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拜占廷帝国,东西方都给过致命一击

公元324年,刚刚即位的晋明帝司马绍经过多番苦战,击败权臣王敦势力;这一年是东晋太宁二年,同样也是成汉玉衡十四年、汉赵光初七年、前凉建兴十二年,分裂局面依旧。

在遥远的罗马帝国,皇帝君士坦丁一世则结束了帝国内部的分裂,重新将自己确立为整个帝国的唯一皇帝,并选择了一座靠海的古希腊移民城市拜占廷,作为罗马帝国新的首都。

拜占廷位于连接黑海到爱琴海之间的战略水道博斯普鲁斯海峡,地理位置十分优越;6年后,新首都建成了,君士坦丁一世称它为新罗马,但大多数人称为君士坦丁堡。

伦敦大学学院历史和科学哲学博士蕾切尔•劳丹擅长研究食物的历史和政治,在著作《美食与文明》中,她对罗马帝国及其后继者的发展,及疆域内的饮食状况也进行了描写。

公元378年,罗马帝国东部皇帝弗拉维斯·埃弗利乌斯·瓦伦斯在哈德良堡战役中战败被杀,罗马帝国西部皇帝格拉提安册立狄奥多西乌斯一世为罗马帝国东部皇帝;14年后,狄奥多西乌斯一世统一西部,成为整个罗马帝国皇帝。

好景不长,公元395年,狄奥多西乌斯一世临终前将罗马帝国一分为二,长子阿尔卡狄乌斯成为东部的统治者,次子霍诺里乌斯成为西部的统治者。

由于罗马帝国此后再也没有统一过,阿尔卡狄乌斯就成为了东罗马帝国的首任皇帝,东罗马帝国也被后世称为拜占廷帝国。

相比西罗马帝国多次遭遇蛮族入侵,拜占廷帝国的处境要好得多,第二任皇帝狄奥多西二世对君士坦丁堡的城墙进行加固,强化了防备。

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灭亡,拜占廷帝国成为唯一的罗马人帝国,甚至查士丁尼一世在位期间,夺回了部分西部领土。

但从541年开始的20年,拜占廷帝国境内多次爆发大规模瘟疫,黎凡特、北非地区叛乱不断,萨珊波斯也在进攻。

伦巴底人占领了意大利北部,斯拉夫人占领了巴尔干半岛的大部分地区,波斯人占领了东部的省份,拜占庭帝国希拉克略王朝第一任皇帝希拉克略一世夺回了东部省份,但阿拉伯人崛起后势不可挡,南部省份逐渐沦陷,叙利亚、埃及也彻底失去,但阿拉伯人在攻打君士坦丁堡时受挫,除了拜占廷海军的强大,神秘火器希腊火也发挥了关键作用。

希拉克略一世将拜占庭帝国希腊化,希腊语被定为官方语言,与西欧的区别越来越大,巩固了对巴尔干半岛领土的统治。

在拜占庭帝国马其顿王朝开国皇帝巴西尔一世的努力下,国力得到恢复,取得了亚得里亚海的制海权,占领了意大利的一部分和保加利亚的大部分。

阿莱克修斯一世阻止了突厥人的进一步入侵,收复了一些东部领土,但他向西方求救的举动,引发了第一次十字军东征。

十字军帮助拜占庭帝国收复了尼西亚,但很快双方反目成仇,到了第四次十字军东征时,君士坦丁堡被攻克,拜占廷帝国四分五裂,同时存在着尼西亚帝国、伊庇鲁斯专制君主国和特拉比松。

公元1261年,君士坦丁堡被收复,拜占庭帝国恢复,但危机还在继续,强大的奥斯曼帝国成为最大威胁。

公元1453年,奥斯曼帝国皇帝穆罕默德二世攻克君士坦丁堡,拜占廷帝国末代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被杀,拜占庭帝国灭亡。

拜占廷帝国从勃兴到灭亡,主要的统治范围都在温暖湿润的地中海气候带,这也对他们的饮食产生了重大影响。

在首都君士坦丁堡,昂贵的肉类成了贵族的美食,普通人的主食是面包、橄榄、洋葱、小扁豆、奶酪和鱼类。

而在吃鱼这个问题上,君士坦丁堡人的口味有偏好,他们喜欢吃海鱼,淡水鱼不吃,而是用来喂猫狗;这只能说明,沿海城市的人还是比较任性啊。

而在君士坦丁堡之外,拜占廷帝国的省份则广泛食用牛、羊、猪、马、鸡、鸭、鹅等禽畜肉类,这就是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拜占廷人吃的蔬菜水果也比较丰富,蔬菜有萝卜、卷心菜、大蒜、洋葱、南瓜、莴苣、韭菜、黄瓜等,水果则以苹果、无花果、西瓜、杏和葡萄为主。

原本拜占廷帝国各地的粮食自给自足,只有个别大城市才需要进口;但在后期地盘越来越小了之后,粮食明显不够吃了,饮食也就变得混杂起来,这也预示了危机。

《美食与文明》以全球为舞台,以帝国为视角,追踪了主流饮食的演变之道;同时深入挖掘了饮食演变之道背后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等重要因素,透过稀松平常的饮食习惯看清食物引发的政治想象,非常值得阅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