道,上次已经有学生和我讲过了,我呢,不太方便干涉别的任课老师的教学安排,不过我打听过,她说“教学时间实在太紧张了,实在也是没有办法”你们如果还是觉得快的话,绿荷看了一眼她们,发现生物课代表李艾不在,就说“你们可以和李艾讲一下,让她去和老师讲一下,就上课结束,下课的时候,可以和她提一下你们的困惑”

吕恬恬说:我们最喜欢化学老师了。

为什么啊?绿荷好奇的问:是幽默吗?

帅!学生一致回答,绿荷笑了,她们也都笑了。化学老师虽然年纪不小了,估计有50岁了,但是非常的时尚,烫着发,有点艺术家的风格,一个年近50的男教师烫发,那一定是帅气的,他身上有一种魅力,平时走路都是塞着耳塞的。据说蓝天实验中学那时候最乱的班,最乱的学生看到他都是畏惧的。

还有,她特别接近我们。徐海懿学着化学老师的腔调一字一顿的说:如果你们这次考的好的话,我还可以送分给你们。

真的送分吗?绿荷问。

真的。学生们说。

是的,绿荷最欣赏的老师就是化学老师了,他一周2节课,从不多要课,作业布置得也极少,从来不曾听到学生抱怨过他,关键是他的教学成绩也杠杠的,真正做到了向课堂要效率,如果自己也能做到那样就好了。

徐海懿说:还有数学老师也挺好的,很有耐性,一步一步的讲的很清楚,非常明确,数学老师脾气很好的吧!

悦冰说:恩,超级温柔,我们可喜欢她了。

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直到高二的徐雪抱着作业本来找她,绿荷就说:今天谢谢你们了,你们先回去吧!

她随着徐雪来到了办公室,徐雪,永远红着两只眼睛,皮肤像雪一样白,像是兔子一样。这个孩子,高一的时候,绿荷就认识她了,虽然那时候并未教她,记得她跑到大办公室,抱着蓝凌嚎啕大哭,说:语文要背不出来了。那时候绿荷觉得她怎么会这样,不就是背不出来吗?值得这样大哭吗?蓝凌像哄自己的女儿一样抱着她哄她。

问了几个问题之后,徐雪说:老师,我的地理要完蛋了,肯定考不好,我高一的时候都是靠物理化学生物拿分的。

那你为什么会觉得考不好?

因为高一的时候我很认真。

现在我看你也认真的啊!

可是现在大家都认真了啊,郑清韵可认真了。郑清韵,绿荷脑海里闪出那个头戴黑色头巾,有时候还梳个小辫子的女生,看上去像个日本的武士。绿荷也是在高一的时候就认识她了,她在一大群温柔的女生中太耀眼了,她上次自己和绿荷说:高一不认真,现在高二可认真了。

恩,为什么突然变得认真了?绿荷问她。

因为觉得高一太浪费了。我现在都晚上12点半才睡的。那时候听她这么一说,绿荷有点安慰,觉得自己班高一调皮一点没关系的,学生总会有觉悟的一天。

恩,徐雪,考试总会有好有差的,认真努力了就可以了,没考好,下次再努力就可以了。

恩,老师,这次考什么啊?绿荷觉得被套进去了,不过依然和颜悦色的说:就考中国地理和《自然灾害》的内容。

老师,书上都不太找的到。

是的,我这次是穿插着讲,把“自然灾害”和中国地理结合起来了。怎么了,是不是讲的太快了。

是的,老师,我们都不太找得到。

噢,那你就按着中国地理这本书去复习好了。

好的。徐雪走到门口返身问:老师,你会教我们高三吗?

不知道哎,这个要听学校安排的。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绿荷觉得这段时间忙于自己班的班级管理,真的对高二疏忽了。上次年级组长芝芝也隐晦的提过两次:原来蓝凌和之桃抓的都挺紧的,中午都去班级管作业的。

第一次,绿荷抿着嘴没有回答。

第二次,芝芝再提起的时候,绿荷开始辩解:芝芝,每个人的教学风格不一样,现在高二的内容是人文地理和中国地理,我会用课堂时间把她们抓紧的。

其实绿荷一直和他们的观点格格不入,记得高三教研活动学科交流的时候,绿荷说:我希望除了教给她们地理知识以外,能让她们有地理素养,爱脚下这方土地,为地球的环境承担一份责任。

绿荷犹记得芝芝那时候是笑出了声的,绿荷从那一次她的笑声里知道了原来自己是可笑的,不过她不以为然,不然当地理老师,就教点考试的知识,那太无趣了,和教书匠真的没区别,绿荷觉得自己还是有点人文情怀的。

其实说也奇怪,绿荷这样说过之后,芝芝倒是没有再提起,后来倒反而反着说话了,说“学生都挺喜欢你和歆老师的,说你们上的课有趣。”

哎,原来一直觉得是芝芝在给她压力,自己觉得压力很大,害怕万一考不好,领导、同僚会在背后议论她,可是真的是分身泛术啊,绿荷把全付精力都放到了高一1班身上。今天看着徐雪忧心忡忡的样子,发现自己的压力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学生。

如果自己不认真不全力以赴的对待,那么学生怎么办?高二了,马上要面对高考,而且是第一届新高考改革之后的学生,就是一群小白鼠,绿荷对她们抱以同情。绿荷想:也许自己已经没有理由不全力以赴了,既然在同一艘船上,虽然自己不是舵手,可是也不能因为自己让船出现漏洞,也许自己和芝芝她们就是同一条绳子上面的蚂蚱。

就这样,绿荷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关电脑,整理办公桌,带着女儿回家了。

吃饭的时候绿荷忍不住说了被老虎批评的事,老公简简单单的问:你觉得批评错了吗?

没有。绿荷说。

那就虚心接受批评。老公说。

老公吃完去玩电脑了,绿荷开始洗碗,女儿还在吃饭。

“妈妈,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别告诉爸爸”

好啊。

算了算了,我不说了。

说啊,说啊!

战老师被教导处叫去过两次了。

战老师自己告诉你们的吗?

恩。

这时,绿荷由衷的说:战老师挺好的,作为家长,把孩子交给这样的老师,我是没有后顾之忧的。而且战老师这么漂亮,你们是不是都很喜欢她啊?

说完,绿荷陷入了沉思:自己身上也背负着家长的重托呢!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而美好的未来就是先考上好的大学,绿荷无可奈何的亦或是心甘情愿的觉得“看来只能把能否考出好成绩作为衡量一个好教师的标准了。”

等忙完一切,绿荷已经没有出门的欲望了,太累了,于是她最终还是没有去之桃家借教师资格证书。

……

pac�Q�e�P!


22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