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9

许多年没有燕子在我家定居了。

今年的话。

好像还是没有。

不过。

有两只花鸟搬到了我家的烟筒里面住。


刚刚下雨了。

在外面散步的时候。

乡间的传来蛙鸣。

看到一副对联:

上联:雨打残荷 东一点西一点点点愁人,

下联:蛙鸣秋池 高一声低一声声声入韵

不过如今已然是春天了,想必入的不会是愁人的韵。

这蛙鸣让我想起清晨的鸟鸣。

喜鹊那家伙不论是吵架还是开玩笑总是给人一种花枝乱颤的感觉。

不过好听还是好听的。


说到花,

我就有点可惜,

前些日子杏花开的时候竟没有想要出门去采采风,

毕竟花开时节赏花人也会显得馨香动人,

何况花开最盛的那几日,

满地尽是粉白的花瓣,

虽并未留心,回味起来却也是格外动人的,

只教自己太不会享受生活了。

叹叹。


乡里传要盖小楼,

我个人是持反对意见的。

不过并不会有什么影响作用。

可惜了。


说着说着雨好像又下起来。

这让我想起来,

小的时候总喜欢跟别人炫耀说自己特喜欢水。

如今发觉我又特别讨厌湿湿的感觉。

这总让我怀疑有些错怪自己的意思。


不过呢。

说着说着雨就下大了。

我想这次就淋一淋雨吧。


果然呢,

老天就是喜欢开玩笑。


最近。

总结出来一个现象。

睡眠真的和我的各项能力都有一定的关系。

简单地说,

没有问题是睡一个好觉不能解决的。

不过。

可惜的就是

近些年我几乎是从没睡过一次好觉。


最近听闻网上对于吃不吃狗肉有了许多讨论,

这让我想到,

之前,个人是很希望养个宠物的。

不过。

如今我倒是想通了。

即使独身到最后,

我也并非真的希望要硬拉上一只狗做伴,

人类社会的东西大多是畸形的、是围绕着人的欲念产生的。

宠物狗如此。

狗肉如此。

叫嚣着吃狗肉不文明的口号的推手们亦是如此。

所谓的克制是一种对于深陷羞耻流快感的一种遮掩。


这些冷了,

回家取了一把雨伞。


忽然想起之前打的一个不恰当的比喻,

生活就像被窝,

温热的总是切肤的,

若要保持温热,

仅仅用身心去感染远远不够,

一定要将边缘化的地方经意或不经意的别起,

使个体的绝大部分与外面的世界相隔离,

热情总不能肆意挥洒,

身体更是不可暴露完全,

即便是顺风顺水的夏日,

关键部位也总是要遮挡的严严实实才不至于损害心神。

难熬的冬日,

也可能有好心人向你怀里塞上一个暖水袋,

但即便是来来回回分享了半生的暖水袋。

终究是不可以睡在同一个被窝的,

张开怀抱便意味着失去对自己领地的绝对控制,

你以为的相互取暖,

只不过是他人的领地转换罢了。

以上。


扯了这么多。

其实我只是不想收拾屋子罢了。

适应了乱糟糟的生活方式。

当真不是一件令人舒爽的事情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