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和我谈进步,我戒了!

      Merry Christmas!圣诞节好!

     今儿小友哥一不小心醒来的有点早,本来他还以为silent night能静静地睡个好觉呢!谁料鸡还没起来他就起来了!

       一看时间,过五点了,小友哥自言:“首富一般这时都起来了,我这无产还好意思赖在床上吗?”

       小友哥的外甥今天过满月,他这外家作为至亲自然要去的,童车、玩具、衣物当然早都备齐了。

     小友哥昨日应邀前去吃了请席,小友哥最痛恨酒桌上那帮人的各种劝酒。在酒的世界里,小友哥的阶级立场一直很坚定,即适度饮酒,厌倦那些酗酒狂人,满口醉言,衣冠不整的自虐狂,真想把那些嗜酒如命的所谓的“活跃分子”全部拖出去…

     可小城市的这种恶习由来已久,特她妈爱以酒论英雄,入局者往往深受其害,还很难走脱。

      小友哥虽然讨厌酗酒,但人在江湖漂,那能不挨刀啊!酒是中国人的社交媒介,要滴酒不沾是很难办到的。小友哥向来主张“饮酒有度”,当然这里的“度”是法度的“度”。只礼节性地喝一点即可,要想让他开怀痛饮,门都没有。小友哥轻易不会给机会的。要想让他醉酒可绝非易事呦!

        小友哥饮酒价值观也在不断迭代,随着小友哥最近身体有恙,以及自我认识的提升,小友哥的对饮酒的价值判断更苛刻了。

      有人在小友哥面前是这样劝酒的“你喝不喝,那你到底还想不想进步了?”小友哥答:“别和我谈进步,我戒了!”

       天已大亮,小友哥又要动身前往酒店,参加小外甥的弥月宴席,今天会是什么样的酒局等着他呢?

      等回来咱们再问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