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罗同人文)有敌如此,何须朋友(一)

梅罗十年

梅西说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喜欢莫斯科的酒吧。走进去的时候,他只把头上的棒球帽压得更低了些。

酒吧里高悬着的电视机里还在播放着世界杯的球赛。

该死。世界杯,足球,至少在莫斯科这个地方,他是躲不开了。他只祈祷电视里播放的不是阿根廷队的任何一场球。更希望酒吧里的人不会注意到他,更不会认出来他是谁。

当个名人,有时候真不好,甚至无法很坦然地走出基地,去和一个算不上是朋友的人喝杯酒。

是的,他本来该在阿根廷队的基地里待着的,只有点意外。因为今天是他的生日。

他的生日真不好。总不能在家里很安生地过。6月24日。不是美洲杯,便是世界杯。总会像今天这样在远离巴塞罗那,也远离阿根廷的俄罗斯过,或者在美国,或者其他地方。不过他也习惯了。

而今年的生日更加不同。他们比赛踢得不顺,两场球一平一负,他还踢失了一个点球。

全队士气低落到了极点。还好有他的这个生日,才让阿根廷基地里多了些喜悦的气氛。

而后,他接到了一个很陌生的短信:

“找个地方和你坐坐。”

梅西对这莫名而来的短信很不屑一顾,只是当他看到最后的落款时才改变了主意。那上面写着: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

现在,他来到了基地外的小酒吧里。还好,电视上放着的是葡萄牙对摩洛哥的那场球。C罗诡异的跑位和进球,在电视的屏幕上一遍遍地出现。

梅西忍不住把眼睛定了格。对于C罗的各种进球,梅西都再熟悉不过。尤其是每次西班牙国家德比前的战术会议上,都把他的进球镜头一而再地播放,还有各种角度的分析。

所以眼前的这些画面,他早已经烂熟于心,但却不知道为什么依旧还会多看上好几眼。

梅西并不喜欢俄罗斯的酒吧。巴塞罗那或者阿根廷的酒吧很不同。在巴萨,人们只需要拿着一杯啤酒,就可以天南地北东拉西扯地聊上很久。而阿根廷的酒吧则会更热情些。即便是陌生人,相互请上一轮酒也不稀奇。酒吧里始终被啤酒的气息,人们的热烈还有大嗓门的说话声所充满着,让你很自然地融入其间。

而莫斯科不然。这里只有伏特加。这是当地人最爱喝的一种酒。因为有球赛的关系,酒吧很晚才会关门。世界各地的人们,各种语言,各种肤色,各种球衣,全都有。最可怕的,就是这些人全部都喝伏特加。

这酒,对梅西来说,太烈了 。不仅仅是浓烈,而且很单调。或者说:简单粗暴。嗯,有些像切尔西。这是另一个让梅西讨厌的名字。

服务生把酒吧的菜单递到了他的面前。他再一次压低了棒球帽的帽檐。他庆幸自己不是帅哥,而且个子矮,现在还留着胡子。其貌不扬,这是他对自己的评价。但这很好,可以免去很多麻烦。即便在酒吧里,有人看到他也不会想这是梅西。梅西怎么可能来这种地方呢。

“你等了好久吗?”突然一个声音说道。

梅西抬起了头。

眼前站着一个大个子,脸上棱角分明,穿着看似很普通的一件外套。但是单从剪裁的精致程度就知道这不仅是名牌货,而且还是限量款。

梅西笑了。周围陌生的氛围里终于多了一个认识的人。虽然,他们并不是朋友。

他和他,被媒体扯在一起快有十年了,但他和他并不是朋友。他也对媒体这样说道:“我和克里斯蒂亚诺不是朋友,我的婚礼不会邀请他。”

他说的是实话。

他和他不是朋友,而且从没想过要和他做朋友。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与他相处。他们两个人太不一样了。

他就像一团火,到哪里都是热烈的,还充满了野性。可以轻易勾起同伴们取胜的欲望,也让对手怕。

梅西也想这样,可他做不到。虽然他喜欢创意,拉玛西亚青训营就鼓励天才们发挥自己的本能。但他更喜欢精准和简单。喜欢精准简单当中的创意。

比如他喜欢用很精准的短传,从人丛当中撕开裂缝,更喜欢用最简单的,不带任何花招,只靠纯粹的变速就摆脱对手的过人技巧。还有他用自己精准的左脚开辟出来的梅西走廊。

而此时,他很渴望拥有C罗的热烈。尤其阿根廷的现状。那怕在巴萨时最简单的倒三角,在这里也做不到。

在这样的球队里,需要C罗这种能够单枪匹马闯营的勇士,更需要他这种火一般的领军人。

可惜,他不是这样的人。

“生日快乐!”C罗的声音打断了梅西的思索。

梅西抬起了头,看到C罗笑着拉开了他对面的椅子。他笑的时候,露出整齐而洁白的牙,在他黝黑皮肤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亮。

“怪不得他能接到这么多的广告呢。”梅西在心里说着。他不得不承认,C罗是个帅哥,无论从脸型,到五官,再到身材,他都是南美人与欧洲人最完美的结合。

所以他会受到众多女粉丝的拥戴。

而对于女粉丝多不多的事,梅西却不在意。

“你没点喝的?”C罗的手指在桌子上灵巧地滑动着,很随意地拿起菜单来翻看着。

“还没,等你来。”梅西很羡慕C罗在这样的地方仍然可以挥洒自如,完全不像他总担心被人认出来。当然,他肯定也不担心会被认出来。

坐在人头攒动,播放着自己比赛的酒吧里,他轻松得就好像坐在自家客厅里看电视一样。

C罗向左右看了看,也看到了电视上正在播放的比赛,继而打了个呼哨,黑棕色的眼睛很骄傲地亮了亮。

“怎么样,我的进球漂亮吧?”他指着电视里的回放,不无得意地问道,简直就像是在炫耀。

不管这辈子进了多少球,他依然会去很仔细地回看自己的每一个进球,并且会很得意。这就是他的性格。

而梅西不会。梅西有些后悔,为什么没留在基地里和小马哥坐在吧台里喝一杯,或者跟巴内加用罗萨里奥的乡音说说话?这些都比被这个怪人莫名其妙地约出来强很多。

他居然当着面炫耀自己的进球。而他的球队则刚刚输给了克罗地亚,下一战还生死未卜。他这是,在侮辱他吗?

C罗察觉到梅西脸上明显流露出来的不悦,把刚才的得意劲收敛了些,低头笑了笑,而后抬起头,又敲了敲桌子。

“赶快说,你想喝什么?”

“汤力水。”

“就这个?你今天可是过生日啊。”C罗不满地叫道。

“不行,那酒太烈,明早还要训练呢。”

“入乡随俗。到了罗马,就学罗马人的样!到了俄罗斯,就喝伏特加。”热辣的笑容再又扬起在了C罗的脸上。

不顾梅西的反对,C罗招了招手,叫过来服务生,再次露出了招牌式的笑容。

梅西睁大了眼睛。不,不要伏特加。

“来两杯汤力水。”

C罗俏皮地笑了,再又露出洁白的牙。

“你不说想尝尝伏特加的?”梅西不无惊讶地问。

“逗你的。我也要训练啊。虽然我们出线形势比你们好很多,但也不能放松呢,是不是?”

C罗轻松地说道,而后低下了头,左手的手指使劲和右手的手指搓了搓。他恨自己说谎,但却又不能不这样做。

他当然想喝伏特加,想试试俄罗斯伏特加的劲道,更想看看自己是不是能驯服这酒。

可梅西显然不喜欢。所以他很自然地打住了。

他不是来看梅西笑话的。但却又乐得见到梅西很糗的样子,因为这很难得。他在球场上太风光也太顺了,却更让他产生了把他拉下马来的冲动。而另一面,他却又真不愿见到他被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他甚至不知道为什么会跑来为他庆生。他和他从来都不是朋友。

“啊,你是罗,罗!”很突然,一个胖胖的中年人走了过来,手里端着伏特加,脸红红的,酒喝得正酣。

梅西下意识地扭过了头,并且压低了棒球帽。

“是啊,老兄!”C罗却站起了身,把那中年胖子一把搂了过来。

“啊!”中年胖子眯着半昏半醒的眼睛,看着与他近在咫尺的这个人,一时却愣住了。

他当然认识他。只是电视里正在播放的影像突然变成了大活人,不仅出现在他身边,还亲密地搂着他,让他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

“请你喝酒啊!”C罗热情地说着,搂着那中年胖子转过了身,用高大的身体把背后的梅西完全挡住了。

梅西坐在椅子里,透过帽檐留出的缝隙,看着C罗和周围人热火朝天的场面。他羡慕C罗可以自行组成强大的气场,还可以制造出一股热流,让陌生的人也聚拢到他的身边。

可他却做不到。好在C罗高大的身体挡住了人们的视线。没有人注意到他。

不过梅西倒也坦然。没人想到喝C罗坐在酒吧里一起喝酒的同伴会是梅西。这两个人该是敌对的。

“干杯!为了世界杯!”酒吧里的人高声嚷嚷着。

C罗举起杯子,把伏特加一饮而尽。他终于得偿所愿,在莫斯特的酒吧里,喝到了最纯正的伏特加酒。

玩了好一阵子,C罗才又重新回到了座位上。

“听说你最近很头疼?”C罗手再又拿起水杯,手按住杯口,眼睛直视着梅西,“看新闻上说,你们不仅输了球,队内还闹兵变了?”

该死。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起这个对手来了?如果他被淘汰,自己获得金球奖的把握不又大了几分?

可是,他不想这么赢。

现在阿根廷困难重重,他觉得自己需要做点儿什么。

他和他一直都是对手。在西班牙,在世界杯,甚至在金球奖的颁奖典礼上。

他们不是朋友,但却是很难得的对手。而C罗深知,没有梅西,他不会登上现在的高度。人需要有对手的,一个好对手,而梅西就是。

“你能行的,不用担心。”他很认真地说道。

他当然想他留在世界杯赛上。他真的想。有这样的对手,是互相成就的。

和梅西一直都在巴萨顺风顺水的境况不同,C罗的路走得并不顺。

他还记得,那年他离开曼联的情形。弗格森是他的恩师。他把他从葡萄牙带到了英国。那一年,他只有17岁。

曼联几乎成为了他第二个家。在那里,他从只会踩单车的少年成为了一个球星。

弗格森教了他太多。还有曼联。

但是,当皇马走近他的时候,他决定离开了。因为他只有23岁,他的路还长,他还有继续攀升的空间。

还因为,那里有巴萨,还有梅西。那是一个等待他去挑战的高峰。

他喜欢挑战,更喜欢在挑战中提升。踢得更好,挣得更多,取得更大的成就,享受更多的快乐。

在西班牙,他可以同梅西这个举世公认的天才同场比拼,一争高下。

他当然欣赏梅西。欣赏他的才华,欣赏他即便用最挑剔的眼光都找不出毛病的技术,更欣赏他的沉稳和内敛,还有随时可能的爆发。

只是他有些想不到,这一争,就是十年。

而如今,他34岁了,他知道自己的足球生涯快要到尽头了。回顾以前,他很辉煌。但他想要的不是过去,他想要现在,还有未来,他还没有失去梦想。他就是想和时间以及天理作对,他想让自己只剩下过去的时间一再往后推。

所以,他想他留在俄罗斯,留在世界杯赛上。他需要这个对手。

梅西点了点头。

“没什么难关是你挺不过来的。”C罗笑了,“虽然媒体说什么体系球员之类的话,但我知道,凡是见过你们逆转了巴黎的人,都不会相信这样的鬼话。”

梅西又点了点头。

不错。从0-4开始的绝地反击。巴萨并不是人们想象中无往而不胜的神。他们不总可以在谈笑间让强敌飞灰烟灭,他们也有被人逼到墙角里的时候。

“我不想承认,但却不得不说你们那场球踢得很漂亮。”C罗又笑了,这回笑得很真诚,“你可以做个很好的领导者。”

“当然,还有西班牙德比。”这回轮到梅西敲着杯子边,淡淡地说道,目光却是明亮的,还带着狡黠的笑。

“这才对嘛。”C罗笑了。是的,这才像梅西。他不是躲在角落里的懦夫。他是一个冰冷的杀手,一个出色的领导者。不然,他怎么会再次出现在世界杯的赛场上呢?

C罗把杯中的汤力水一饮而尽,随后站起了身。

“别忘了,四分之一决赛,我在那里等着你呢。”说着,他按住了桌子,看着梅西蓝色的眼睛。这话有些侵略性,还带着挑衅的成分。

他们需要彼此挑战。

“好!”梅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而后,两个人同时站起身,一起向着门口走去。

C罗推开门,突然半转过身,道:“对了,我差点忘了一件事。”

“什么?”

“给你。”C罗掏出了一样东西,包裹得非常精致。

“你的生日礼物。”C罗说得很郑重。

“哦?”

梅西拆开了精致的包装。

一只小型的足球,上面是切尔西队的标志。

梅西愣住了:“这是什么?”

C罗笑了:“送给你,也送给你儿子。”

“为什么是切尔西队的迷你足球?”

C罗笑着搓了搓手:“本来想送你游戏机的。但觉得你肯定有好多。最关键,你打得那么烂,给你好的也白费,你还是会在打输了以后不断地拔网线,哈哈!”

C罗说得很得意。梅西也跟着笑了,笑的时候脸上泛起了两个酒窝。他发自内心笑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

虽然他们俩并不是朋友,但做了十年的对手,彼此都太了解了。

就好像切尔西和巴萨一样。正因为和切尔西这些年在欧冠上的缠斗,才让巴萨时刻保持着进取心,也学会了很多。比如在铁桶阵里继续自己短传配合的方法。

所以梅西才会在玩fifa游戏的时候,总拿切尔西队来打。他熟悉他们每一个人,他恨切尔西,恨切尔西击败巴萨的每一场球。他同时也感谢切尔西,因为这种“恨”让他们成长。

正好比他和C罗一样。他俩甚至不需要惺惺相惜。

他明白,C罗不是来给自己庆生的,而是来下战书的。当然,他也用这样的方式激励着他。因为,他也需要他这样的对手。梅西知道自己做得到,否则也不会来莫斯科了。虽然好像在美洲杯上已经死了心,但上一次在巴西,离大力神杯就只差了那么一点点。

他知道,自己依然还有渴望。不能把巴萨体系植入阿根廷队又何妨,没有人给他传球又何妨。C罗身后也少了莫德里奇这样的高手,但他已经打进了四个球。

他知道,他也做得到。至少还可以拼一把。

他觉得自己喜欢上了C罗这个对手。尽管他们两人是那么不一样,即便在喝酒上也不合拍。所以好像,也很难做朋友。

但是,有敌如此,又何须成为朋友呢。


“有敌如此,何须朋友”本来是克韩用来形容弗格森和温格的话。我觉得,用到梅罗身上也挺合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