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诗

诗是灵魂死亡的细胞

而我的灵魂他还活着

活成一个仰起的下巴

下巴上胡子窸窸索索

刀子割掉疯长的胡子

胡子刺破薄薄的面子

面子上有浓浓的泡沫

泡沫说

我是你的诗歌

一盆冷水

兜头而落…

                  寒鸦2016.5.4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怕孤单会一直四处流浪 于是在诗里给它安了个家 其实我的孤单只是一点点 只比常人多一点点 多一点独渡长河暗夜的欲哭...
    堇临z阅读 42评论 0 4
  • 我失落时 泪水挂愁的秋千 有人推我 树叶落了一地 我去找诗 我心满时 微笑催喜的花朵 有人来嗅 花...
    之雪阅读 27评论 0 0
  • 作者:葛冰 贡献者:白羽毛_4695,艾尚伊芙 目 录一、神奇的摄像机(1)二、淡蓝色的影子(6)三、在铜像的阴影...
    bigtrace阅读 2,109评论 5 17
  • 原文链接:http://www.startup-partner.com/2220.html 资本寒冬里,率先被唱衰...
    思达派阅读 84评论 0 2
  • 那天聊了一晚上的天,我本想叫她出来吃饭的,然后还向一个男性朋友,和游戏里师父询问了下,然而结果却不怎么样,她没拒绝...
    等待月圆阅读 1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