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东华有太多的话想对小白说了。独自一个人的时候,有时候也是幸福的。折颜说了,小白她活在我的眼眶里。没有旁的人跟随,只有他和小白,那是他们的二人世界。小白,你别哭好么?你看我不是好好的么?我的法力恢复得很好,你的眼睛也很好,我好像总能感觉得到你了,你的眼睛就是我的眼睛,我用得很好,我们总是那么有默契。

     清晨,太晨宫拢起了一层薄雾,东华感觉有点微凉,毕竟昨天受的伤也不轻,他也已独自在六角亭坐了一整夜了。

    “小白,你看我多听你的话,我只听你的话,你叫我要爱惜身体,我做到了。现在有点凉了,雾蒙蒙地也看不清楚了,我们现在不看佛铃花了,我们去藏书阁坐坐好不好?”

       东华对着小白永远是这么温柔。

      在藏书阁,那个书案上,有东华近期常常翻看的东西,满满的都是关于小白的记忆。这过去的两个月,他常常就在这里坐着,静静地坐着。那些东西在他眼前,都觉得那么熟悉,总是差一点点,就让他记起。有几次,他坐在案前,拿起画笔想描上一副丹青,但脑子里只有或清晰或模糊的身影,那女子的脸庞,总是看不真切。今天正好,那雷没有白受,就这样他全都想起来了。“小白,你说是不是应该怪你?如果我不要听你的话天天勤吃苦练,如果我能坚持每天自己去受刑,我是不是早就想起你了?还是你在怪我,没有严格遵守对自己的处罚,不够像一个令行禁止的帝君?不过不要紧小白,我先给你记上一笔,等我找到你了,我们再来辩一辩这应该是罚你,还是罚我。如果应该怪你,那还是让我来替你受罚吧。”

       书案上今日摆着的是那副小白制剑匣的图。今日再看,果然明了。“小白,你很懂事,自己能做的事情都不愿假手与我,让连宋也对你刮目相看。他当年曾说如果太晨宫要迎娶一位帝后的话,知鹤就不错。小白你记得么,那年在梵音谷雪桩练剑,那是我就说过,你和她不同,我对你是有不同的期许的。也许那个时候,你就已经是我心里帝后的样子了。我只想着你快点长大,好把你迎回家。”


      东华拿起手边的毛笔,正是那支凤九用她的尾巴毛做的那支红色的笔,在画上的粉衣女子旁,又画上了一只火红的小狐狸。只是,这次,是只九尾红狐。“小白,这只笔你是什么时候偷偷做的?”

        东华心里想着念着他的小白,拂过他和小白留下的记忆。小白,我们一起看看,你看,这是你是小狐狸的时候离开时给我装烤红薯用的布袋;你看,这是在梵音谷被你蹂躏得掉色的帕子,明明是我情急一下变出来的,那绣的“姬”字,真是我当时莫名想念的青丘小帝姬你呀!如果我不变了帕子诓你,你是不是就不会同我生气了?你看小白,这是我们在碧海苍灵一起放的那个风筝,在你离开的时候,我就把它带回来一直放着,我想着我能找到你,和你一起放风筝,我还想着,如果我们有个孩子,带着他一起放风筝,你说的,狐狸仔要有两只才热闹。。。。。。

4.

      今夜(天已亮啊)的东华自觉是幸福的。他终于记起了她,她的小白。往事一幕幕在眼前走过,在心里走过,让他温暖了一整夜,尤其是,那么清晰的痛感最让他幸福:他的小白回来了,她掐了他!!还和以前那么顺手,不舍得掐她自己,每次搞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做梦的时候,就掐他!这次手还下得特别重,是她担心我会以为自己在做梦,所以给我留下点印记,好叫我别忘了她么?

       阳光照进藏书阁,透射出五彩斑斓的色彩,他从这满满的幸福回忆中清醒过来,感觉有点讨厌的晃眼。手臂上的青紫并未消退,按着还有点痛呢,可是东华却无法无视这个现实:昨天,小白来了,又走了!

      小白,你在哪里?能不能告诉我,我怕让你等得太久!


     门外传来重霖的声音:“帝君,太子殿下和墨渊上神还有连宋殿下都来了,正在正殿等您!”

     罢了,先去会会他们吧!

     小白,我们一起啊,看看他们前些日子都是怎么欺负你夫君的,你可要替我做主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