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说:情侣间不怕吵架,怕的是吵架的方向错了。

工作原因,我又跟我远嫁重洋的师姐扯上了联系,不由得也想起了她那神仙似的爱情。

师姐的爱情确实很传奇,而我有幸也是她爱情萌芽的见证人之一。

师姐比我高两级,当我还在老老实实上课的时候,她已经在准备开题报告,过上了接近于放假的生活,除非系里有大事,一般不会惊扰到她。那年十一月,她看了看系里的日程,只有几个讲座,但是也是可以翘掉的那种,便大着胆子去香港办了签证买了机票飞到美国,准备大嗨两个星期。她已经租好了车,准备去美国的田园风光里尽情放飞自我。然而只“飞”了一半——约莫一个星期过后,邻系两个研讨会同时开,缺少人手,需要紧急从我们系征调有参会经验的学生做工作人员。找到师姐的时候,她无论如何没有胆子说自己在度假而不是乖乖呆在学校准备论文,只得迅速买了机票往回飞。

研讨会正式开始的前一天下午,是参会教授办理check in的时间。第一位参会教授到达酒店的时候,师姐也正好抵达。

随后便是等待下一位教授。一般开始的时候,教授到达的间隔都比较长。我们百无聊赖的坐在沙发上,听师姐讲短暂旅行的快乐时光,好心情被打断的不爽,没有随机应变扯谎的懊悔。

“你们说,我怎么没有想到说在外地收集资料呢,既不用回来,又显得上进。”她简直要捶胸顿足了。

“谁让你没想起来呢,现在想起来也没用了。”我们在一边纷纷给她泼冷水。

“这还是在飞机上,坐我旁边的美国人说他要到中国来学习,给论文收集资料,才启发了我。”她说:“不过被启发的时候也晚了。”

“天呐,这美国同学真是太上进了。”

远处仿佛是一位教授走了过来,走近了才发现不是,我们只得又悻悻的坐了下来。

“说起来这个人倒挺有意思,不过我觉着他是个骗子。”师姐兴致勃勃的说:“他在飞机上,就一直想跟我搭讪,问我家乡在中国哪里,问我学什么专业,读哪个大学,然后又跟我讨论问题,五花八门的,一开始我还回答他,后来我就有警惕心了。我就表示很疲惫,需要休息。结果下飞机之后,他还要缠着我,一直跟在我后面,问我回不回学校,还问咱们学校怎么走。我实在心里发毛,胡乱给他说了一通后便匆匆跑掉了。连地铁都没有坐,拦了一辆出租车便往学校赶。”

师姐还没说完,已经又有教授抵达了。五六点的时候更是抵达的高峰期,我们便都忙碌起来。

七点是晚餐时间,这在邀请函里标注的很清楚,所以教授通常都会在七点前抵达,不参加晚餐也会提前通知主办方。可时近七点半,还有一位与会者迟迟未来,核对了一下不参加晚餐的名单和当时的邮件往来,这位与会者是明确答复要提前一晚到达的。

师姐让我们去准备别的工作,她一个人在大厅等着就可以了。接近十点的时候,师姐才回到办公室,而且神色也有点不太自然。

“这个人,居然就是飞机上坐我旁边的人。他导师临时有事,便派他过来了。”师姐说:“所以他才打听怎么来学校,我竟然给他诓别的地方去了。他也傻,问来问去,问到现在才来到。”

接下来开会的几天,两个人都坐在一起。会议结束后的半天游览,也是师姐带着他一起游玩。接下来的事情似乎有些意料之中了,两个人从写邮件,到WeChat,到打电话,就这样开始了跨国之恋。

他为了师姐苦练中文,希望让自己得到对方家庭的认可;师姐也在努力说服自己的家人,让他们不要担心自己……一切都在美好而充满期待的进行中。只是神仙似的爱情,主角也是凡人,也要食人间烟火。既然有锅碗瓢盆,就难免有磕磕碰碰。两个人大到婚礼习俗的差异,小到请柬的设计,统统都要battle一阵,从谈婚论嫁到最终礼成,两人吵过无数的架,顿顿不可开交。

有人好奇为啥他俩整天吵得脸红脖子粗,最终还能结得了婚?师姐说:“这么说吧,比如我们吵架正酣的时候到了饭点,我们会马上停下来问对方饿不饿。不同的思维模式、不同的想法在一开始碰撞的那一瞬间真的很难相容,而且我俩都是急性子,所以争吵避免不了。但是争吵的方向,可以是为了批判对方、伤害对方,也可以是吼出自己的思想,让对方重视自己。慢慢的,我们就能心平气和的去寻找契合点了。总之,想法不同不要紧,以人为本就一切都okay。”说完后,师姐意味深长地眨了眨眼睛。

是的,我们要明白,当在和另一半争吵的时候,是我们vs问题,而不是两个人之间的对战。如此,爱情才能不失色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