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一百章)酿花醉人

字数 3073阅读 254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正兀自讶异,却听见身后的声音更近了,那声音带着一点若有似无的嗤笑:“让死物复生,只怕你还没有那样通天的本事。”

我心中“咯噔”一下,这声音…这声音可不是手中的小冰人发出来的,而是…

我猛然站起来回身望去,只来得及瞥见一席翩然清冷的白衫,接踵而至的是脚下一滑,我无可抑制的向后仰倒而去。

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却觉得身体并未继续落空,而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背后托着身子。我慢慢睁开双眼,见净玄修长的指尖闪着微微的光亮,他手掌轻抬,我便顺着那股力量上升,稳稳的落回了屋顶之上。

“大,大师?!你…”我惊疑未定的望着他,怕自己是出现了幻觉,“你怎么会在这里?”

“看来你很喜欢做梁上之客,”他难得淡淡一笑,“今夜江宁热闹非凡,我恐有人趁乱生事,所以来城中巡视。哪知别的没有看到,倒见一只小妖在屋顶上自言自语。”

“我…”我心中顿时慌乱不已,急切地问:“你,你何时来的?听到什么了?”

他淡然瞥我一眼,继而衣衫微拂,在我扫尽积雪的那片地段坐下:“听到你想摸我的光头。”

“呵呵呵…我那是说着玩儿的…”我觉着十分之尴尬,干干笑了几声,再小心翼翼地试探:“别的…别的,之前的,你听到什么了么?”

“没有了。”他摇了摇头。

“…真的?”

“嗯。”

都说出家人不打诳语,那他该不会骗我的罢…这样想着,我长吁出一口气,心神微定,在隔他不远的地方也坐了下来。

他顺势扫了我一眼,忽然眼光凝于一处,脸色变得有些诧异:“那是什么?”

我顺着他的眼光,只见他目光所指正是我手中拿捏的那个小冰人,顿时脸庞烧热,急忙将其藏到了身后,再默默的塞入了袖中。

“没,没什么!不过是个冰雕小玩意儿…我,我只是闲着无聊,刻来解闷的。”

他眉头微皱,眸光充满了怀疑,脸色也有些不自然:“可是那个形状…”

“啊!大师!”唯恐他再说些什么,我大声的打断他,慌不择乱将手边一坛还未开封的酒递了过去:“大师,喝酒吗?醉花酿,江宁名酒!”

他愣住,呆呆盯着面前的酒坛望了三秒,继而毫不犹豫的伸手将其挡开,冷冷道:“不喝。”

“噢噢,忘了和尚是不能喝酒的了,险些破了你的佛戒。”我恍然而悟,又略为惋惜的道:“可惜了,这大约是江宁城中我能找到的最好的酒了。”

他没有作声,目不斜视的望着远方。我好容易微定的心神又慌乱起来,满脑子想的都是他究竟看没看清那个小冰人的面貌?若是看清了,他怎的又不点破?他会怎么想我啊…他到底懂不懂我的心思…越想越觉着窘迫,索性将怀中的酒坛也三两下拆了封,不假思索的抬起来硬灌下去。

也不知喝了多少,只觉着口舌中满满都是梨花的味道,甚至还略带着些苦味。我砸吧砸吧嘴,将酒坛撤下,长长的打了一个酒嗝。

“嗝唔——”

净玄哑口无言的望着我,大约很想说些什么却又无从说起,犹豫半晌,最终只道了一句:“饮酒伤身,你身为女子,更应谨慎。”

“哪有那么多应不应该,除夕这样好的日子,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大约适才喝太急了,我觉着脑子有些混沌,我望着净玄,口齿不清的道:“大师,你们做和尚,有那么多的戒律,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好看的唇一开一合:“静心,净身,修道。”

我不满的撅着嘴:“修道有什么好?得道了,你会快乐么?”

“无所谓快不快乐,”他长睫微微低垂,“人生哪能事事如意,天命所至,但求无愧于心。”

“大师,嘻嘻,”我不明所以的笑起来,都说酒能壮胆,这大约是真的。我感觉到体内一股无名的骚动,于是朝净玄越靠越近,趁他不注意,朝他宽厚的耳垂轻轻吐了一口气:“大师,你当真能做到无愧于心?你活了二十几年,难道就不曾有什么事让你感到后悔?”

他顿了一下,然后极不自然的侧过脸去,避开了我的目光:“小鹤妖,你喝醉了。”

我依旧笑得没心没肺:“我没醉,我连仙界的桑落梦都喝过,这人间小小一坛醉花酿又岂能让我醉?”

“……”

天边忽然炸开一朵绚烂的烟花,洋洋洒洒,立时吸引了我的注意。我左手提着酒坛,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欣喜的道:“大师快看!烟火好美!”

他盘腿坐着,朝着烟火绽开的方向微微仰着头,不知是不是因为烟火的颜色所感染,他脸上的表情显得柔和多了。

我望着天边渐渐消逝的花火,忽然觉着有些怅然若失,低低自语:“人间这样美,江宁这样美…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与你同看这样夺人心魄的景致…”

“小鹤妖,你说什么?”净玄颇有疑惑的声音从后传来。

“没什么。”我摇摇头,换上一副欢喜的表情,转身朝他道:“大师,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何事?”

“待我离开江宁城后…”我低垂着头,望着自己的绣鞋鞋尖,“望大师能替我多留心吴凌儿与吴楚儿。我希望…他们姐弟俩能平静喜乐的度过此生。”

净玄沉默了一会儿,看不清他面上的表情是喜是悲,只听他淡淡道了一句:“好,我答应你。”

“多谢大师!”我抬起头朝他报之一笑,犹豫了片刻,又喏喏的道:“还有…还有…”

他十分之没有耐性,只眉锋一抖:“说。”

“唔,我这便要走了,大师能否为我弹奏一曲?权当作,为我送行?”

“……”

他愣在原地,大约是不曾想到我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我满怀期待的看着他,目光不曾移动分寸,直到将他看了有些不自在,只见他似乎是微微叹了一口气,继而袖袍一挥,面前立即多了一把不着雕饰的古琴。

“想听什么?”净玄将他修长的双手置于琴上,头也不抬的问。

我思虑了片刻,道:“我不懂人间的词乐…就上次在暮阳村河边你弹过的那一首罢。”

他身形不知为何顿了一下,沉默片刻,终于十指微动,手腕轻起,抚出一个个动人心弦的音符。

这曲子一如往昔,音律繁复,令人沉醉,且令人觉着哀伤。

我想问问他,究竟为何要哀伤?又究竟有怎样的心事能让他的琴声如此痴缠?那心事里,有没有我?

但我不敢问,我也不愿打断此情此景。

我怀抱醉花酿,在他面前不远处坐了下来,看他着一身白袍,在月下弹琴,身后是无尽的黑夜与偶尔绽放的烟火。他是如此的气质端然,如此的璀璨夺目。

他一直都离我这样近,又这样远。

一切仿佛一场梦一般。

“若这是梦,那我要祈求天神,让我长睡不醒…”我呆呆的望着他,低低的自言自语,说完又觉着十分痴傻,于是自顾自提起嘴角笑了。

醉花酿的酒气依旧很浓,我大概是被这酒香熏昏了,眼前一片昏昏然。渐渐的,我望不见净玄,也望不见什么古琴,只模糊看得到一个白色的影子。

我以为是我眼花了,伸手揉了揉眼,却依旧是一片混沌。我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觉着那曲子仿佛在催眠一般,身子变得越来越软,仿佛再没有支撑的力气。

“青持,今夜的一切,你会忘记吗?”

不知从哪儿传来一个清冽的声音,我勉强清了清嗓子,回道:“不会…阿持不想忘…不想忘记…”

沉默良久,在我以为一切归于寂静的时候,那个声音却又再复传来:“...你不想忘,却不得不忘。而我想忘,却不能忘。”

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烦躁的摆摆手:“什么忘不忘的,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没有回答。琴声时断时续,若有似无,我只觉不止身醉,心神皆已醉得无力了。眼前那个白色的影子似乎朝我走近了一些,又似乎没有,一切都看不真切。

“净玄,净玄!”我迷迷糊糊的喊道:“你好好弹琴成不成?莫要偷懒,别以为我听不到…我听着呢…”

“……”

我只觉身子好像渐渐躺入了一个非常柔软的地方,周围传来一阵令人心安的檀木香气。

“净玄,我好困…”

“睡罢。”那声音温和的答道。

“不能睡,凌儿说了,除夕是要守夜,要守夜的…我不能睡…我还要听净玄弹琴呢…”

“……”

我的额头忽然传来一阵清凉,一种微微潮湿的触感,带走转瞬即逝的温柔。

我再也支撑不住,只想坠入这片充满檀木香气的黑暗里。

在我意识消逝的最后一秒,我仿佛听见风中传来一声无奈的又悲伤的叹息。

“…我究竟…该拿你如何是好…”




感谢阅读,喜欢别忘点个赞~

这章很甜吧,我自己也非常非常喜欢~

but我要说,这是最后喂你们的一口糖…后面的剧情,真是虐身更虐心…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