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宝的男人

穿着户外靴,连帽衫,胡子拉碴有点痞的航拍师,总爱哼哼大火的《成都》,有几次在赶路的面包车里也大声的吼几句,唱的不错。

风太大,不能航拍的时候,和大家聚在一起胡侃。很爷们的外形,突然会来个媚飞的眼波,还有兰花指,在几秒钟的娘娘腔里,和岳云鹏有的一拼。看到壮阔的草原,蔚蓝的天空,他会突然变身朗诵腔调:“啊··此情此景,我想吟诗一首。”

你若盯着看,他会娇嗔的说“讨厌~”

耍宝的人,值得尊敬。逗人笑,需要急智。

赶路的时候,七八个人憋在车里,逗乐子。他还学过广东话、陕西话、内蒙的多种方言,很有一套。

中午的酒桌上,几个爷们都喝多了。路途颠簸,喝酒的人怕吐,没喝酒的人犯困,很安静。只有他,戴着耳机,操一口内蒙腔调的青海话,噼里啪啦的打起电话来,眉飞色舞,像是倾情演出了一场独角戏。

第一通电话打下来,全车的人都开骂了,没有一句要紧事,都是扯闲篇,太吵。

第二通电话,还是青海,一上来就献殷情,先是问人家全家身体好不好,工作好不好,养的羊好不好,如此等等,也是啰嗦的可以。然后邀请对方带着家人开车过来玩,看看内蒙大草原。

好么,上千公里路程,五月的草原,光秃秃一片,开过来干什么呢?!

一车人,闭着眼睛笑,都不知道他是瞎掰还是真打电话。

喝了酒的假青海话带着浓浓的羊肉串味道,话锋一转,羊肉串味道的语气都正经了起来。他拜托对方一定要请到媳妇儿的叔叔,一位塔尔寺的活佛,见见自家媳妇儿。“国庆节,我们领着媳妇儿、姑娘,去看你。我媳妇儿不是得了那个病嘛,在北京看的挺好的,四期放疗化疗,卵巢已经全部割了,好多了,好多了。想再请活佛给加持一下,加持一下就更好了嘛。请你一定要拜托媳妇儿的叔叔,帮我们看下;一定要拜托媳妇儿的叔叔,帮我们看下;一定要拜托媳妇儿的叔叔,帮我们看下。”果然是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睁开眼,回头看看一脸酒气,窝在后排大座上打电话的航拍师,想起这几天他的耍宝,心里有点酸。

“你遇到的每个人都经历着你所不知道的战斗。请心存善意,直至永远。”——某日摘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