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姐的花房 19

花房的柜台边上放了一台很小的胶囊咖啡机。我曾经幻想在花房里面放几组桌椅,供闺蜜或者情侣买花时喝咖啡聊天用,后来觉得太奢侈了,桌椅只剩了一组,大部分时间也是我们自己吃饭休息的时候用的。

我很喜欢看咖啡豆在咖啡机上方装豆子的容器里旋转,下落,排着队进了研磨器,研磨器磨豆子的时候能闻到浓浓的豆子香,不过豆子本身应该很痛苦吧,被搅进去压扁打碎,然后跟着滚烫的水流落进了杯里。曾有一段时间我沉迷于此,辗转了好几个商场看机器,最后还是被现实打醒,因为这个机器又贵又大,清洗起来还十分费劲,如果还要拉个花,我这就不是开花店了,而是开咖啡屋了。

替代它的,是一台小小的胶囊咖啡机,不用上水,不用磨豆,只要一分钟,就能喝到一杯浓缩的咖啡。味道嘛,比打豆子的大机器差点,但是比起外面加了各式糖浆的咖啡还是要纯正很多。偶尔在客人等花的时候递上一杯,但是大多数人好像对这个并不感冒,也是,没有糖浆,这玩意儿的味道确实不咋滴。

后来,我们就很少主动递上去了,除非是客人自己看到了问起。胶囊大约五块钱一颗,也不常用,在所有的成本里,算是比较低的了。

那群孩子当然也没喝过,他们在的时候都是我们最忙的时候,根本想不起来这台咖啡机。

那天结束得有点晚,我让小枣先回家了,自己打了一杯意式浓缩。我对咖啡免疫,喝了也不会睡不着,不过是喜欢咖啡苦香苦香的味道。陈曹超也回去了,花房也好好的,一个人在花房坐着,竟生出“一切都还挺圆满”的错觉来。

圆满吗?不晓得,圆满的定义也是因人而异吧。正常情况下我这个算不得圆满,没房没车没男朋友,可能吃了上顿没下顿,有什么好圆满的?但此时的我,刚卸下肩头的沉重包袱,又有薄荷和咖啡作陪,就是十分满足。我们总是遇到了难事,才明白平时没事无聊发呆的时候有多难得。

若觉得饭不好吃,就饿个一两天吧。

晃晃悠悠出门,赶上了最后一班公交车。我喜欢晚上十点的上海,人流终于少下来,公交车终于空下来,不用为能不能挤上车能不能有位子坐下需不需要给别人让座而烦恼。十点钟的公交,让我想起了李健的《十点半的地铁》。

温柔的风
轻轻地轻轻地轻轻地吹
身边的姑娘
胖胖的她
重重的靠着我睡
我没有推 我不忍心推
她看起来好累
矮下了身子
向后仰
我懒散地伸长了腿
对面的大叔
在鼾声之中张大了嘴
旁边的阿姨 左摇右晃
她睡得找不到北
身边的妹妹
和朋友谈谁
是是非非
我也疲倦了
这是我唯一不失眠的地方
悲伤的 难过的
在这里我没有力气去想
城市的夜
在头上
沉默经过它的心上
尽管它千疮百孔
仍在夜里笑得冷艳漂亮
我已疲倦了
这是我唯一不失眠的地方

李健不是原唱,但是如果不是李健,我也许不会听到这首歌,如果不是李健,我也不会在家单曲循环这首歌。我喜欢那样诗一样的男人,优美的歌词,天籁的嗓音。我想,李健应该不会乘坐晚上十点半的地铁吧。

公交车驶过一所大学,有意无意地睁大了眼睛看看,却很意外地发现了肖文。

他的边上,还有一个长发女人,靠着一辆红色的跑车。

这不是西川路666号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下午我跟孩子讨论故事,我让他谈谈自己的爸爸。以下就是他对爸爸的印象,一个6岁3个月的孩子对爸爸的描述。童言无忌,我...
    雨燕520阅读 25评论 0 0
  • 网上铺天盖地的广告 街上随处动人的标语 爱就买买买 爱就花花花 鲜花 情侣表 化妆品 保健品 烛光晚餐 烘焙 渲染...
    花惜颜阅读 142评论 2 2
  • 你永远没办法让技术员理解那些坐在办公室打打电话人的辛苦。毕竟在他们,眼里 你也是只是打打电话而已。 一件事的顺利完...
    Joy_wsj阅读 31评论 0 0
  • 一,收集一季度纸质考核小结,整理上报分局 二,填报执法人员信息登记表,整理上报至张建平 三,完成进口先锋发布组织生...
    西边雨_39b7阅读 14评论 0 0
  • 你有那么好的年纪 为什么不笑得更好看些 愿你足够强大的那天 不用被束缚 做你自己想做的事 你就是你 你是自由的 其...
    黎程阅读 5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