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藏在心尖尖上的白衫少年

字数 2370阅读 159

01

他是我见过最温柔的男生。

十六岁那年,爸妈闹离婚,我被送去到一个亲戚家过暑假,亲戚是我妈妈的姨妈,我叫她姥姥。

姥姥家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寨子,白天蝉鸣,晚上蛙叫,就算有习习凉风还有姥姥自家栽种的新鲜西瓜,我的内心也是无比的烦躁。

我怀念城市里喧闹的汽车声,怀念各种各样的冰激凌,更多的是担心如果爸妈真的离婚,我是不是就成了一个孤儿,从此只能留在这个小寨子,再也不能回去了。

姥姥其实岁数也不大,刚刚过完60周岁的生日,姥爷已经去世,她的儿女全都在外地,我的到来似乎给她带来很多惊喜。

她每天天刚亮就会起床,先去菜地里摘了带着露珠的蔬菜和瓜果,然后煮上一锅香甜的八宝粥,然后喂鸡,喂鸭子。

我起床之后,她会递给我一杯凉丝丝的甜水,哄我说是昨晚接的露水,小姑娘喝了越长越漂亮。

我明知道不应该去因为爸妈的事情,迁怒这个疼爱我的老人,可是心情始终不能好起来。

这天早上,姥姥特别高兴的跟我说,再过两天小夏哥哥就回来了。你和他一起玩,就不会觉得孤单了。

我对于谁是小夏哥哥一点兴趣也没有,小夏哥哥能让我爸妈不离婚吗?

02

夏日特别难熬,姥姥睡午觉的时候,我悄悄出门,这个寨子不大,几乎所有的人都相互熟悉,我这样的外来户更是大家都知道的。走在路上,不停有人打招呼,用乡音提醒,前面树林不要去哟,里面真的有蛇,还有很多虫子。

我挥别这些善意,执意朝树林深处走去,那里似乎蝉鸣的更急,密密麻麻像我焦躁的心情。

树林深处有一座小庙,年深日久,台阶已经斑驳的看不出材质,可是庙里却很干净,应该有人经常祭拜。

我走进去,并不认识供奉的是什么神,可是我突然想向神仙祈求,不要让我变成孤儿好不好?

我正要跪下来祈祷,就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我循声过去,见到一个少年。

他站在靠窗户的地方,斑驳的阳光透过树影,在他脸上忽闪忽闪,像是一个山中的精怪。

你是谁?

我大声的质问他,仿佛这样就能够掩盖我的害怕。

他笑了一下,别怕,我就是这个寨子里的人。我过来摘野果子的,不信,你看?

他张开手,里面果然有两个紫红色的果子。

我放下戒备,他却走过来问,你是不是迷路了?需要我送你回家吗?

虚惊一场,我转身往外走,态度冷硬,不需要你帮忙。

那这个果子,你要不要?很甜的,我们这里叫沙果红。他追上来。

我不答话,走出了小庙。

03

回到姥姥家里,姥姥已经午睡醒来,看到我似乎长出了一口气,小夏回来了。下午让他带你去河里抓虾去,再帮姥姥摘点莲子和菱角。晚上我们喝莲子汤。

我才知道,姥姥口中的小夏是村长家的孙子,据说是寨子里最有出息的孩子,考上了著名的大学。

我挥着大蒲扇,坐在电视机前面看一个很无聊的动画片的时候,那个小夏来了,他站在门口喊,宋奶奶,您在家吗?

姥姥开心的带他进来,我才看到,中午在小庙里看到的那个少年。

原来他就是小夏。

他手里提着一个草编的篮子说,里面是我在林子里摘的果子,宋奶奶你尝尝。

姥姥笑着去洗果子,他走过来坐在我旁边,原来你就是宋奶奶的外孙女。

那样一个下午,面对这样一个浅笑的少年,我焦躁的心,突然就冷静了下来。

小夏真是一个很好的玩伴,他懂很多东西。

我们坐着村里自己家制作的小船,用木浆划到湖的中央,那里有大片大片的莲子和菱角。新鲜的莲子,放进嘴里有一股荷花的清香,脆脆的菱角需要煮熟之后才好吃。

用一根细细的草绳子,栓着蚂蚱,在湖边钓虾,有红色的龙虾,还有半透明的河虾,冷不防钓上来一只螃蟹,我们两个都哈哈大笑。

林子里有很多的野果,小夏带着一只毛茸茸的小狗,我们去摘果子,小狗在草地上翻滚,夏天变的美妙起来。

我突然想起曾经看过的一本书里说过:“春天的原野里,你一个人正走着,对面走来一只可爱的小熊,浑身的毛活像天鹅绒,眼睛圆鼓鼓的。它这么对你说道:'你好,小姐,和我一块儿打滚玩好么?'接着,你就和小熊抱在一起,顺着长满三叶草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整整玩了一大天。”

小夏的狗就这么快乐的滚来滚去,小夏嘴里含着一根草,背着手,带笑看着小狗。

看着这个阳光下的少年,我的心跳突然就加快了许多。

我羡慕这样的小夏,也羡慕这样的自己,只是昨晚快睡着的时候,我听见姥姥给妈妈打电话。

你放心吧,妮子很好。最近玩的开心多了,前几天还有点不高兴。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不是很懂,但是看着孩子也不能随便离婚。你自己好好想清楚吧。

果然,离婚的事情还是无可避免吗?

04

整个暑假就在这种又快乐又焦躁的氛围中度过,那天我带着小夏用草编的帽子走进门的时候,看到了妈妈。

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眉眼中似乎多了很多的忧虑,我就猜到她肯定是和爸爸离婚了!

我转头向门外跑去,身后是小夏的喊声,你去哪里?

我躲在第一次遇见小夏的那个神庙了,神仙为什么听不到我的祈祷呢?

小夏走进来的时候,我正抑制不住的大哭。

他伸手轻轻的拍了拍我的头,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一直到我哭的打嗝,他才把手里的水递给我,你妈妈也在哭。

我瞪着他,她有什么好哭的呢?她整天埋怨我爸,最后闹得两个人都过不下去了,现在她高兴了。哭什么?

小夏不说话,把我抱在怀里,我闻到了他身上带着青草味道的气息,温暖又安全的感觉。

不知道哭了多久,我抬头,看到小夏的衣服湿了一片,真是太尴尬了。

小夏并不在意,他拉着我的手说,咱们回家吧。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姥姥告诉我小夏因为学校有事,已经连夜坐车回去了。但是他留了一封信给我。

我打开信,却只有一句话。

我们每个人都最终会独自走完整个人生,我相信你会走出更精彩的自己。

没过多久,我就跟妈妈回到了城里。

他们还是离婚了,我跟着妈妈住。

从一开始觉得自己是被抛弃的孩子,到后来习惯了单亲的生活,时间并没有很久。

我也再也没有得到过小夏的消息,每次给姥姥打电话,都想要提起,却又不敢提起。

姥姥也没有主动说起过,对她来讲,小夏就是一个玩伴,可是对我,他确实一个暑假的温暖,和从来没有过的悸动。

在那样一个夏天,有一个少年,他眉目清秀,徘徊在我的梦里,心间,是无法诉诸于口,却不得不牵肠挂肚的思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