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一夜五更梦》(下)

本文参加【世界华语悬疑文学大赛】征稿活动,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

章节目录:【一夜五更梦 上】

第一章 一更入夜         第二章 二更人定

第三章 三更夜半         第四章 四更鸡鸣

第五章 五更黎明         第六章 清晨无声


第五章 五更黎明

你梦见过未来吗?你遇到过梦境,在现实中一模一样地发生吗?                                                                   ——前言

“不对!这是哪里?我家没有阳台啊,今晚不是没有月亮吗?更远处街灯通明,汽车川流不息。。。”我转身看着室内,凳子歪歪扭扭,桌子上面是床板,灯泡很长很长,而且还是乳白色的电棒,床上隐约有人躺着睡着觉,我感到既陌生又熟悉,好像来过这里,但明明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但不管那么多了,赶紧让自己先睡着,无论如何,明早睡醒一切就都好了。

我蹑手蹑脚地推开落地窗,慢慢地爬上一个空空的床铺。

“蛇!蛇!”我全身的鸡皮疙瘩和汗毛立刻全部竖起来了,我右小臂上凉凉的有东西触摸着我,我想大叫,但却仍旧发不出一点儿声音,可能是在梦里的缘故吧,这时,五条小蛇全部爬上我的小臂,旁边的舍友幽幽地抬起了头,直愣愣地盯着我说——你怎么了?又做噩梦了?他冰凉的手还黏在我颤抖的小臂上。

他继续说着:“你还睡得着吗?睡不着了吧?我陪你聊聊天吧,我失眠了,你梦到鬼了吧?你相信鬼魂吗?”

“嗯”我不敢有太多其他的表达,深怕他认出来——我不是他舍友。

“你知道吗?我的一个好朋友,昨天下午自杀了,而我昨天还在Q上和她聊天,她的空间昨天还更新了,晚饭时,她姐姐告诉我的,还问我知不知道她的Q密码。”他毫无情绪地淡淡地说着,“刚刚我也做了一个梦,梦里她说她想我了,想让我陪她多聊聊天。”

“Q是什么?空间又是什么?还密码?好高级的说。”我心中充满了疑惑,不过我刚从另一个悲伤的梦中脱离,悲伤依然在血液中蠢蠢欲动,所以听到这个消息,不免悲从中来,不禁谈了一声——唉~

“你说,我们每个人都有Q,当我们死了,密码也就无从得知了,也就无法打开了吧?你说,会有人继承我们的Q吗?它会不会永远在网上存在呢?”他继续说着关系不大的细枝末节,“你说,鬼魂是不是在另一个世界真的存在啊?我倒是没撞见过,但你说,你从小就老是做各种各样的噩梦,你说,她是不是没有死?你说,她是不是还活在另一个世界,一个我也可以去找她的世界?”

我更不知该作何回答了,因为我根本不太明白他说的话,所以一句话都没说,黑暗中,我看见他大大的眼睛幽幽地闪烁着光。

“前晚和她聊天,导致我早上都起晚了,我知道我即使起床,也不能幸免迟到了,所以最终只能无奈选择了逃课,没办法啊,实在太晚了。看来我以后要尽量避免让自己和别人失望了啊,否则失望多了,慢慢地就会陷入绝望,最终也就只能选择放弃了啊。”现在他说的话简直没头没脑到莫名其妙了,“谢谢你为我请假,我很少感谢别人的,今天真的谢谢你。”

他仰面躺着自顾自地自说自话,声音有些沙哑,好像有东西从鼻子流进了喉咙,或者喉咙里有痰。

“嗯。”

“你们为什么要逼着我看恐怖片?为什么?”他突然哭出了声,“梦里她都是披头散发的,站在我面前,一句话都不回应我!我多想,她和我说说话啊,可是,她没有。。。她一句话都没说。。。”

少女的另一个世界

“嗯”我很想说一些话安慰他,可我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晚上我躲在图书馆的角落里,为她写了一首五月天的诗,现在是五月天,五月天又是她最喜欢的乐队,这首诗我准备烧给她,你愿意先听听吗?”

“图书馆?这可是我梦寐以求的地方啊,我多么希望有一座图书馆,可以让我天天坐在里面读书啊,哈哈哈我有图书馆了。五月天?现在不是五月啊,哦对了,他说五月天是一个乐队来着。”我的大脑激动地想着,但我的身体和大脑仿佛是两个主体,两个彼此独立的主体,而身体仍然沉浸在悲伤之中,所以不自主地又轻声细语地回了句,“嗯。”

五月天

五月,注定是属于雨的。

五月,注定是悲伤的。

下不完的雨,像那止不住的泪水。

五月,有拍不完的毕业照。

五月,有诉不尽的离絮。

诉不尽的离絮,又像那下不完的雨。


五月天,雨天,电闪雷鸣。

倾盆而下的雨,阴霾的天空。

远处的山在雨雾中,朦胧,看不清前方。

校道上的积水俨然一条小河流,偶尔急驰而过的车,溅起一道水花。

水花飞溅到行人身上,行人清脆而夹杂着情绪的“啊”。

一切归于平静,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真的什么都没发生吗?也许只有自己知道。


喜欢下雨天却害怕闪电打雷。

喜欢滂沱大雨却害怕湿了身。

曾经那种不顾一切冲进雨里的冲动还在。

但仅仅是冲动而已。

你说你喜欢雨天 为何还打着伞?

你说你喜欢雨天 为何还怕着雷?

你说你喜欢雨天 为何还只是冲动?

你说,雨天是诉不完的悲伤还是道不完的离絮?

五月天,阴天。我开始渴望一丝阳光。


走了再多次的路还是路痴。

也许是不愿意去记着。

说了再多次的话还是忘记。

兴许是没放在心上过。

拼命的要去记着一些东西。

又一边不停的去遗忘。

奋力想抓住一些人或事物。

只发觉自己无可奈何。

到底不是趁着年轻去干些事。

到底还是生命赋予了活着的权利。


下吧,雨可以再大点。

把一切悲伤洗刷干净。

走吧,如果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把一切痛苦留在雨中。


五月天,给爱我的和我爱的你们。

当再唱起这些歌,还是依旧想念。


五月天,阴天。

阴天,也不要忘记微笑,不是吗?


敬畏生命,好好生活。

好好记住,好好遗忘。

奋力抓住,奋力失去。


五月天,给你,也给我。

五月天,为你,也为我。


当一阵风吹来风筝飞向天空

为了你而祈祷而祝福而感动

终于你身影消失在人海尽头

才发现 笑着哭 最痛

我在他的絮絮叨叨中,终于睡着了,睡着了还在想,难道我现在是在大学?否则怎么会这么高级?什么都有,什么都懂。。。


第六章 清晨无声

你生病看过神婆吗?              ——前言

次日清晨,我妈妈一副忧心忡忡地看着我,略有责怪地说:

“昨晚你闹腾了大半夜,我都没睡好,你知道吗?”

“嗯?”我瞪着眼睛看着妈妈。

“这次没有梦游,就是又哭又笑地喊着梦话。。。不管这个了,咱们村西头死了人,今天办丧事,中午可以吃一顿好的了,中午别乱跑啊,别吃饭时又找不到你。”

饭后,我和小伙伴们便飞也似的跑向了唢呐吹奏的方向。当我看到紫色的幕布在村子中搭起来时,我突然间感到很悲伤,很想离开这里,但所有的小伙伴都在这边玩,我又担忧他们说我胆小鬼,所以只能战战兢兢地跟在他们后面。

“棺材在那个房间放着吧?我们去看看吧,你敢吗?”

“应该有人看着吧?”

“切,现在肯定没人看着,他孝顺的二儿子还在外地打工呢,压根都不知道呢。你不敢吧?”

“谁不敢?你不敢吗?”

“你不敢吧?”

“你敢吗?”

于是我们簇拥着,向放棺材的小房间走去。这个小房间又矮又暗。在我们老家,老人和自己的孩子分家后,都是住在这种又小又黑的房间里,里面甚至都没有电灯。

“吱呀”一声,我们还没碰到门,门就突然被风吹开了。

我立刻感到一种恐慌,一种对未来不好预感的恐惧,我待不住了,想拔腿跑掉,但我被小伙们拉住了,因为我们挤作了一团,你拽着我,我拉着你,再也没有人敢进去了。

但小伙伴们还是不甘心,所以就相互推搡着挪到了门的斜对面,我们终于瞅见了,但也只能瞅见的是一对纸人,它们肃立不动,像是在为老人守灵,它们的纸片在微风中哗啦啦的作响,像是在驱赶着什么。

哗啦啦的声音实在让我烦躁,黑幽幽的房间一片漆黑,和棺材一个颜色,我们只能大致看到棺材放置的位置,却无法真正看清楚。

正当我们兴趣索然,准备离开时,突然“吱呀”一声,风变大了,把另一扇门也吹开了,“哐当”一声棺材突然倒了,我们“哇”的一声,拼了命地跑起来了,刚跑到灵堂旁边时,就听到大人们吼叫着——干嘛呢?干嘛呢?叽叽喳喳的,吵什么吵?都老老实实地待在一边儿玩去!

我们也赶紧停下了脚步,闭着嘴巴,大气也不敢出一声,但刚刚跑得太快,心跳还是

“蹦蹦蹦”跳个不停,我的呼吸加重了许多,但每一口气息,都好像有腐肉的味道,恶心得让我喘不上气来。

我蹲下身准备歇歇,但眼睛一斜,正好瞅见刚刚放上去的灵堂照片,皮包骨头似的脸庞,两只凹陷的双眼,微微张着,干瘪的嘴巴,微微张着,嘴里没有一颗牙齿,想一个黑洞似的。“嗯”的闷哼一声,我吓得爬起来就冲向门口,但不知被什么绊住了脚,一时摇摇晃晃的,跑不稳,自己又冲的猛,竟硬生生地摔出了两丈之远。

还没待我爬起身,突然间,我仿佛被人捂住了嘴,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时间竟不会说话了,竟然不知该怎样张嘴发声说话了,就像我从未曾学会说话,一直都是个哑巴一样,这时我才发现,原来从昨晚开始我便一句话也没说过了。

千与千寻与无脸怪

“东海一条龙,九头十八尾,不吃阳间饭,专吃夜间鬼。。。”枯瘦的神婆一边给我的肩膀涂着不知名的药水,一边口中念念有词。妈妈扒着我的衣袖,我的右肩膀淤青一片。

神婆又从抽屉里抽出一根细细的针,说:“孩他妈,抱住他,别让他乱动,马上就好。”我妈抱着我说,“把头扭过去,别看,扎一下就好了。”

我转过身,看着摆着神像的案台,像雾缭绕,房间很暗,角落里漆黑一片,我总感觉门后蹲着一个人,在看着我,所以我一直斜着眼看着神像。

“明归明,暗归暗,小鬼归阎王,妖魔归神仙。一不小心惹到你,逢年过节多拜你,小鬼小鬼,快走开,走吧,走吧。。。”我的手猛地痛了两下,流出几滴黑色的血。

“东海一条龙,九头十八尾,不吃阳间饭,专吃夜间鬼。。。”妈妈开始每天念念叨叨这两句话。一天后,我的胃口好了起来,又有精神了,才又逐渐地会说话了,才重又活泼起来了,但总感觉好像无意间失去了一些什么,从此再也找不回来了。

妈妈从此开始更加信神了,逢年过节我家必然是香雾缭绕,初一十五妈妈有空就会敬神拜佛。


写在后面的话——

梦境是现实的一种吗?我不知道,反正之前经常做一些稀奇古怪的梦,所以,本文所有的内容几乎都是根据自己的梦境和经历改变而成。第五章略有些不和谐,本来是在另一个青春文学系列的,因为感觉全文乡村气息略浓,因此,被我拉来形成一种现代感,科科希望大家喜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