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

看见了,

你碗里剥了壳的鸡蛋,

泡在加了龙眼红枣的甜的汤里。

想起了,

我碗里打碎壳的鸡蛋,

在滴了麻油会清火的咸的汤里。

我哭了,想放声大哭的,哽咽着流着眼泪。

思念,感动,痛苦,都在心里,说不出,只

会哭了。

被另一个家庭接纳就是亲爱的人对彼此间的认可。

忍着蚊子咬,把血迹拍在了蚊帐上、手掌里,鲜红得使我又莫名激动了起来。这样闷热的夜里,也就只有红色可以刺激刺激人心了。

还要继续过着麻木的过度睡眠的十二天补课。心酸得可以中了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