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三国之甄姬的秘密(02)

第二章:曹操心 

曹丕目不转睛地看着甄姬,甄姬点点头!二人行却扇之礼!

甄姬盯着香案,缓缓抬手端起卺,默然地看着曹丕,将合卺酒慢慢饮了下去。

饮毕,将两只卺一仰一覆,合在一起,安于床下。随后二人对拜,并相互割下一丝头发,放入香囊。

婚床上,曹丕将甄姬揽在怀中。

“如果你喜欢,我愿把这大汉的江山赠送于你!”


1.世子

曹操攻下邺城,不愿与天子共住一城,便把献帝留在许都,举家迁往邺城。

离开许都的前一夜,曹操站在许昌宫的大殿外,眼眸深邃地望着巍巍许都,只留下一句回荡的话:“此生何年,我能再回许都?”

曹操欲平复河北,为了自己的地盘扩张,调兵方便,定都在承前启后的邺城,从此政从此出,邺城成为曹操权力的中心。

邺城的文昌殿,巍峨庄严,大殿四角屋檐上屹立四个铜制金丝雀。曹操稳坐殿中,群臣纷纷议事。曹操怀抱一个五岁孩童,此童正是曹冲。

“冲儿智慧过人,把握人事准确,是个天才。”曹操向百官夸耀。

郭嘉位居殿首,向曹操提仪:“司空北方将定,是否考虑世子人选?”

曹操捋一捋胡须,哈哈大笑道:“我儿个个优秀,但也有他们的诟病。依奉孝之见,谁是最世子最佳人选?”

郭嘉沉思片刻,回道:“臣不敢妄言。”

曹操继续说道:“彰儿有勇无谋,行事鲁莽,不能担重任。植儿才高八斗,但太过软弱。丕儿有小聪明,但太过玩弄权术。”

说着,他意味深长地看看怀抱中的曹冲,继续道:“冲儿则是从小就会因势利导,懂得很多道理。”

曹冲满脸欢喜,说道:“多谢父亲夸奖,儿还要他诸位叔伯多多学习!”

曹操继续不紧不慢道:“宣司马懿。”

曹操命司马懿做了曹冲的老师,让曹冲学习司马懿的谋略、运筹帷幄的能力,并暗中嘱咐曹冲:“此人要多多利用。”

曹丕自然知道父亲定都邺城的意义是什么,他的目标不仅是北方,可能是整个大汉。曹操对曹冲的溺爱,曹丕都心知肚明,心中苦闷,时而长叹一番。

甄姬一袭白衣,来到后花园,看见曹丕。她从侍女手中接过一件衣裳,为曹丕披上。

“子恒因何而愁?”甄姬关切地问。

曹丕望着荷花池,水中的月亮随波荡漾,照射的他的影子,又时而模糊不定。曹丕问:“你说,父亲会立谁做世子?”

从曹操定都邺城的那一刻起,曹丕就已经在猜测父亲继承人的问题。

甄姬为曹丕整理衣服,却不知如何回答。

曹丕独立摇头:“算了,反正你也无心干预政事。”

曹丕知道父亲派司马懿做了曹冲的老师,势必要将他培养为世子人选,曹丕有些担忧,又有些无可奈何。

甄姬呆呆的两眼望着曹丕,劝他万事不要太强求,功名不必太去争,最重要的是保重身体。说罢,二人相挽回了寝宫。

曹丕虽然心中苦闷,所幸有甄姬相伴,也觉生活有滋有味。他们相敬相爱地过着夫妻生活,寒来暑往,叶落花开。


2.好孙儿

建安十年的年末,邺城。

曹操坐在文昌殿,与众臣商讨除灭袁氏遗子的战略,曹操环顾四周,忽然问道:“荀令君为何没有来?”

众人回答:“荀令君告知夫人身体有恙,今日恐无法来朝。”

曹操心有不悦,但仍未发作,并告诫众臣:“商议国家大事之际,任何人不得缺席!”

邺城内平安详和,一树银雪压弯枝头,一只喜鹊啾啾鸣叫,一声婴孩哇哇啼哭,响彻整个宫城,一个男丁在后宫降生。

卞夫人坐于寝宫,正在饮食,忽听得待女由廊道一声传一声地报道:“甄夫人产下一子……甄夫人产下一子……”

传报声一阵阵回响,一个传一个,宫城内交头接耳,都在为这件天大的喜事欢呼雀跃。

正在文昌殿商议国事的曹操,隐约听见外面的传报,漫不经心地问侍卫:“宫内喧哗因为何事?”

侍卫回答:“禀司空,甄夫人产下一子。”

曹操听后,稍顿片刻,要侍卫再报一遍,确认之后,曹操随手扔掉手中的地图,脱掉身上的官袍,扒开围在大殿中的众臣,小碎步慢跑向后宫去。

大殿中的众臣一脸茫然,在后面小声喊道:“司空,司空,作战计划还未确定啊!”

曹操已顾不上那么多,径直向曹丕和甄姬的寝宫跑去。

曹丕欢天喜地,新生命的诞生,让常年兵戎出入的邺城增添了许多欢笑,曹丕平淡的生活,被儿子的降生滋润的有生有色。

甄姬躺在床上,脸色由苍白恢复至闰红,她看着曹丕后中的婴孩。这个婴孩生的又白又胖,玲琍可爱。

曹操步入房内,欣喜叫道:“好孙儿,我的好孙儿。”说着,接近曹丕后中的婴孩,曹操看着这个可人的婴孩,满脸喜气洋洋,对着孙儿亲昵不停。

曹操对此孙儿十分喜爱,常年累月征战伐地的生活,因为孙儿的降生而增添了一丝趣味和生机,至此后,曹操每次外出征战回到邺城,都会将孙儿抱在手上如珍宝似的亲近。

曹操希望孙儿长大后叡智聪慧,所以给他取了个好名字:曹叡。


3.曹冲之死

建安十三年,是曹操最喜的一年,六月,曹操废三公,自封大汉丞相,官位在献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建安十三年,也是是曹操不幸的一年,这一年的年中,发生了两件令他十分痛心的事。

曹操在书房的案台研究卷宗,困了躺在旁边的床榻沉睡。

忽然听得待卫来报:“冲公子因疾病去世!”

曹操一个激灵惊醒,手握匕首,立马爬起来,快步冲到侍卫身前,猛地一伸手,匕首刺入侍卫的胸膛,侍卫倒地流血不止而死。

曹操缓过神来,沉思片刻,眉头紧锁,大叫:“冲儿,等等为父!”

幽静而黑的夜,秋天的枯藤上有几支老鸦,站立在树梢凄惨的鸣叫。整个邺城,白绫罗布,沉浸在一片死寂之中。

曹操痛心疾首,老泪纵横,嘴里振振有词:“老天,为何要亡孤的冲儿,有本事把孤的命拿去。”他一边哭喊,一边用力摇晃曹冲的身体。

曹冲躺上床上,嘴唇青紫色,脸色惨白,面无表情,死的还算安详,只可惜,他再也听不到父亲的声音。

曹丕站在父亲身后,劝说着:“父亲保重身体!”

曹操止住哭声,忽然转身,面向曹丕,怒目相视,他步步紧逼,冷冰冰地说:“别以为孤不知道你心里的如意算盘!”

曹丕吓得一个踉跄后退,两腿发软,倒在地上,惶恐道:“儿臣不明!”

曹操面目狰狞,继续道:“这是孤之不幸,却是汝之大幸!”

曹丕冷汗滚落,回道:“儿臣不明!”

曹操一个剑步冲在墙边的一柄利剑,利索地拔剑,猛地回头,突然指向曹丕,将剑架在他的脖颈,曹操逼问道:“你敢否认吗?”

(图片来自《军师联盟》)

曹丕眉目紧绷,战战兢兢,佯装平静,想要说话,气息却又颤颤巍巍。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