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岁,我接受了“无人营救”的人生设定

成长是一笔交易,我们都是用朴素的童真与未经人事的洁白交换长大的勇气



早上六点多收到老妈发来的红包,祝我生日快乐

以前,我一直以为所有人都过阴历生日,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大部分人都过阳历生日

所以每年到我生日的这一天,只有几个至亲好友知道,就像是进行某一项特殊的仪式,神秘又有趣

小时候在家过生日的时候,妈妈会给我准备一截猪尾巴,说吃了之后好“长尾巴”

如果我还一直在家里的话,我可能已经连续用二十六年吃了二十六截猪尾巴,可是在我十八岁出来上大学开始,这项仪式就取消了

以后的每一年生日,虽然父母都会提醒我自己要自己准备点好吃的,但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就好像突然一直进行的事情被强行掐断了,而这一断就是将近十年的时间

01

从1993年2月17日到2019年2月17日(阴历),是二十六年

辩证的来看,二十六年可长可短,可以是弹指一挥间,也可以是沧海桑田

可不管怎样辨证,时间终归是宇宙里真正永远不可再生资源

以前上学的时候,老师教我们说作家把时间比喻成河流,我们造句的时候,也会把时间比作河流

那个时候我并不理解为什么要把时间比喻成河流,难道只是为了形容时间的浩荡和永不停歇吗?

在我慢慢长大以后,我觉得这个比喻正确又不正确,正确是,时间确实如河流般流动,水把水推走,时间也会把时间推走。不正确是,河流有凝结成冰停止流动的时候,可时间没有

关于时间,我唯一的感慨就是它的浩荡,没有声响

02

今年是我离家的第九个年头,如果它也有虚岁的话,那也是十岁了

抛开大学四年,真正独处的时间也差不多有五年,五年,足够让我诚实的面对自己,知道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也让我明白,这个世界上,我能抓住的只有自己,抓住自己就跟抓住别人是一样的,只能彻底信任、狂热喜爱、真诚赞扬

区别不过是,别人会辜负你,而你不会辜负你自己

所以我很赞同papi酱的人生排序,先把自己放在第一位是对的

前一阵妈妈给我发消息说我可以找对象了,以前从来没见家里催过,可是我一到二十六岁,在家人看来就是迫不及待需要找一个对象了,在他们眼里,二十六岁是一个分水岭

可是我还一直感觉自己是个孩子,这不是撒娇,这是实话,大人以为到了二十六岁,我已经很成熟,可以试着挑起重担,可以考虑承担一个家庭的责任,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很多时候内心真的只是一个小孩子

我可以在工作中在家庭中扮演大人的角色,我也想在生活中,在我自己的人生里,扮演小孩子

很久以前,世界准备好,接受我成为一名大学生

现在,世界准备好,接受我成为一名搬砖工

可人要与世界交手,必须要熟练掌握几个逼真的假动作

过去,我从来没如谁所料。此刻,我也不想自己的未来能如谁所料

03

小时候我一直想成为武侠小说里面的人,可以浪迹天涯,肆意生长,武功极高,侠骨柔情,斗得过世界,赢得了生活

这些年,我好奇又张皇地熟悉着成年人的世界,跟着这个世界的规则别无二致地运转起来

很多以前没有在意过的东西,还是慢慢地侵入了生活。每个人要在生活中遇到的难题,也一个都没逃掉

现在的我,生活依旧千疮百孔,依旧一大堆问题追着跑,解决不了的情绪,求而不得的心愿,那些提心吊胆,那些蓬头垢面,那些假装镇定也都是真的

我慢慢发现,我只能成为看小说的人,普普通通,身无长物,落难的时候,也没有谁出手相助,别人有难的时候,我也没办法成为盖世英雄

我接受了“无人营救”的人生设定。终于领教了世界是何等凶顽,同时又得知,世界也可以变得温存和美好

我最大的勇敢,就是在经受挫折和痛苦的时候,不在人前显示脆弱,实在难过,也是背地里躲起来哭

就像小孩跌倒时,若左右一瞥,没有大人在身边,竟便不哭,干脆自己爬起来算了。有人呵护你的痛楚,就更疼。没有人,你欠矜贵,但坚强争气

04

王尔德说:我年青时以为金钱至上,而今年事已迈,发现果真如此

以前总会想的多,过生日许很多愿望,其实一个也没实现过,估计是觉得我贪心,那我今年就不许其他愿望了,就一个,以后每年也只许这一个,那就是赚钱

很多时候,我发现能让钱解决的问题,真的都不是问题,很多的不快乐、痛苦、绝望也都是因为没钱

虽然说钱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但至少可以解决人生大部分问题

以前爱钱这件事真是不好意思说出口,后来我发现这才是人生最正确的价值观

爱钱的人才是热爱生活的,在满是迷雾的世界里,一直保持热爱生活,是多么可贵的精神

05

二十六岁其实并不能代表什么,它只是把“我”分割成了一个又一个等同的片段,在这些片段里,我可以去试着了解自己

每一年的生日,就像是借助一个参照物,给自己的过去打个分,然后又给自己加油打气

二十六年时光从宇宙中所有事物身上流淌而过,我属于事物,也属于人间的热闹。我见到了欲望和代价的轮回,也快到了传说中该扼住命运咽喉的时刻

但此时毕竟尚早,所有的可能都在来的路上,我不确定自己是否已找到那个温暖而安全的怀抱,也不确定这一趟,到底是笑比哭多,还是哭比笑多

不过都没关系,我依然对这个世界恐惧又好奇,既觉得寒冷,又觉得温暖,我热爱这个世界,就像我一直热爱自己一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