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十三娘

南山之南,有峻岭幽谷无数,常年烟雾缭绕,毒虫密布,是以鲜少见人类的踪迹。

于是,长久以来这里便成了山精野怪的乐土。无论是看见长着尖尖耳朵的少年,或者是拖着长长尾巴的姑娘,都无需大惊小怪。

梅十三娘是梅树精的第十三个孩子,也是最小的那一个。

梅十三娘出生的那一年,正赶上梅树精历雷电劫,遍体鳞伤的梅树精虽然强撑着生下了她,却终究由于先天不足,梅十三娘在修炼一途上始终不见进展,一直无法凝练出内丹,自然也就无法幻化出人形。

为此,可是急坏了梅树精以及梅十三娘的那十二个姐姐,整日四处打听有没有什么灵丹妙药能为梅十三娘修炼提供助力。

后来,幸得一只老乌龟精的指点,以梅树精损耗自身上千年修为的代价,终于在一个月圆之夜炼化出了一枚冷凝香丸,渡入梅十三娘的体内替代内丹用以凝聚灵力。

五百年过去了,梅十三娘终于从枝头一跃而下,化作一位活泼俏丽的少女,奔跑在茂密的山林间。

梅十三娘觉得自在极了,浑身充满了力量,根本止不住飞驰的步伐。苍翠的幽谷中,涓涓的溪流边,处处留下一抹粉红色的身影。

不知道过了多久,梅十三娘终于在一处溪水边停歇了下来。低头打量着自己倒映在水面上的影子,梅十三娘忍不住兴奋地想要伸手去触碰一下,却被突然出现在水下的物体给吓了一跳。

梅十三娘退后了两步,看着一个脑袋慢慢从水中浮现了出来。那是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男孩子,一双眼睛紧闭着,正皱着眉头呻吟着。高挺的鼻梁和略显消瘦的脸庞,梅十三娘觉得看起来很漂亮。

眼前的这个人与梅十三娘之前所遇见的那些山精野怪很是不同,他不像他们那般矫捷有力,甚至连五百年前的自己都不如,看起来十分虚弱,彷佛随时都会彻底失去生机。

梅十三娘看着他无奈却又不甘的样子,就彷佛看见了当初那个自己,不由得心中一动,决定要帮帮他。

梅十三娘费力地将他从水中拖了出来,又尝试再三终于使出了一个法术,才将他贴在身上的湿答答的锦袍烘干。可是那人仍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梅十三娘担心他会死去,便附身渡了一些灵力给他,就像是之前那五百年里母亲姐姐们经常对自己做的一样。

第一次使出法术的感觉很玄妙,梅十三娘很喜欢这种状态,于是便想尝试更多。

梅十三娘在还没有幻化出人形的那五百年里,看多了野兔精、山鸡精等在山林里生活的场景,知道要搭一个茅草棚子挡风遮雨,还要找些吃的东西。

借助法术的力量,这些都难不住梅十三娘,尽管中途失败了好几次,半个时辰之后,一个歪歪扭扭的茅草棚子还是成功地搭建了出来。

为了能捉住几条鱼,梅十三娘跳进溪水里奋战了好半天,身上的粉色纱裙全都被打湿紧贴在了身上,少女曼妙的身体曲线变得一览无余。

梅十三娘开心地提着鱼儿上了岸,完全没有察觉到一直躺在茅草棚子里的那个人已经悄悄睁开了眼睛,正在暗自留意着她的一举一动。

梅十三娘苦恼地看着手里的鱼儿,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弄熟它。尝试了半天,好不容易变出了火来,却险些烧到自己。

看到这里,那少年忍不住咧了咧嘴,无声地笑了起来。

最后,梅十三娘终于成功地将几条黑乎乎的烤鱼留在了少年的旁边。

少年看着梅十三娘飘然离去的背影,吃力地坐起身来,拿起一条烤鱼放到嘴边。

黑乎乎的烤鱼还带着鱼鳞和内脏,如若放在平时,少年肯定是看都不会看一眼。可是,对于刚刚经历过血腥厮杀而死里逃生的自己来说,少年觉得嘴里的烤鱼就是此生品尝过的最为可口的美味。

梅十三娘顺利幻化出了人形,对于梅树精和她那十二位姐姐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大家都送了许多珍奇的宝贝给梅十三娘。什么炫彩百法衣,千年灵草汁,养气滋神液……林林总总门类繁多,甚至还有梅十二娘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一个百毒不侵的大药丸。要知道梅十三娘她们身为精怪应自然造化而生,本身就不惧草石之力,真不知道梅十二娘弄来这种大药丸来有什么用。

以往梅十三娘也收到过不少的礼物,大多数都是把玩一阵等新鲜劲儿过后就随手交给梅树精收制起来了。这次,梅十三娘收完礼物却兴匆匆地抱着东西跑到了那少年的茅草棚外面,还随意地将手中的宝贝分散放置到了草地上。然后,又躲到一旁的角落里,暗自观察起了少年的反应。

梅十三娘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早已落到了少年的眼中。所以,当看到少年故意对眼前的宝贝视而不见时,梅十三娘急坏了,恨不得跳出去问个清楚。

好不容易等到那少年躺下休息,梅十三娘便迫不及待地现身将地下的宝贝收集起来,直接放到了上次搁烤鱼的地方。既然上次的烤鱼都被少年吃掉了,那这次没理由看不见这些礼物吧。

最后,梅十三娘如愿以偿看到少年收起了那些礼物,却没有注意到少年那微微上扬的嘴角。

一转眼,少年已经来到山谷一月有余了。梅十三娘生怕自己吓到少年,一直没敢直接现身,只是躲在暗中加以照顾。

精怪们的乐园,自然并不适宜人类生存。少年的到来早就引起了其他精怪的注意,其中黑熊精是最早发现少年存在的。

那天黑熊精带着自己好不容易寻得的百年蜂王神浆来找梅十三娘,寻着气味来到山谷发现了少年。黑熊精原本准备扑上去一口了结了这个人类,却被梅十三娘冲过来制止住了。

黑熊精提着蜂王神浆手足无措地看着眼前怒气冲天的梅十三娘,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惹到了她了。后来见梅十三娘把自己送来的蜂蜜悄悄搁到了茅草棚子里,这才明白原来这人类是梅十三娘新养的小宠物,怪不得会对自己大发脾气。

为了彻底求得梅十三娘的原谅,黑熊精再三向梅十三娘保证从今以后绝对不会再打她宠物的主意,甚至为了避嫌还特意在整个精怪领地通知了一圈,让大家都知道梅十三娘养了个人类宠物千万不要误伤了他。

梅十三娘这才算是转怒为喜。可怜在精怪中间一向威风八面的黑熊精,从此竟沦落成了一个小小人类的保镖,还生怕他伤着累着了再惹梅十三娘生气。

山谷中的这些日子对于少年来说是与以往完全不同的体验,那个拥有奇怪法力的精灵般的姑娘也不同于以往自己身边的那些人。少年心里生平头一次开始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似乎被困在山谷中的这些日子也因为那个姑娘的到来而变得明快起来。

少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喜欢上了那个看起来有些傻兮兮的山里姑娘,只知道一看见她就心生欢喜。他想要带着她走出这偏僻的荒芜山林,去属于他的天地里享受那世间无上的尊贵荣华。

这天,梅十三娘又忍不住悄悄跑到了少年的茅草棚子。可是,左等右等,却始终不见那少年的人影。梅十三娘担心极了,连忙召唤黑熊精前来问话。可是任凭黑熊精如何赌咒发誓,梅十三娘就是不肯相信少年已经偷偷逃走的事实。

后来,黑熊精领着梅十三娘寻着少年的气味一路追查过去,又得了野兔精和槐树精的指认,才算是彻底死心。

精怪领地自有规定,精怪们终身不得踏出领地一步,否则立即便会遭受天火焚烧之苦,直至魂飞魄散。

看着躺在茅草棚子里伤心欲绝的梅十三娘,黑熊精心里恨死了那个可恶的人类,发誓下次再遇见他一定生吞活剥了他不可。

此时,梅十三娘并不知道,自己无意间救下的那个少年并不是个普通人。他叫敖战,是人类帝王的第三个儿子,也是最受宠爱的王子。先前由于老皇帝病重,遭到上面两个哥哥的嫉恨,被逼无奈才会从山巅飞身跃下。

由于山谷中终年毒瘴弥漫,敖战的那两个哥哥料定他坠落后必死无疑。如今事情已经过了一个多月,老皇帝也已经病故,此时那两人为了争夺皇位,正斗得你死我活。

而原本应该死去的敖战,却突然出现在了朝堂之上。敖战本就权势最盛,上次存粹是由于过于轻敌才会受害,这回暴怒之下的雷霆出击,很快便平息一切顺利即位为帝。

新皇登基,所下的第一道旨意便是大军开进南山之南的烟瘴之地。对于这个听起来有些荒谬的指令,朝廷内部起先响起了不少的反对之音,却都被新皇给强势镇压了下去。

金碧辉煌的宫殿深处上,少年天子遥望向南山之南目含深情,表情似水般温柔。

梅十三娘之前赠予的那枚百毒不侵的大药丸被皇帝命人研究出了配方,尽管药材珍贵稀有,举全国之力却还是另行配出了若干份。因此,人类大军得以顺利地深入到了山林深处,开始一步步向着精怪们的领地蚕食。

人类的入侵,委实惹恼了精怪们。他们一个个施起法术,用迷魂阵困住人类然后再加以幻术迷惑他们的心智令其自相残杀,也曾一度阻止了人类大军的推进。

可是人类大军实在是太多了,杀完一批又来一批,而精怪们的法术却需要长时间的修炼才能补充灵力。于是,活着的精怪越来越少,入侵的人类却越来越多。

甚至还有一些精怪被人类活捉了去当成了宠物,这其中就包括梅十三娘的几位姐姐。

最后一战,遍体鳞伤的梅树精和黑熊精紧紧护着身后惊恐的梅十三娘逼近了领地边上。密密麻麻的人类军队此时突然向两侧散开,中间施施然走出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梅十三娘救过的那个少年。

他迎风而立,笑脸俨然,向梅十三娘缓缓伸出手来。

梅十三娘歪着头不解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带着无尽的疑问,转身跃出了精怪的领地。

“不要!”梅树精和黑熊精伸手想要拉住梅十三娘,却还是慢了一步,只能惊恐地看着梅十三娘被天火吞噬。

黑熊精没有迟疑,他伸开双臂扑向天火之中,想要用力拥抱住梅十三娘那逐渐消散的身影。不过刹那之间,魂魄连同本体一起烟消云散,一切重归虚无。

呼啦啦的燃烧声里,只留下梅树精伏地痛哭的身影。

少年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在自己的眼前发生,痛心不已,却完全无力阻止。他原本不过是想带着心爱的姑娘一起去自己的属地过富贵生活,却没想到会是这般惨痛的结局。

与当初的突然来临一样,人类大军又突然纷纷退去,那些被抓的精怪也一并被放了回来。精怪领地被皇帝下令从此设置为了禁地。凡擅入者,杀无赦。

后来,皇帝慢慢老了、死了,这场离奇的征战便也开始被世人所彻底遗忘。仿佛一切原本就从未发生过一样。

彼时,世间繁华如昔,山中空寂依旧。

这天地之间,却再也找不到那抹粉红色的俏丽身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