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不能给你写信

我想过要给好几个人写信,并不是经过深思熟虑而郑重的做下的决定,只是在做着不相干的事情时偶尔萌生出的一些想法而已。每当脑中突如其来的闪现出一个人时,我总要构思几句给他们的信中的措辞,顺带回忆一下那遥不可及的如朝霞夕晖般的往昔。聊以慰藉。每每如此。

然而到目前为止,我一封信也没有写过,也没有寄出过任何形式的明信片,倒是收到过两张,但也仅此而已。

为何仅此而已?照理,我既然有要写信的念头,那么拿笔写几个字也是理所当然的诺。怎至于如此狼狈,连一个字也不曾有过?就算我写的东西同上了发胶的头发一般生硬的排列在信纸上,我相信他们中也绝不会有人会认为我是在毫无意义的多此一举。

那又何至于如此呢?

那些我想给写信的人,我想,怕都是今后很难再会见面的了。我们散落在各地,拥有各自的生活,没有共同的根。

当贴着邮票的信封实实在在握在他们的手中时,这就不同于在社交网络上偶尔的嘘寒问暖了。鲜红的信纸条纹和带有明显个人印记的油墨字迹比手机屏幕更能冲击人的内心。

所以,对于从来不曾写过信的我来说,这是极度危险的。我不知道该如何在长篇大论中摸寻到那毫无实质的所谓的感情临界,这不像在微信中问一句“近来可好?”或在评论里加一句“天冷加衣,落雨带伞”那样简单。所以我怕啊,怕一不小心我那翻江倒海一样的什么就无视时间空间,将我们都裹挟到进退不得的尴尬境地。真到那时,这种窘迫就如四季轮回一般自然而然,不受我们左右。

所以,捷。所以,唐。

我还不能给你们写信,纵使这个念头存在了好久。

至少,现在还不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怎样产生的哀恸情绪 继而延伸出来的规劝 开始发现不容易的地方 视野开始困顿于狭小而不自知 棱角愈发分明 ps 发现...
    素伞阅读 16评论 0 0
  • 文/杨槐 他叫李志,抽烟、喝酒,弹琴唱歌。 90年代,像所有为人称道的励志故事一样,李志从江苏乡下顺利考入南京一所...
    杨槐001阅读 977评论 0 0
  • 在《刻意练习》这本书中,作者安德斯·艾利克森举了一个他进行试验的例子,由此作为刻意练习的一个简单示例。 试验的内容...
    罗大满阅读 35评论 0 2
  • 黑夜里的山坡上 星星在这里嬉闹 月亮静静的把这里点亮 倘若我的心就在此刻萌发. 我的身躯会深深的扎进这土地 我的手...
    12f842e0075b阅读 5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