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棱角时代》第七章:14、时代曲(全书完)

第七章:洗净铅华

——轮回火宅,沉溺苦海,长夜执固,终不能改

14、时代曲

若问哪里不妥,你会骂我别傻,剩下光景不多,别寄望太多 

走廊的西侧被夕阳烤得炙热,广阔的视野映衬出荒凉寂寥的美感,极目眺望之处,只有蜿蜒的河水仿佛没有时光的痕迹,那些曾在漆黑夜晚凝望过的路灯,是我最初信任命运的道标,如今也荡然无存。左边,崭新的寝室楼拔地而起,再左边,连片的民房遍拆一空,一条毫无生气崭新的路途直抵无人的远方,灰白相间,单调空洞,一如16年的教师生涯。

一个人总会有一条适合自己命运的道路,这个城市宛如深陷的沼泽,越挣扎,越沉沦,命运之手无情的拉拽,未来犹如当年漆黑夜晚的畅想,仍然不知归途,此刻我站在同一个地方,同一个楼层,这长廊早就翻修了好几遍,依然无法洗去少年至中年的痕迹,我总是问自己,当年如若有现在的勇气,是否会比现在活得更好,但终究没有答案,幻想随着青春的消逝而远去,剩下的,只有眼前那条空无一人坚硬的柏油路,蔓延在人生仍未可知的未来里。

多年过去后有些人的未来已经确定,浪潮汹涌而至,寒冬的预感终究成为了现实,那所最初求职的北京艺校,仅留下印证过往辉煌的书籍,残旧堆砌在书柜里,成为绝版的收藏;所谓艺术的信仰,坍塌为残垣断壁还吸引着为数不多,心怀叵测的朝圣者;一群大学同学年届不惑已经失去了生活的可能,周立志,唐利安等人,早已成为生活的奴隶,目送后代逐渐远去的步伐;罗冲的窘境因不可抗力加速潦倒,各类明星暴露出他们本来龌龊的真面目,那些年我嗤之以鼻的娱乐终于等到潮水退却的那一天,不止于此,所有丑陋河床冒出来的真相之石似乎是一夜之间,动摇了所有人的信念与遐想。

我仍然是这一代的少数派,一如学生时代乃至中年,都是另类分子的存在,面对过如此之多各种世界的崩溃,我在16年的每一年,都会蜕壳重生,我,也在面对自己世界一次又一次的腐坏,直至内心成为怪兽,现在,我是强者,周围都是弱者的低语,他们避之不及,我嗅到他们恐惧的气息,棱角时代,终究成为一柄黑暗的利刃,在黑夜中点燃飘摇的烛火,吟唱敌人的安魂曲。

就散席了 人客心知个中奥妙  将讲到一半话题完掉 愿时代仍为我留了座 

刘校长毫无预兆的卸任了,那栋灰蓝色的寝室楼成为他嘴里所说“虚荣心”的见证,如今,我已经看过三任校长的离去,也已经看过许多人的浮沉逃亡,走马观花似的轮流上场,就像人生舞台上的过客,潮起潮落,在时光蜿蜒的河流里,都是昙花一现,无论这些人如何狂妄自大,机关算尽,他们无法避免自己应有的结局,当然,这样的结局,也包括了我。

刘校长在暑假来临前,还煞有介事的让我能在下学期重组学生乐队,表示对我的支持,我站在闹哄哄的人群里不以为然,他终于找到一个机会跟我搭上茬,也让我安了心,毕竟他牵着龙卫黄一干教育局纪委芝麻官三番四次找我的麻烦,他口中的“下学期”,证实了所谓县管校聘的把戏,不会落到我的头上,但他肯定想不到,面前这个年届不惑的中年人,在人生无法回头的半路,去意已决。

刺头教师监考,遇见了外校最刺头的校霸,这小子跳起脚来骂娘,并扬言不怕被抓作弊,趾高气昂的要跟我去考务办辩出大道理,不成想被领导给围住了,我这才脱了困。刘校长“恰巧”来跟我谈话,丝毫没有看出他有走人的任何迹象,也许这个老狐狸只不过虚晃一枪,让我在今后的日子里,不至于恨他,毕竟好人装了一世,人设不能崩塌,还有,他算计了好几次,最终都落了空。

怀着这样想法的人不止刘校长,还有在场外被派去维持交通的杨帮主,他只剩下了这样的用处,我骑着个摩托车颠颠儿过去,他满怀愤怒的目光,所有的校长梦,土星环,金沙帮都成了幻觉,如今他将跟随退休大军,享受无人问津的夕阳岁月,这其中还有从一开始迫害初出茅庐的我,志得意满的方校长,他佝偻着背,头发花白的在米粉店要求加两份码子,失去了那份小人得志的模样。

新校长野心勃勃的上任了,一群人又将如前面那些人一样,趾高气昂,得意洋洋,各类振兴大计频繁上演,踌躇满志,一干人等上蹿下跳正气满溢,颇有一番新作为新气象,一群趋炎附势的老师立即拍马逢迎,毕竟是金沙中学调任过来的新校长,金沙帮的崛起似乎板上钉钉,似乎杨帮主灵魂附体,纷纷欢喜雀跃。

只不过谁的崛起,谁的衰落,都与我无关紧要,他们终究落入前者凄凉的境地,我同样也会心有戚戚,在自己落入同样命运下场之前,我要重新找寻新的去向。

2005年,棱角时代,我22岁。

2021年,时代终曲,我38岁。

是我夜了吧,最后这分钟到场 ,待热情尽过,方看到场内灿烂灯火

我的车穿行在早晨7点疾风冷雨中,即便雨刷打到再大,视野尽是模糊,我等到了这一天,之前,我为此放弃了许多,也付出了代价,11个月,教育局和学校没有看到我有任何刺头举动,他们以为我放弃了,甚至父亲都以为我消停了,终于能如他所愿过上退休般的生活:练毛笔字,看风水术。

的确,我是放弃了,因为人生一旦有了更高更远的新目标,眼前的苟且,渺小得不值一提,那些鸡飞狗跳的教师内斗,狗咬狗的生源争夺,甚至是尔虞我诈的蝇头小利,都显得那样的可笑与无知,棱角时代,终究将一场悲剧变成了喜剧,它是那样的狭窄,逼仄,厌倦,灰尘漫天,都是上不了台面的杂碎。

车辆蜿蜒的在大学校内穿行,雨势越来越大,我不知道究竟需要面对这样的场景要多少次,但一次,又一次的努力,终究让我跳脱出了那个学校,那些过往时光构筑的糜烂沼泽,这是我最快乐的11个月。

“改行?干什么?”刘校长很是奇怪。

“ 法考 ”

我从来不认为改行,不做一名教师,就会收获到未来更好的生活,也许它会更坏更复杂更黑暗,它也许还不如自己目前这样混吃等死的生活,16年来,从第一天,我无时无刻不想离开这座宛如废墟般的小城市,我曾经以为钢琴将构筑起黑白的翅膀,并将所有的努力设定了一个失败的方向,直到去年,我幡然醒悟:出世的是音乐,我需要入世的事业。

眼前有跟我一样梦想的人们,在凄风冷雨的早晨排着队等候入场,我惊讶的发现,我这个年纪的人,居然是法考大军的主力军,二十几岁的,反而是少数,环顾四周,竟然还有五十多岁的人一并奔赴国内最难的考试。

12门学科,我仅仅完成了最主要的5门,因为一年不到的时间,极难全部完成,有勇气走进考场,就已经胜过了百分之十缺席的人。我坐在机考的电脑前,左边,是一个已经40岁女人缺席的座位,对面,又是一个缺席的座位,有一百多个人,临阵脱逃了。

我在大学的战场上,一败涂地,从此在与敌人周立志,唐利安的战场上,从未胜利,在人生歧路里,树立着三座铜墙铁壁:第一座,后面是恶心的粪坑,我曾经想过与蛆虫为伍,妥协掉尊严,但被它们无情的赶出去了;第二座,是自我救赎的道路,泥泞不堪,如今也走到了尽头;唯有这最高的第三座,在拐弯处屹立,看着很像人生的丰碑,回首那两座墙,都是自己的斑斑血迹,那是用脆弱的信仰去撞击后的惨烈下场,它终究敌不过现实的残忍,我已经别无选择。

【 只想唱一阕歌,一首凄美的赞歌,派对完结前为你写的歌 】

我说我要走了,但是却再没有人呼应。

岑煦岚在黑暗的河堤轻声低语:

“ 我对你的未来,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

我在荒凉之极的乡野中掉头而去,在愤怒里一头栽进了黑暗之中,开始复仇之旅,发誓残酷对待与我为敌的人,我实践了8年前的诺言,但同样失去了在这个城市的前途,可至始至终我都没有惋惜过,因为回到这里的第一天起,我就没把在这里安心妥协下去当成愿望,我更不在意那些人的眼光与评论,这也许是我遭致无妄之灾的间接原因,真正的实质,就是不值一提的边缘教师身份,毫无背景关系的孤立无援,以及小城市毫不珍惜价值的双重因果。

敌人如此轻易的被击败,原来都是一群被高估的弱智,我感到空虚。

我从来不愿意将自己毕生的才智,用到这样鸡毛蒜皮毫无意义的斗争中去,诚如叔本华所言:“真正的鄙视,让敌人愤怒,因为他们对此毫无还手之力。”人生浮沉过半,洞穿这些真相,我感到气馁。

一直令我不甘的,就是大学时代的失败,它蔓延到了我后来的人生里,造就了如今的自己,为此,我付出了孑然一身的代价,失去了正常人的家庭生活,甚至是人生从头,重新学一门毫不相干的专业,试图重新捡回人生的高光时刻,岂止是这样的考试,为考试付出的代价,与那16年相比,不值一提,有什么可怕的呢?

显然,校领导可不会这么想,他们居然在用愚蠢的办法继续管理一所学校:罚款。但凡他们看过《魔鬼经济学》,就知道这是一种效率最低下,最令人心安理得的惩罚。

暑假忙着学习,不知道学校在假期提前五天就开教职工大会,这是我第一次缺席。

“ 开学大会没参加,五百块钱没得发了! ”

我嗤之以鼻。

“ 郑校长很关心你的生活工作,想要跟你谈一下关于特长生的问题 ”

对现在的我而言,“音乐”、“特长生”完全毫无意义,我拒绝了。

【 但是你会如何,我也没有奈何,日后我会如何,我也没有奈何 】

在人生的半途,重新开始,无疑是一场痛苦的旅途,更何况,它的失败概率极其高企,更何况,拿证只是开始,而后将是暗涌如潮的黑暗大海。

我也许会面临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但我的人生将不会重复写上失败,黑白翅膀的粉碎,只会让我重新长出纯黑的翅膀,带着自己逃离棱角时代的桎梏牢笼,飞离这座暮光废墟。

青春也许终归都是一场失败,因为它将面临占据大半生的衰老时光,有些价值,要问自己值不值得,这些过程会变成很好的经验,拷问自己努力值不值得。

我小时候最喜欢看《灌篮高手》,但湘北队终于挺近全国大赛,以最后的高中时光拼尽全力,最终以第二名惜败山王强队,他们的青春结束了,这样的青春,无疑是真实的。

但我始终没有忘记在阳光下主人公回眸一笑自信的脸庞:

“ 因为我是天才啊! ”

【 却怕在今晚之后,不知有谁来迫我,转唱另一些歌 】

全书完

(头条号阅读量 截止2020年3月30日)

连载其他部分请点击图片即可阅读全部文章: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3,906评论 1 305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1,698评论 1 257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5,242评论 0 213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1,257评论 0 182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9,076评论 1 260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912评论 1 178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509评论 2 274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255评论 0 168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9,145评论 6 235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613评论 0 214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376评论 2 216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733评论 1 231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287评论 0 32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196评论 2 213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644评论 3 211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651评论 0 9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59评论 0 169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644评论 2 233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789评论 2 23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