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梦想难以启齿——北京大熊会之行出发前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为什么起这个题目,因为我的梦想一直跟我没有太大关系。

小的时候我记得我的梦想是当科学家,改变世界,这是一个满分梦想(大人们觉得科学家是最好的职业)。

我大学刚毕业的时候我的梦想是走向人生巅峰,赢取白富美,成为一个改变时代的人。

如果我结婚了,我现在的梦想一定是做好工作,给家人最好的物质条件和最好的精神安全感。

如果我接近退休年纪,我想我的梦想会是让子女成才,家人没有疾病,成为一个容易满足的人。

如果我到了年老,我想我的梦想会是看看花,听听鸟,成为一个一无所求的人。

你会发现,这些梦想,永远和我们距离太遥远,但是有一个规律,在梦想最遥远的时候,我们是最幸福的,在最接近梦想的时候,我们却是最不幸福的。

小的时候,我们说要当科学家,这个梦想简直大过天,但是孩子时代我们是快乐的,因为说完就忘了,年老的时候,我们说要看看花,听听鸟,也很容易满足而快乐,因为再也无法去奋斗了。但是我们在中年拼搏奋斗的时候,却一点也不开心,一点也不快乐,因为在中年的时候梦想特别接近,特别容易攀比。

既然是这样,我们为什么不能尝试着把梦想顺序反过来呢?

小的时候,我们不要说出让大人和老师给出100分的梦想,因为那是他们期望的,我们为什么不能说我的梦想是,有吃不完的棒棒糖,玩不坏的玩具车呢?

大学毕业的时候,懂得人生道理,提前做好健康投资,为家人和自己多积累一些价值。

结婚了,我们好好工作,给家人最好的物质条件和精神安全感。

退休的时候,经过奋斗,事业家人社会责任感全都有了,成为一个改变时代的人。

年老的时候,积累的经验和丰富多彩的经历已经成为最宝贵的财富,并且可能还在发挥余热,或许成为一个改变世界的人。

我们一般人总是这样,给孩子很高很高的期望,然后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幸福感和满足感逐步降低,当他终于向生活低头的时候,周围的人却说他成熟了。于是一个成熟的人在自己看不起的岗位上蹉跎着岁月,一直到了晚年,自己欺骗给自己的幸福感才终于到了自己也觉得幸福的程度。其实,这一辈子,在少年的时候,已经过完了。

但总有一些人,她们和普通人不同,她们做出的决定常常让人匪夷所思,她们是人世间真正的行者,一步一个脚印,在前进的过程中,逐渐清晰了自己的目标。

我们要一直让梦想待在触手可及的空中,这样带给我们的动力会源源不断,兴许我就可以通过改变自己,提高能力,去一步一步完成更高的目标,最后成为一个牛人去改变世界了呢!

比如我五一的“难以启齿”的小梦想就是,今晚出发去北京,在北京见到靠谱的大熊老师,靠谱的纶子,靠谱的几个非常投机的朋友,靠谱的熊友,还有靠谱的新人,希望一切顺利,遇见该遇见的人,做到该做到的事。期望不奢求,积极不亢奋。

兴许,我做到了这个梦想,让更多朋友认可我们,然后有了更多合作的可能,有了更多机会可以给别人提供帮助,然后有了更多人喜欢认可我们,谁知道呢,我甚至可能帮助改进这个社群运营模式。

附赠无价之宝:

英国的威斯敏斯特教堂的墓碑

当我年轻的时候,我梦想改变这个世界;

当我成熟以后,我发现我不能够改变这个世界,我将目光缩短了些,决定只改变我的国家;

当我进入暮年以后,我发现我不能够改变我们的国家,我的最后愿望仅仅是改变一下我的家庭,但是,这也不可能。

当我现在躺在床上,行将就木时,我突然意识到:

如果一开始我仅仅去改变我自己,然后,我可能改变我的家庭;

在家人的帮助和鼓励下,我可能为国家做一些事情;

然后,谁知道呢?我甚至可能改变这个世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