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只猫有他的脾气

家里两个毛孩子,脾气大不相同。

他们来的时候,差不多大小,差不多模样,我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只能靠尾巴来分辨他们。但那个时候他们的脾气秉性,就能看得出不一样来。这两只猫是自己来我家的,据说是桔桔领着麦麦。桔桔很有主见,从一开始就想清楚要给自己找爸妈。至于麦麦,完全是看桔桔眼色行事,桔桔去哪里他就跟到哪里,也成了我家的孩子。进了家也是,桔桔黏人,天天都要挨在我们身边;麦麦皮,跑来跑去,要跟人保持一点点距离。桔桔从来不叫,性格霸道,吃饭时吃一碗踩一碗,我总担心麦麦在桔桔淫威下吃不上饭。谁知道,长着长着,麦麦就比桔桔快多出一只成猫的分量了。

刚来家的小不点桔桔

一脸憨厚的麦麦


他俩从小在一起,打架跑酷是每天必做的功课。小时候两个小家伙个头差不多,但是麦麦天生大脚丫,再加上是男孩,老是压着桔桔打。那时候我们总担心他们打架没分寸,经常拉偏架。但那时候桔桔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挑头打架的基本都是她,完全不怕疼。后来体重和身段都慢慢拉开差距了,麦麦却因为胖而失之灵活,又是和桔桔打成平手。只不过现在,桔桔倒是越来越沉静了,很少会主动挑头打架。而麦麦却似乎只长了个子没长心智,还是像一个小孩子一样贪玩。

有阵子他俩都热衷于跑出去,我家因为经常收快递,开门的机会很多。那时候一到开门就如临大敌,基本上必须得两个人一人抱着一只猫,才能放心把门打开。但猫越长越大,想抱也不一定抱的住,有时也只能去楼道堵猫。我记得有一回晚上,等我去楼道找猫,桔桔已经爬了半层楼,我站在下半层楼梯喊她,她凑过来也给我抱,回家后忽然想起,如果当时没抱紧,桔桔极有可能会从楼梯栏杆的缝隙摔下去,顿时吓出一脑门汗。

那段时间我的淘宝浏览记录基本都是宠物围栏,但玄关太小,他俩爬高上低的本事又太大,围栏还贵,我颇犹豫了一阵子。结果在犹豫的过程中,两只猫先后做了绝育手术,竟是极少往外跑了,也省了一笔钱。

从小公猫变成小公公猫后,麦麦的黏人程度直线上升,基本上一定会和我们待在同一个房间,还时不时地露出肚皮求抚摸,简直从高岭之花到死皮赖脸。但还是不太喜欢让人抱,且不跟我们挨得太近,总要保持一个微妙的距离。比如飘窗到床,比如电视机柜到床,比如沙发的这头到那头。夏天热,我总想让他来空调间凉快,他却要睡在门口,也是维持着一个距离看着我。他小时候我不习惯,总想抱他,现在适应了,每次麦麦肯屈尊降贵地挨着我,倒是让我受宠若惊。

桔桔做完手术后也有些不一样,先生说桔桔的性格变不好了。她本来是特别特别相信人的,又温柔又听话,手术之后胆子变小了,看到不认识的人会躲。可能母猫做手术,真的太受罪了。还有一个变化,以前桔桔不叫,现在喜欢说话了,每天喵喵地,有什么事都会一边叫一边跑过来。我们推测,她以前太小,缺乏安全感,所以不叫,怕被敌人发现;现在她大了,也知道在家里没人会伤害她了,就恢复本性开始说话了。看看桔桔那截断了的小尾巴,这种推测真叫人心疼。

恢复爱说话的本性之后,桔桔比麦麦叫得多了。每次听到她叫,我冲他们招手,桔桔就一路喵喵喵地跑到我身边来回蹭,而麦麦跟在后面,选择好距离就停下来看我。每当这种时刻,我是相当难熬的。一边摸着桔桔的小脑袋夸她是好宝宝,一边小心翼翼看着不远处一脸严肃的麦麦,我总觉得他脸上像是挂了一丝委屈,让我很是心虚。好几次不得不主动过去他身边,也摸摸他的小脑袋夸他好宝宝。然后麦麦就往地上一躺,顺势露出雪白的肚皮求抚摸,真是哭笑不得。明明还是已婚未育,我却好像懂得了二娃妈的心境。

长大的桔桔依然妖娆

威风麦麦


有变化的也有不变的,比如麦麦还是一如既往的憨厚(或者说傻缺?),桔桔也是从小到大的温柔。麦麦很单纯,喜怒哀乐全在脸上,高兴不高兴的原因基本我们都能猜个大概,可以说是非常好懂了。也因为傻乎乎,总是做出一些叫人忍俊不禁的事。比如睡觉会翻个身掉下来,跳上桌子时会失手摔下去,跑酷时不小心撞上玻璃茶几等等,每天不知道带给我们多少欢乐。而桔桔聪明又温柔,可有时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卫生间的窗户开着通风,桔桔经常会坐在窗前,隔着纱窗看向外面晃动的树叶,非常专注。

我看着她的背影,有时会想,她在看什么,她是不是很向往外面的世界呢?她在家里,是不是不开心?可我无法跟她对话,如果她真的是想奔向自由,我也无法满足她的愿望。这样的想法让我难受,可我没难受完,她转身看见我,又喵喵地跑过来,用她的小脑袋蹭我的手。让我坚信,我一定是想得太多了。

据说,品种猫因为血统纯正,每一个品种都会有一些显著的性格特征;而土猫不一样,每只猫都有自己的脾气。我的两个毛孩子就是这样,他们脾气不一样,长着长着脾气还会变。要是说他们的可爱之处,说他们带给我的幸福与感动,岂是我这样写写字能写的完的?而我知道,他们一直一直,都会是我们最珍贵的宝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