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一个人,让你梦萦魂牵直到一生

多少卑微的感情,多少残酷的执着,只能这样埋在心底,任凭潜滋暗长,永远无法得见天日。只是因为有你,我才知道,连空气都能那么锥心刺骨。

有没有这样一个人,长久地住在你的心底,让你梦萦魂牵,可你的念念不忘,却最终不会有回响?

哪怕记忆中的身影已模糊,我仍然知道,那是你

对于回雪来说,心底一直有这么个人。

回雪是北京一个普通的白领,名校毕业的她一直在一家国企工作,北京生活压力大,平时也做些其他的兼职,养活自己,也积蓄未来。男朋友是个典型理工男,现实而不浪漫,保守但顾家,同样在一家国企。

作为北漂,回雪跟男朋友就是看着还光鲜,其实内里十分拮据的那波人。跟男友在一起五年,平平淡淡,也时不时有着点小幸福,可是在回雪巨大的潜意识冰山中,却隐藏着另外一个男人,一个让回雪梦萦魂牵的男人。

如果一个男人时常出现在你的梦里,或者还只能说明你对他有某种特殊的情愫,但如果一个男人在十年后还能占据几乎全部的梦境,那这个男人对女人来讲,绝对是个举足轻重的存在。

回雪常常想,就算跟现在的男友分手,恐怕也不会怀念这么多年。躺在男友身边,潜意识却不听使唤地展现出跟悲风在一起的画面,算不算同床异梦?

她心里如此放不下的,究竟是个怎样的男人?

悲风,中学时代的大众情人,文科班男生中唯一帅气的存在,极受同学喜欢又颇得老师关注。在文科分校万花丛中成为了最耀眼的一抹绿。

悲风并不是本名,是回雪给他起的名字,因为只有他让回雪知道,爱而不得的时候,连空气,都可以那么锥心刺骨。

所以呢?

所以回雪并不比他差,甚至在只以分数论高低的中学,还拥有着傲视悲风的资本。

可是……回雪终究是自卑的。外表并不出众,如果没有惊人的成绩,她就是最不起眼的姑娘。而且因为强势的性格,回雪是个连可爱都算不上的存在。就算是有了优异的成绩,也改变不了回雪极其自卑的事实,或者是因为爱吧,如果你爱一个人,就会不小心低到尘埃里。

回雪理所应当的低到尘埃里。

回雪的爱,如这只麻雀一般,在风雪中瑟瑟发抖

四年同学,其实回雪跟悲风的接触,少得可怜。

回雪喜欢在上自习的时候偷偷看悲风倒水的动作,纤长的手指,俊俏的面庞,那个画面在回雪心中,十年过去,却仍然清晰无比。

回雪喜欢看悲风在课程要结束的时候倒计时,然后第一个冲出教室,奔向食堂。

蠢蠢的回雪有次帮着班里贴考号,那是考试前的晚上,大家都很早离开了教室,回雪一个人,却不小心贴错了次序,整个教室的考号都错了,胶水早已凝固,撕下来是不太可能的方案。但考号只有这一份,办公室早已锁门。

回雪楞在教室里,不知如何是好,窗外天已黑,整栋楼里也没有几闪灯光。


隔壁的悲风却来探头进来“怎么?还不走么?”

也许是这一刻,回雪爱上了悲风,那个时候的爱,那么容易,又那么不容易改变。如果那时候你没出现,该多好。你不出现,便没有我如今心中的悲楚,无尽的痛苦和思念。

自此,回雪懂得,善意有时也是一种伤害。

悲风在回雪还愣神的时候,干净利落地帮她排好了整个教室的桌子,贴考号的纸条揭不下,只好把桌子的位置全部重新调整。

“我先走了”悲风又像风似的离开,连俩人并肩离开学校的桥段都没有。

有悲风的风景,才是风景

那次学校组织活动,在奔往远方的火车上,回雪照例晕车不止。

笨笨的回雪盯着从家里携带的那只包裹,拉不上拉链,坐旁边的悲风搭了把手,细心的把拉链拉好。

那个时候,回雪心里一动,如果这双体贴而温柔的手,属于自己该多好。

其实悲风跟同学们都很热络,估计实在看不惯同学队伍里,有这么笨的人,但这些小事,大概是根本不会记住的。

回雪跟悲风,平时半句话都不会说,因为……回雪不知该说什么,回雪觉得,在悲风面前,自己的存在甚至都是错。

哪怕把自己降低到空气一样的存在,回雪仍然认为自己是一团卑微的空气。

哪怕做一团空气望着你,也是好的。

可惜,我连一团空气,都不如。

没有悲风的北京,萧条

日子就这么过去,高考,远方,回雪去了北京,悲风留在省内。

没有了悲风的身影,回雪第一次觉得,这些新鲜美好的生活,并没有那么令人快活,回雪开始思念。思念她可以作为空气望着悲风的日子。

回雪悄悄地把悲风放在心里,仿佛四处都有悲风的影子,偶尔看到一个长得像悲风的身影,回雪都会发怔半天。

关于悲风的一切回忆和传说,都是回雪心中的灯火

半年多以后,回雪终于积攒起了足够的勇气,主动跟悲风说说话。可是悲风怎么那么忙啊,永远都没有时间跟回雪打个招呼。

我这个无聊无趣的存在,或许是不值得别人喜欢的吧。

回雪也曾表白过,悲风的拒绝,就像完全无视了回雪的感情,让回雪觉得自己的感情,就像是个笑话。

回雪没有那么多勇气,仅有的一点勇气耗尽之后,回雪就默默从悲风的世界消失了,不,回雪从来未曾进入过。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除了悲风,谁都无法成为她心的主

接下来,回雪像别人一样,终于有了喜欢她的人,也终于有了自己的男朋友。这些年,看过了很多事,经历了很多离合悲欢,生死别离,回雪几乎打消了自己所有的执念,除了悲风。

不争气的回雪却一直这样,悄悄地对悲风梦萦魂牵。

回雪的感情永远走不进悲风的心里,在悲风的眼里,或者永远也不想了解这样一段感情。

而回雪,却忘不掉。

十年了,就算你已不是你,还有初衷,有回忆。

十年了,转眼已十年,十年还不够久吗?

回雪举头望天,已不再有泪。上天,我难道要对他梦萦魂牵一辈子吗?

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在乎。

(图片来自网络)

(郴江幸自绕郴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课程非常饱满,满满干货,好多知识点需要消化吸收。特别是一些无声知识点和口部操,需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的练习...
    不会吐皮的葡萄阅读 66评论 0 0
  • 第一次起风的时候,阿良正躺在凉糖草原上。 依旧是慵懒的午后,这样的时刻,有人在拉石头堆固房屋,有人在屋前屋后种植草...
    我叫马康阅读 63评论 0 0
  • 在学校的时候,参加过很多的活动,自以为常识渊博,练就了一身技能,憧憬着走向工作岗位,施展才华。从校园里走出来之前,...
    吕艳朋阅读 607评论 3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