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的罂粟花

这是金三角一个普通的夜晚,屋外有几张已经风干的人皮,在树上挂着,随风飘荡。而屋内则有一场盛大的家宴正在热闹地进行着。

“阿蛇,你真是艳福不浅啊!”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说道。

“龙哥,你才是艳福不浅,后宫佳丽三千啊!”被唤作阿蛇的瘦长男人回道。

“没用,没用,都赶不上你那一个。”高大汉子目不转睛地盯着一个女人看。

这个女人真的生得奇好,天使脸孔,魔鬼身材,男人只稍看上一眼,那魂儿便已经被她完全勾走。

“阿蛇,你是如何得到她的?”高大汉子对那个女人已经不能自拔,眼里心里全都是那个女人的影子。

“龙哥,说来话就长了,她对我来说不是一般的重要,她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瘦长男人认真地说道。

原来,这个被叫作阿蛇的男人,是金三角的一个大毒枭,人称苍蛇。而正与他对话的那个汉子是另一个更大的毒枭,名叫涅海龙。这苍蛇前段时间偷偷潜入中国境内,然后与一个大毒贩就第三代毒品谈合作,结果被中国的缉毒警察发现,跟着就一路逃窜,跑到了云南西双版纳景洪市的一座大山里。而在他被围困了数日后,由于饥饿,他误食了山中的一种毒野菜。然后,在他头痛难忍地于地上翻滚之时,不慎从一处山崖跌落,结果非但没有把他摔死,反而还被一个女人救了。而这个女人,就是涅海龙眼中那位芳华绝代的大美女。

当然,苍蛇并没有告诉涅海龙,他误食毒野菜而得了的头痛症并未完全好,因为他们虽然表面上以兄弟相称,结盟在一起,然而实际上彼此暗地里都巴不得对方赶快出事,然后借机可以吞并掉对方的地盘。

“哇,那她真的是你的救命大恩人!”涅海龙口是心非地说着,“兄弟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而这福该是洪福齐天了。”

“呵呵,谢谢龙哥吉言了,不过还得靠龙哥你多关照才行。”苍蛇恭敬地说道。

“哪里,哪里,一起发展。”涅海龙假惺惺地说着,“那兄弟你中的野菜毒治好了吗?要不要我去找个好的大夫帮你看看?”

“不用,不用,谢谢龙哥美意,有桑秀帮我治疗,没什么大问题。”苍蛇婉拒道。

“桑秀?桑秀是谁?”涅海龙问说。

“就是她了,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现在的老婆。”后一句话,苍蛇还特意大声地说了一下。

“哦,她还是一个医生?”涅海龙有点惊讶。

“龙哥,不是所有靓女都只有一张漂亮的皮囊,人家家里可是三代行医,而且还是中医,厉害着呢!”苍蛇自豪地说道。

“哇,阿蛇,你小子还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运气好到没边了!”涅海龙嫉妒地咬牙切齿。

“呵呵......”苍蛇一脸得意地笑着。

整场宴会下来,涅海龙都心不在焉,他完全沉迷在桑秀的美色中。更令他受不了的是,不知桑秀是有意还是无意,总会时不时往他的方向上瞟过来几眼,这让他浑身酥麻,心潮澎湃。

就在宴会快要结束的时候,涅海龙的大老婆找到了他,并告诉了他一个天大的秘密。原来,她刚才与桑秀聊得很投机,于是便顺口说了涅海龙自从生完第一个儿子后,就再也不能生育的事情。而桑秀听了,却说她有一道祖传的秘方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需要她亲自照料病人,因为她得根据病人用药后的情况,及时不断地调整药量的配比和煮药的方式。这期间,一点差错都不能出,要不然就达不到效果了。而且一个人一辈子只能用这种方法治疗一次,而一次就是一个疗程。这一个疗程,还因人而异,有的人只要几天,有的人却要很久。然而,无论成功与否,以后再用就没有效果了。

当涅海龙的大老婆听了桑秀的话后,便马上跑来告诉她的丈夫。而涅海龙闻之,立马就喜上眉梢,笑逐颜开。真是天助我也。他心中暗暗狂喜道。

于是,他便以请桑秀帮他治病为由向苍蛇借人。而苍蛇心中当然是老大不愿意,一方面,他现在一天都不想离开桑秀,因为桑秀除了美貌,她的床上功夫更是了得,让他根本欲罢不能;另一方面,他的头痛症也没完全好,还需要桑秀每个月在他的脑袋上针灸一次。而最为重要的是,苍蛇知道心怀不轨的涅海龙一直垂涎于桑秀的美色,他可不想自己最喜欢的女人被人夺走。但他更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的实力还远远比不上涅海龙。于是,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他只能做出了妥协,同意借人,但只答应涅海龙桑秀去他那里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之后,无论什么情况,他都会亲自到涅海龙那里把桑秀接回来。

其实,涅海龙早就算到苍蛇会同意,只是没想到他会这么爽快地就答应了。他直呼苍蛇是好兄弟,他一定不会忘了他的情义。

当桑秀要跟着涅海龙离开的时候,她用幽怨的眼神看向呆在一旁的苍蛇。而苍蛇不敢接她的目光,一直在躲躲闪闪。于是,桑秀仿佛为了报复他似的,由原先闷闷不乐地缓步向前,变成了有说有笑地与涅海龙并肩而去。

就在苍蛇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的时候,便大发脾气,他失声狂骂道:“王八蛋,竟敢抢我的女人,再过段时间,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当桑秀在涅海龙那里待到第7天之时,苍蛇派到涅海龙那边的卧底回来禀报说,涅海龙把桑秀给睡了。

顿时,苍蛇就爆了!他立马要让人把暗藏中的导弹车拉出来。此时,一个类似军师角色的人赶忙上来阻止,他说:“老大,万万不可冲动,虽说我们现在也有了导弹,但数量并不比涅海龙那边多,一旦开战,最终只会是两败俱伤。”

“那怎么办?涅海龙都已经骑到我的头上拉屎拉尿了!”苍蛇气得直抓狂。

“只能先忍着了,老大。等再过一个月左右,第二批导弹送来的时候,我们再炸他个底朝天!”那人也愤愤地说道。

“干他娘的,去把我小老婆叫来,老子要泄泄火!”苍蛇嘶吼道。

当苍蛇放空了身体,彻底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后,便打了个电话给涅海龙,说明天要亲自过去把桑秀接回来。然而,涅海龙却告诉他,现在正是治疗最关键的时候,他不能让桑秀离开。

而其实,回来的卧底已经向苍蛇汇报过,给涅海龙治病的一个疗程已经完成。这涅海龙就是明着睁眼说瞎话,他这是想要完全地霸占桑秀。

此时,苍蛇又气得七窍生烟,但他强压着怒火,口是心非地告诉涅海龙,如果他真的喜欢桑秀,就把桑秀送给他,所谓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不过得让桑秀每个月回来一趟,因为他需要桑秀继续为他治疗头痛症。

而涅海龙万没想到苍蛇会忍痛割爱,顿时便欣喜若狂,至于苍蛇让桑秀每个月去他那里治病一次的要求,当然立刻就答应了。

当苍蛇挂掉了电话,看到那个军师赞许的眼神,立马便冲了过去,然后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边打,边嘴里还骂着:“干你娘!就你聪明,就你话多!”

时间在苍蛇痛苦的煎熬中流逝,好不容易等到约定的时间,桑秀终于回来了。然而,她的身边却跟着好几个全副武装的雇佣兵。看来,涅海龙也担心桑秀有去无回。

为了能让桑秀替自己专心地做针灸,更为了能和她单独地相处一会儿,苍蛇对那些雇佣兵发了狠话,让他们都到屋子外头安静地待着,否则如果影响了他的治疗,不管他们是谁派来的,他都立马干掉他们。

而这些雇佣兵虽然都已全副武装,又身经百战,但他们深知,就他们这几个人,根本不是苍蛇众多手下的对手,何况这些人又都是毒贩,都是亡命之徒。他们只管保证把人安全地送过来,然后再完整地带回去,就算交差了,没必要在这个疯狂的地方把自己的性命丢掉。所以,他们都只留在屋子的外头守着。

“秀,在那边过得还好吗?”苍蛇摸着桑秀的手问。

还有 73% 的精彩内容
支付 ¥1.00 继续阅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是的,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喜欢着你。 但是,幸好,当我再一次了解到我们不可能的时候,我的心不会再像当初那么痛了。...
    诺尔港的章鱼王子阅读 156评论 2 3
  • 初二的时候,学校要求重点班的学生都住校,小埃自然是其中一员,尽管之前的求学生涯小埃都很独立,从一年级开始,她每天早...
    蒹jia阅读 414评论 2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