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顺顺, 瘢痕子宫也可以

图片发自简书App

瘢痕子宫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疤痕子宫,简单说是经过剖宫产手术的子宫。

没错,我就是一名疤痕子宫妈妈。


先说一下第一胎为何选择剖宫产?

说实话,那时候没有强烈地想要剖还是顺,因为没有这个概念,所以整个孕期既没有控制饮食,也没有在后期加强锻炼,增重约四五十斤,那会没有精确记录。

预产期前一周产检结果,胎儿脐绕颈两周,未入盆,且胎心监护不理想,顺产希望不大。预产前三天见红,入院检查各项结果没有改善。我的主治医生陈大夫争取我及家人的意见,等等试试还是直接剖。

胎心监护不理想,且绕颈两周,顺产肯定存在危险,而且那个时候的我不知为何,更加恐惧顺产,所以最终选择了剖宫产,一点也没有考虑剖腹产对再次生产的影响,说白了,那时候压根没有要二胎的念想。

剖宫产得一七斤六两女娃娃,这和陈大夫预计的胎儿不大有点出路,至于疼痛我想不必细说了,过来人都知道。

重点说说老二的降临。

因为是双独,老大两岁的时候我就动了要老二的想法,当时工作不顺利,加上相对年轻身体也好,但是老公和婆婆都不支持,没有坚实的后盾,我一个人也要不了。

又过了两年,我已经34周岁,老大四岁,再不要过了35就算是高龄产妇,风险大,还得做什么羊水穿刺,虽然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但听起来就很可怕。

这个时候老公突然开了窍,主动和我商量要二娃的事,我们一致的想法是要二娃会累几年,可是过了这几年就没法要了,不要以后肯定会后悔。我们又和老大商量,一开始不同意,后来说有个妹妹也不错,一拍即合,开始备孕。

备孕第三个月测出了红杠杠,高兴没多久出现褐色分泌物,去医院检查有先兆流产的迹象,医生开药卧床保胎,经过一个月的调养才好起来。休假这一个月,领导以各种方式施加压力,不过我还是挺过来了,此处省略一万字。

这个时候开始考虑剖还是顺,不想再经历剖宫产的痛以及术后长达一年的腰疼,可是疤痕子宫能不能顺产?怎样才能顺产?一百度才知道剖宫产二胎的风险之大,剖或是顺不是关键,光一个疤痕妊娠就吓人不浅。所谓疤痕妊娠,通俗来说就是孕囊长在了子宫原疤痕处,可能导致大出血甚至子宫破裂。

我清楚记得那次彩超结果出来,拿回去找医生的情景,还是找的老大手术时的陈大夫,她说你控制好体重,还是有希望顺的,就是这句话给了我无穷的希望和力量。

我还记得当时旁边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孕妇哭丧着脸,她的孕囊长在疤痕很近的地方,甚是担心,陈大夫宽慰她说,虽然离得很近,但和长在上面完全是两码事。医生永远那么淡然,以给病患们效果不一的定心丸。

有了陈大夫那句话,我信心百倍,一心想要顺产。在饮食上稍加注意,尽量低糖低淀粉,三个月后每天坚持散步,临产的时候体重增加三十斤,按理说三十斤也不少,不过我是易胖体质,已经尽了最大努力。

临产一周最后一次彩超结果出来,疤痕厚度2.6毫米,理论上3毫米以上可尝试顺产。陈大夫说你的不太达标,但孩子不大,虽然还未入盆,你愿意可以试产。我深知这个机会来之不易,因为在当地其他家医院我这种情况是直接勒令剖宫产的,所以我想把握好这次机会。

左等右等小家伙迟迟没有动静,预产期当天是个周五,产检的时候陈大夫说周末要是没动静,就别等了,周一你毫不迟疑地过来做剖宫产手术。

安静的周末过后,我一路撅着嘴去了医院,虽然我不知道顺产能比剖宫产轻松多少,可是计划了这么久,真得想要试一试。

到了医院,陈大夫给我做了内检还是未入盆,问是剖还是继续等,我弱弱地问打催产素有可能顺吗?她说可以,而且看我这么想顺,说试试吧,不过你这个情况今天生不了。

接下来换了一个值班医生,一边吓唬我一边引导我签字,必须确认是我自己主动要求顺产,一切后果自负。我即将成为烈士般地光荣地签下了所有的字,我甚至想要对她说声永别。

十二点多打上催产素,很快便开始宫缩,从十几分钟到七八分钟再到五分钟,老大时没经历宫缩还感觉遗憾,这下可是晓得了,真不是个好滋味,它如海浪般地涌来,越来越规律,越来越频繁,却看不到尽头。齐齐的话一直响在耳边,她说虽然很难受,但坚持到最后,就会像拉一泡屎那么舒畅。

直到五点多催产素滴完,也没有任何动静,整个晚上只睡了不到一个小时,每次即将睡着,宫缩的疼痛会及时袭来。终于熬到天亮,吃过早饭,坚持着去走廊散步,正好碰到陈大夫上班,她说正好,查房之前先给你看看。一检查她比我还兴奋,说开三指了,进待产室吧。

整个产程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让老妈陪着进去,虽然她给了我力量,我却几近让她心疼到崩溃。

先人工破水,然后再次打上催产素,宫缩紧锣密鼓地就开始了,三分钟一次,一开始还在用手机记录,但是慢慢地我已经体力不支,记录截止到九点钟。此时宫缩带来的疼痛已无法用深呼吸缓解,我几乎不想忍下去,开始怀疑自己坚持的意义,而且最担心的是万一顺转剖,还得遭两遍罪。

护士过来几次,我说我好疼,还不行吗,她终于要给我检查一下,这个时候的内检已经成了毛毛雨。她说还是三指。骨缝开得这么慢吗?

这个时候陈大夫来了,她一看我就知道疼得够呛,说让我下床,去瑜伽球上跳跳,可减轻疼痛。说实话没觉得缓解多少。

接下来是重头戏,陈大夫见我骨缝开得慢,便开始人工开宫口。我虽然疼得要命,但非常配合,宫缩起来的时候往她的手上用力,只用了几次,就说宫口开好了,去产房吧。

我自己走到产房,爬上产床,助产师教我怎么用力,陈大夫也在一边鼓励我,整个过程我相当配合,仍旧是宫缩起来的时候用力,不记得用了几次,听助产师说看见头了,慢慢用力,呼气呼气,很快我的二娃就出来了。出来的一瞬间真得很快,像一泡屎那么快。

七斤二两女娃娃,一点也不小,当初是因为预估孩子不大,才尝试顺产,若疤痕厚度不堪重负,生产过程中会发生什么都是不可预计的。

因为预估孩子不大,也没有侧切,有一定程度的撕裂,子宫口也有撕裂,我猜是疤痕处撕裂吧,缝合的时间特别长,缝到最外面的时候麻药劲已经过去了,能真切感觉到穿针引线的过程。

疤痕子宫顺产后需留在产房观察两小时,观察的时候又进来三个产妇,我虽然不太敢看,但还是看到了一些,做女人不易,做妈妈不易。

回病房的当晚一直无法睡沉,一入睡便是白天的种种,然后惊醒。

事后,姊妹们对我表示佩服,问我剖和顺究竟哪个更轻松一些?我绞尽脑汁无法作答,哪个都不轻松,哪个都没少疼,可哪个过程都是一次历练,一场蜕变。为了迎接一个新生命,怎样的疼痛都值得!

最后,向所有的母亲致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