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的手术

       已过去很多年,那次的痛苦还是不时浮现出来,据说美国人拔牙都全身麻醉,因为痛苦记忆是一种伤害,以前看这段话只觉得是美国人矫情脆弱,直到自己发现痛苦的深刻影响

      那年鼻炎久治不愈,去医院检查是鼻甲肥大,医生建议保守治疗,开刀切除有一定风险,鼻腔很多血管,手术一旦出问题,需要提前准备输血,准备放弃后不久看到报纸上广告,激光切除无痛……,

     既然不疼 还是去动手术吧

      检查完毕后准备手术,到医院才发现,这手术通常20分钟左右,熟练的医生一天做好多个,走廊上站了不少等待手术的患者,此时,手术室内传来小孩撕心裂肺的哭声,这哭声弄得走廊上等待的患者心神不宁

我和旁边等候的几个患者聊起来

""听这动静  真的是很疼啊"

"广告不是说 无痛吗?""

"放心 等我进去  我会努力做到哭的比这孩子声音小点"

其他患者莞尔

开始注射麻醉,我挨了一针,忘记注射的是鼻腔还是口腔,不记得了,据说痛苦会令人丧失部分记忆,麻醉是局部的,注射完还没开始手术,我仍然在走廊和其他患者聊天,逐渐发现麻醉生效,我说话怪怪的,实际就是大舌头那种

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好笑,我在那说个不停,逗大家开心

逐渐的,我笑不出来了

因为,我感觉麻醉正在失效,我说话已经越来越利索了,急忙和护士说,

护士说   ""下个安排你""

我坐在椅子上,背紧靠椅背,由于手术在鼻腔,口微张用来呼吸,

疼痛袭来,手紧紧握住扶手,不敢动,我想起以前那医生的警告

血管多,容易大出血

手指出汗,努力握扶手保持不动

疼痛像是从天灵盖放入一个钻头,钻头慢慢深入,把骨头钻开钻进来,搅动脑浆,……,

神经像是放在火里炙烤,手术时断时续,我从一身冷汗到大汗淋漓

@#$%$,一辈子说过,没说过的脏话都浮现在脑海里

这就是传说中的无痛手术?

痛苦令人想晕过去,可又不能晕,我得保持不动才行,这就好比

虽然满手鲜血 还得紧紧握住利刃

某个瞬间,肌肉开始抽搐,无法控制的抽搐!

鼻涕 泪水 也许还有口水都流出来

那二十分钟的手术,我宁肯用一年的寿命来交换

-----------------------------------------------------------------

善意提醒大家 

1  动手术一定要去正规医院,别相信报纸的广告

2  麻醉不是小事,一定和医生做好沟通

手术没用,大概一年后 我的鼻甲肥大又复发了,好在不严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