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叶子是黄色还是红色?—是温暖的~

你的脚步追随的不是双眼所见的事物,而是内心的,已被掩埋、被抹掉了的事物。

                                                                 ——卡尔维诺《看不见的城市》

图片|“生辰”App

今天是10月29日,农历九月初十。西安降温了。

这周过得很快甚至有些混乱,感慨最深的就是在朋友圈里见到了西北大学各个角度的秋与秋叶。我不曾想,北国的秋竟与我印象中的秋差这么多,如此,想必记忆中的很多事情都会主观偏差吧。

渐渐地,自己喜欢西大的环境。

两点从图书馆出来,去西大南门吃饭。常去的“妈妈手”炒面没有等着的人,老板也不在。回头看见大叔正从对面的小店出来,嘴里咀嚼着午饭,我很抱歉,打扰他本就延后的午餐时间。我“不好意思啊,打扰您吃饭”,大叔还是常有的笑,“没事没事”,熟练的拿两个碗装好配菜和细面,我说“够了够了”把面倒进去还问我“够不够吃”,加了各种调料,还有许多辣,有蒜没有葱。还是颠勺、出锅、打包,边笑着边给我。还是每次同样的结语,“谢谢啊”。我回了句“谢谢您,打扰您吃饭”。

大叔总是这样,特别有精神。

图片|know

闻着呛鼻的油烟走出小巷子,想起今年3月下旬来西大复试时对南门沿路、满巷的经着尾气的小摊的抵触,直到在这里待了这么久,其实也适应不了,室友总是说我,“由奢入俭难”,可能是这样吧。

但慢慢地,尤其是今天下午,看着巷子里的大叔大妈却很温暖。西大校园满满的生活气息,而不止象牙塔

卖甑糕的阿姨,不管刮风下雨,每天都来,一站一整天。

隔壁“刘家麻辣拌”,有时候一家人在开玩笑。

也时不时会来一些陌生的爷爷奶奶坐着小板凳,卖自家蜂蜜或者大饼,对,还有前几日的冬枣。

图书馆门口的大爷,每次去,每次都在戴着眼睛看书。

每天晚上洗澡回来路上,都能遇见一个老爷爷,坐着小板凳,或者拉二胡或者吹口琴。

上周早上5点半跟何老师去宝鸡,凌晨清雨中,学校的门卫室亮着灯,路上清洁工大叔扫着落叶。

他们每个人都特别精神,特别开心,做自己的事,或者只是坐着。

可能是现在年纪大了,也可能是今天太冷,自身总是产出“鸡汤”,想着“热爱生活的人好幸福啊”,内心觉得暖暖的。

回宿舍的路上,觉得自己充满力量,觉得自己身边的人都很幸福,我也很快乐。

昨天中午跟家里视频,爸妈姐姐都在吃饭,弟弟也去上学了,就闲聊着,说起“寒假考驾照”、“电动车不能逆行”,说起“天晴了”,好像也说了“支持我”,姐姐也真正的开心了。

今天中午给姥姑打电话,姑姑在家,说表弟高考复习的很好,说正在家里包饺子,说让我穿厚点,温差大。

前些日子看到小姑姑发的爷爷练太极的视频,爷爷精通琴棋诗书画,还总是不断遇见自己的新爱好。

今天下午给闺蜜打电话,告诉她我的决定,她说感觉压力就好大,但感觉我今天特别精神。

哈,我也特别精神,真好。

图片|know

大家都在做不同的事情,在做自己的事情,但是都是那么热爱生活。

自从2016年12月25号考研结束,我就再次失去了方向,也就没办法再坚持做什么,也没有对什么事情有兴趣。我一边止步不前一边期待各种可能,虚度时间,然后再痛恨自己浪费时间,如此反复,更加消极。现在,本着初心,再次找到了自己当下的目标,自然就“精神”了起来,身边的人和事也可爱了很多。

只要有选择,就会有对比。我们会觉得别人的路好走,会觉得自己未选择的那条路更精彩。或许,并非如此。相信自己的选择,爱自己前方的路,热爱自己的生活,会更快乐。

The Road Not Taken

Robert Frost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

And sorry I could not travel both

And be one traveler, long I stood

And looked down one as far as I could

To where it bent in the undergrowth;

Then took the other, as just as fair,

And having perhaps the better claim,

Because it was grassy and wanted wear;

Though as for that the passing there

Had worn them really about the same,

And both that morning equally lay

In leaves no step had trodden black.

Oh, I kept the first for another day!

Yet knowing how way leads on to way,

I doubted if I should ever come back.

I shall be telling this with a sign

Somewhere ages and ages hence: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and I—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译文:

未选择的路

罗伯特·弗罗斯特

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

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

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

直到它消失在丛林深处

但我却选择了另外一条路

它荒草萋萋,十分幽寂

显得更诱人,更美丽

虽然在这条小路上

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

那天清晨落叶满地

两条路都未经脚印污染

呵,留下一条路等改日再见

但我知道路径延绵无尽头

恐怕我难以再回返

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

我将轻声叹息将往事回顾:

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而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

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


                                                        文 | 绮妙

                                                      编辑|绮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