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趣之回来啊小羊

96
猪啃狗头
2015.12.01 14:07* 字数 1790

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老师于我是如此的重要,老师于世界是如此的重要。

一个夏日下午,天气略热。我牵着家里的5只羊,领着两个弟弟,踏上了放羊的征程。虽然我当时才10岁的样子,但是我已经是放羊小能手了,已经有了4年的放羊经历。这次放羊的难处是要带上两个弟弟,一个5岁,一个3岁。大人外出了,就把他们交给了我。

从家里出来,拐弯上了柏油路,羊羊们就开始拉羊粪豆。小弟是跟在羊屁股后面的,一看到羊羊拉了,赶紧往旁边走,抓住了大弟的衣角。生怕踩上去。

大弟回头看了看他,问小弟干嘛。小弟就回说:“羊拉屎了。”

我没想到大弟接了一句:“拉屎了,那好啊!”

我回头看了看大弟,只见他贼兮兮的说:“弟,你看,这羊粪豆像什么?”

小弟很认真的回答:“像羊屎。”

大弟摇了摇头:“你不觉得像糖豆吗?”

小弟一愣,很认真的去看羊粪豆,看的我心里直发毛。

又听见大弟说:“其实糖豆就是羊粪豆做的,不过是干了的羊粪豆,因为干了的羊粪豆容易成形,把干了的羊粪豆染上颜色,就是我们买的糖豆,你看它们都有个“豆”字。”

我当时在心里切了一声,你以为骗3岁小孩呢?我就继续牵着领头羊走在前头。一会,小弟跑到了我前面,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在捡地上的干的羊粪豆。那兜兜上的小口袋已经有点小鼓了。

我大大的惊讶了,回头瞪了大弟一眼。想不让小弟捡,可是又懒得费口舌解释,毕竟我觉得小弟不听的可能性比较大。反正他不会立马吃了,那回去让妈妈解释去吧。

到了小树林,我把羊松开,让羊儿们吃草,我就和弟弟们看着。小弟还在捡干的羊粪豆,收获还颇丰,小口袋装不下了还在塞,我就笑着看着他一边掉着,一边捡着。

看羊一直低头吃地上的草,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很可怜。我把领头羊拴在一棵树上,决定自己上树给它们摘些树叶吃。嘱咐好弟弟,我便上了树。大夏天,树叶很密集,我摘了一段时间,看差不多了,就下了树。

我看到小弟在把捡到了的装不下的干的羊粪豆往一棵树下堆放。当时实在是有些佩服。但是我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我大弟和羊不见了!

“小弟儿,你哥呢?”我当时心存侥幸,可能是我大弟把羊换地方了。

“不知道!”

于此同时我听到了身后扑通一声,我回过头看到大弟刚刚站稳,看架势,我大弟也上树上摘树叶了。

我一下子慌了,我的羊呢?

我抓着我大弟就吼:“羊呢?羊呢?”大弟被我吼的一愣,低声说:“我在树上没看见。”我急了,小树林不大一眼就看得到头,有白色物体肯定看得到。我一想,我家领头羊是认得路的,会不会回去了?

我让弟弟们先找着,我回家看一看。我深呼吸一下,一口气跑到家中,看到奶奶在家。我在家门口顺了一下气儿。装作很镇定的样子。

“奶奶,那个羊回来了吗?”

“你不是去放羊了吗?”

我一听扭头就往小树林跑。身后传来了奶奶的吼声:“羊咋了?”

我一边跑一边喊:“没事儿,没事儿。”心里急的不得了,5只羊啊,要是丢了,我仿佛看到我成了爸爸的棒下亡魂。

跑回小树林,看到大弟坐在树下玩,小弟在用树叶包着什么东西。当时已经没心思管了。羊不在小树林,也不在家,如果没被别人捉了去,那只能在附近。但是小树林周围全是麦田,我的身高看不到麦田里有没有羊。我又不能趟到麦田里找。我都能听到自己心脏极速跳动的声音,像打雷一样。

“姐,羊在家吗?”大弟问我。

“不在。”我一边回他,一边乱转。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只有站的高,才能看的远。”

我不知道当时是急中生智了还是怎么了,老师在课上讲的一句话,就闪电一样劈进了我脑子里。高处,高处!

我想到了树,但是树上树叶太密集了,看不清地面上。

我左看右看,看到了在南边有以前堵黄河的坝,现在已经成了土堆,但是也是有4、5米高的。我对我大弟喊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然后我就用尽全力的往大坝那边跑去。我大弟也在后面跟了过来。

气喘吁吁的爬到坝上,我开始找羊的身影。终于在北边的麦田里看到有若干个白点在闪动,离得远,看不清是不是羊。但这已经足够让我激动不已。

我冲下坝,大弟紧跟着我。我离白点越近,越兴奋。当我确定是羊的时候,我觉得我已经跑飞了起来。真恨不得一步迈过去。当我抓住了领头羊的绳子,我脚一软,跪了。回头看着离我有500米的大弟,我觉得我跑的真不慢。因为我之前和我大弟跑的速度是差不多的。

我和大弟拉着羊,回到了小树林。准备喊上小弟回家去。

“姐,要走了吗?”小弟问我。

“恩,回家。”

“姐,你帮我拿这个。”小弟给了我一个树叶包。然后又给了大弟两个。我狐疑的打开,结果撒了一地的羊粪豆……

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