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变

如今社会稳定、家庭幸福、教育兴盛、大学扩招,大学生满街都是。夸张点讲大城市街道旁随手一捞,三人就有二人是大学生,并无任何稀罕。可是思雅这个大学生却与众不同,因为她是嫁入东村的第一位大学生。这位美女大学生的到来,明显地打破了东村往日媳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惯例。经常日照三竿才懒懒而起,夜深人静还独自网聊甚欢。更要命的是她还经常怀揣一只泰迪狗,款款而行,流连于东村美丽的山村景致中。更更要命的是她置身其间,山村顿时倍感宁静与平和,清山秀水完全沉浸于倩身之中。

如此一来,思雅便成了婆娘们咬牙切齿的吐槽对象。山野婆娘们经得住别人嘲讽,经得住别人不屑,经得住家庭重担,却经不住这样与众不同的美,温馨而舒适的美。忌恨之心不仅涉及到人还逐渐牵连到狗。山村的狗,都是用来看家护院的,粗俗丑陋的那种,灰头土面的那种,见人便仗势狂吠不止的那种。哪想过狗还可以当儿子养。

一个众婆娘唾弃的女人,一条群狗狂吠的泰迪犬。

毛茸茸的泰迪,经常跟着思雅,被抱在怀里。婆娘们总会在背后指指点点,路经群狗会恶狠狠地狂叫不止。婆娘们的议论与群狗的叫唤却似乎有些相似的地方。

这日,思雅又准备“游山玩水”,她那与婆娘们一伙的婆婆,便不冷不热的。因为,她总感觉儿媳妇就应该去家务,应该有东村人祖辈的光荣传统。可思雅却什么都不会。

思雅抱起泰迪正准备出门,却发觉泰迪软绵绵地趴在沙发上。双眼暗淡无光,脑袋抵着前肢,耷拉着耳朵。轻轻抱起时,没有以往那股欢快的气力,而是不加理睬的浑身无力。“泰迪是不是病了?”思雅连忙电话告知丈夫。

丈夫关心地询问着,告诉她:“村中有个文化站,你先抱着去看看。文化站的宣讲员叫文学,是我的同学,我会打电话先与他说明。这几天,我这儿的生意一处理好就回去。”思雅委屈的泪流满面。

思雅抱着泰迪找到文化站,文学已经等候着。狗子望见思雅双眼已经不属于自己,他心想:这是不是天上仙女下凡。

文学瞪了狗子一眼:“去给林女士倒杯茶来。”

文学给泰迪检查一番,结合症状初步判断应该是吃了什么对身体有害的物质。

“林女士,请问你这段时间都给狗儿喂了什么食物?”“狗粮,都是正规的产品。小迪已经吃两年了,从来没有像这次这样过。”

“或者狗儿吃到外界什么不适应的食物?”“不可能,小迪只吃这种进口的食物。其他食物一般它理都不理的。”思雅很肯定的。

“这样吧,林女士,我们去你家实地调查一下,可以不?当然这个得你同意。”文学优雅地询问着,确实眼前站个美女,说话便也十分的注意。“可以的。”


三人来到思雅家。

泰迪的食具是个精致的木盆,纹理清晰,敞口圆底。文学拿起木盆,仔细观察,在盆底刮出一些橙黄色的小粉末。

“林女士,你家狗儿一贯吃食都这样干净吗?”“是这样的,除了今天。所以我倒掉了,你才找到粉末,平时都是舔干净的。”

文学将木盆中刮下的粉末与狗粮进行比对,颜色基本吻合。但是在粉末中却发现有一个小小的黑色尖形突起,对比时发现狗粮里没有出现这种尖形小硬物。

文学挑出黑色尖体问思雅:“这是什么物品?”“我也不知,但我可以确定地说,狗粮中不可能参杂这些东西。”思雅十分惊讶。

“也就是说查清这个小尖物便能知道真相。”狗子适时插话。“可以这样说,我们得去趟西市大学。林女士,请你等我们的消息。”


“林女士,你平时喜欢吃苹果吗?”文学手机里说道。“是的,每天吃一个,这样有利于身材的保持。每天一苹果,医生远离我。这句话你听说过吧?”

“嗯!听过。你每天吃过的苹果核是怎样处理的?”“丢垃圾桶。有问题吗?难道与我的小迪有关?”思雅这才领会文学的意思。难道是婆婆?

思雅虽然知道婆婆总是另眼看她,也知道村里婆娘们的议论,但她并不在乎这些,毕竟自己是大学生,这点涵养还是有的。所以她一直在逃避与婆婆正面冲突,“游山玩水”成为很好的借口。如此一来,更加深了婆媳之间的矛盾。可是针对自己的小迪那怎么行?这是她的心头肉。

文学不愿意挑明,是因为他知道婆媳关系紧张是常有的事。古话说得好“清官难断家务事。”何况思雅的情况,更说明问题。再加上小山村婆娘们唯恐别家不乱的嚼舌,那肯定会埋下祸根。

思雅开始注意婆婆的举动,婆婆清理完垃圾后,将苹果核取出,然后到厨房将它碾碎,小心翼翼地碾着。碾完后,婆婆偷偷地将小部分的苹果核粉参杂进狗粮中。

谁会想到狗粮里有这样的猫腻,思雅倒出狗粮才发现那些不起眼的黑色粉末。其实平时偶尔她也有发现,只是一直以为是狗粮中的附加品,现在知道了原因,心里顿时充满愤怒。可她想弄明白怎么回事。

“那是因为苹果核中含有少量的氢氰酸,这是一种对人体也有害的物质。一个苹果核里含量很少不会有什么害处,但是大量地积存对健康不利。”文学尽量不将字眼涉及敏感的泰迪,但他明白思雅心中一定非常气愤。

“但是你应该冷静地想想,一个小山村里的小老太太,平时连只蚂蚁都不愿意去踩,此时为什么这样做?再想想你自己,都帮老太太做过什么?希望你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与老太太好好谈谈,你的小迪没有什么大碍,休息保养一段时间会恢复。只是你和老太太各自心中的毒,也应该好好的清理一番了。”文学终于说出了解毒的方法。

后来,小山村夕阳下,映衬着美丽的不仅有一位怀抱小狗的大学生媳妇,身旁还有一位老太太。婆娘们不再议论纷纷,群狗们摇头摆尾。

世间万事皆有因果,好与恶都出于心怀。婆媳之间的矛盾,其实是对于共同爱人天平似对爱的拥有。而这共同爱人就是婆婆的儿子,媳妇的丈夫。结婚前儿子是妈妈的全部,结婚后这份爱多了个媳妇来分担。天平出现高低,人心也逐渐浮现出高低。


上一篇阅读:《奇溺》

欢迎阅读“孤独一刀”动物系列小说。您的阅读与指点,是我写作莫大动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最近似乎有点儿恍然大悟了,重点就是在这个“悟”字上,是行动营和新江湖让我“悟”到的,拖延一直是我的心头恨,最近在...
    孙丹丹86400阅读 176评论 1 1
  • 找到了和自己相处的方式 走路。 走长长短短的路,走过宽宽窄窄的弄堂 只要在走 就可以很专注的感受到自己的心情 很安...
    啊啊啊芋头阅读 64评论 1 0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七景鸣阅读 28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