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上的女人(二)

    第一次见到玮,是在朋友的美容院里。当时的玮穿一身牛仔服,染成亚麻色的短发很夸张的飞扬着。脸色发红,象喝了酒或天气热造成的,高鼻梁大眼睛,不是传统审美的美女,有点儿象少数民族(其实不是)。说话做事风风火火,走起路来象踩着哪吒三太子的风火轮,完全女汉子的形象。

    朋友让玮给我做个背部的推拿按摩,美容室内就我们两个,很自然的聊起了天。

    在这个盛产装载机的小镇上,玮做的却是食品生意。这生意一做十几年,赚钱不少,车、房都买了,玮也做累了。终于在奔四的年纪,转让了店面,到美容院工作。

    女人的话题永远离不开家庭和孩子。做完按摩,我们索性坐下来聊起了家常。玮拿出手机给我看她的漂亮女儿,小姑娘上初中了,也是红红的脸蛋儿,大眼睛,很乖巧的样子。说到孩儿她爸,玮很无奈。用世俗的观点来看,这是一个“没本事”的男人,在镇上一个小工厂上班,安于现状,没有上进心,家里家外都是玮来操持。关键是两个人很难交流。玮说,跟他说话特别累,你说东他说西,啥啥都不懂,一天天的就知道上班下班回家看电视。

    听她说了一会儿,我看着她的眼睛说:你的婚姻很容易出问题!玮愣了一下,下意识的垂下眼睛看着地面。也许是我知心大姐的样子和外人的身份让她觉得放心,玮抬起头看着我,象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姐,你看我能离婚吗?”

    玮说,去年开始有个异性朋友,比我小九岁,我们很聊得来,跟他在一起很开心。我这四十岁的人了,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动心,现在知道了。我想离婚,我只要孩子和够我们生活的钱,其他都留给孩子他爸。可是我要提出离婚,我们家就得塌了天,孩儿她爸对我太依赖了。我在这里也很难再待下去,所有人都得骂我,因为老公除了没啥本事,对家里对孩子都是出了名的好。可是我真的不想再忍了,你知道两个人没话说有多难受吗?一个大男人靠我撑着这个家,我太累了。最近我一直在纠结要不要离婚,快郁闷死了。姐,你看我能离婚吗?你看我能跟那个人结婚吗?

  看着玮期待的眼神,我苦笑不已。四十岁的年纪十八岁的心,婚姻这么重要的话题,且让我换一杯新茶,我们从长计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