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到极致轻飘飖

一大早搭了学校的小货车到镇上,坐小巴去了久违的小城市里,此行的目的是看中医调理身体。我知道特殊时期肚子可能会痛,但没想到从挂号转至被医生望闻切问到开方、缴费、取药,系列过程中,生理期的疼痛逐渐加剧,额头满是虚汗,我以为凭我的耐受力挺一挺坚持一下会有所缓解,奈何在领了方药回去医生办公室的时候已无法坐立,医生是个很热情的老太太,着实吓着了,给了我一片暖宝宝贴在肚子上(但我坚持贴在了屁股上,因为生理期我最喜暖的位置我最了解),赶紧让我躺在靠窗边满是阳光的小床上,怕我嫌脏,还给我铺了一张报纸垫在头下面,我内心当时波动了一下下——怎知我脾性?躺下来的滋味也不好受,我的心里暗示和安慰也没能缓解愈烈的剧痛,医生见我坐卧难安,过来给我按足三里想帮我分解,奈何痛感依旧,浑然轻飘飘躺到那里微微寻思“怎么了,怎么这样嘞”?然后胃里轻轻一阵翻滚作呕,于是趔趔趄趄飘到门外的垃圾桶蹲下来不由控制的呕,呕出来的似乎是一股气和一点点刚刚喝的水,居然没有不好的味道(我确定,因为我对自我的嗅觉和味觉都很肯定),似乎觉得那时的自己很享受很专注,外在的感官知道被来往行人注目,可我的意识只有自己飘飘然的,那一刻像出离了躯壳,犹如我在另一个空间观察这个身体所处的空间,我的身体依旧可以行动自如,只是少了灵魂,我的外在痛感随着几下作呕(是否释放的是寒气或浊气呢),已瞬间轻松,但是肢体无力,我依旧躺在了那张阳光小床上面,慢慢的接受着暖暖的光抚,我的呼吸有点重但很均匀,我的意识只在我的整个身体上,我虽可以听到医患的交谈,虽可以感受到医生对我关注的放下了心,虽感觉到她看得到我平静的躺在那里似睡非睡的游离着意识……是的,我在恢复着……而且很享受那种意识警醒又出离的当下……

然后,我好了哦,什么都不影响,身轻如燕,回到了学校。身体和意识融在一起,有点点发虚,说话袅袅婷婷,头有点重,睡过今晚这一觉就好了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