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洛神」观感

                                                 

图片来源于TVB电视

 只见曹丕身披铠甲,手提单刀,刀身已是血点斑斑,显是杀害了院内的妇孺残夫,他一路厮杀,周身皆是尸橫遍地。兵卒正四处搜寻,想是在找甚么人。这时,曹丕来到一间东首厢房,见门是紧掩着的,便提脚踹开了门,屋内香气馥郁,妆台上尽是碧玉钿钗类似女子装饰之物。曹丕听得屏风后窸窣作响,只听得声起刀落,榻前的帷幕的连珠被劈得满地洒落。凝神望去,见两人相拥床前,一位老夫人已是泣不啼声;另一位是个韶龄女子,只因侧面相对,无法看清她容貌。抡刀便架在她肩上,喝道:“甄宓何在?”那女子缓缓地站起身,转过脸庞,神情自若地道:“女子便是!”。曹丕看时,不觉惊呆,此女子生得如花似玉,脸俏如画,黛眉若山,仿若洛神仙子下凡。曹丕心想,我一生阅女子无数,不是娇艳欲滴,便是矫揉造作,从未见过如此绝色女子。甄宓神色凛然的说道:“甄宓不想偷生,只求你放过我的家人,我死而无憾!”曹丕见她大义凛然,不觉心生肃意,挺刀说道:“自古红颜祸水,美人只会误国,留你在世上,只会祸害天下?”甄宓淡然一笑,毫无畏惧之色,只听她说道:“千百年来,战场之上,你们所谓的骁勇大将,只会将我们女子做为成败的籍口,又或是争夺的战利品,为何是美人误国,而不是你们误了美人的一生呢?我们根本没得选择的余地,乱世桃花逐水飘流,公子想要杀就杀吧!”


以上文字乃属TVB港剧《洛神》之中的一小片段,文字纯属撰写,作为遣乐。


从小就对蔡少芬“情有独钟”,从《风之刀》、《天地豪情》、《十三密杀令》、《创世纪》、《陀枪师姐》、《如来神掌之再战江湖》,再到《洛神》,这些电视里都有她的出演,特喜欢DAD的古装戏,着装雅致,一颦一笑,尽显古典美人的脱俗华贵,尤其是她的搔人心动的眼神,更是千金难得。当年,诗人白居易以“回眸一笑百媚生”来喻意杨贵妃的神姿。倘若他能穿越千年,得见后辈之容貌,必定抚须唏叹:此佳人之容,比之贵妃,不遑多让!难怪,香港TVB的金牌编导梁咏梅对她青眼有加,让她担演《洛神》里的甄宓主角,可谓独具匠心。DAD的演技此时已日臻稔熟,所缺的只是一个好的剧本和一个令自己逐渐定形的角色。在《陀枪师姐》三部曲中的卫英姿,飒爽而感性,不时耍些野蛮性子,真叫人敬而爱之,DAD与欧阳震华的小生,可谓是家庭甜蜜组合的绝佳拍挡, 两人将这部现代都市警匪戏,演绎得回味无穷,令人看完第一部,不得不看完二、三部,真是深陷其中,令人欲拨不能!


《洛神》这部戏,出自《三国演义》的一小章节,断章取义自是在所难免,又或多或少的虚构掺加些传奇色彩,虽然整部戏看起来感觉有些穿凿附会,其中也有篡改历史的迹象。不过,这些传统意义上的人文历史,只能在史料上才能做到有迹可查。剧本永远是剧本,它不能改变历史,无论剧本怎样的修改,历史也无法重来。《洛神》在编导梁咏梅与编剧梅小青两位TVB老前辈的精心设计下,也不失为一部较好的港产古装剧。在我最爱的港剧之中,也有它一席之位。这部戏虽然在历史问题上乏善可陈,但它的可圈可点也可分庭抗礼的。在人物塑造上,有血有肉;着装打扮,淡妆浓抹,亦是相得益彰;背景音乐,身如其境,如怨如诉;台词甚是精练,仿若金庸小说章法。对于偏爱梁咏梅主导的戏的观众,我想这些剧本语言的风格,若听得一席之语,便知是出自她老人家之作了。值得一提的是,金庸大侠的小说大部分都由她来策划编导的。我这个人嘛,有癖好,便是每看一部港剧时,总要看看编导是何人?若是金牌导演之手笔,那便每集中一字一句,一声一音,一曲一调,一招一式,一诗一词,我都会凝集身体所有的神经细胞,气定丹田,便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也心无所动。唉!人家见到美女,是秀色可餐;而我,遇上好看的电视,亦是乐不思餐!

蔡少芬天生就是一个美人坯子,无论身材又或是容貌,皆可称得上是绝代之姝。让DAD演甄宓,当真乃上上之选。洛神仙子非她莫属,DAD也不负众望,将甄宓的角色演绎得栩栩如生,荡气回肠,尽显一代才女风范,妙极!

与她做对手戏的是TVB当家小生马浚伟,马浚伟出生贫寒,刚出道时做歌手不获唱片公司续约;做演员呢,要从路人甲一点一点往上熬,受尽白眼。不过从小吃苦的马仔硬是挺了过来,然而天生我才必有用,有才华的人不会怀才不遇,在马浚伟事业跌至谷底,无线戏剧组高层——曾励珍。曾鼓励他转往拍电视剧,95年《壹号皇庭IV》是他的踏脚石,“我要多谢珍姐的栽培,没有她的赏识,马浚伟早已在娱乐圈销声匿迹。” 随着自己拼命坚持的八年抗战,而最终坐上了无线一线小生的位置。由初出茅庐的无人问津,到《壹号皇庭》、《妙手仁心》已经小露头角,随后凭《鹿鼎记》中康熙一角出位,再之后《勇往直前》可说是马仔的开山力作。凭戏中饰演的练马师的上进,靠自己细腻的表演,便一直名不见经传的马仔一鼓作气,冲到了一线位置。在演无线大戏《洛神》中七步成诗的曹植,马仔可是没少牺牲,不只推掉了一部电影,还剃掉了不少眉毛,拍《帝女花》更是拼命到扭伤脖子,不过换来高收视率他也认了。如今靠着一份对演艺事业的执着、信心和在每部剧中淋漓尽致的发挥,使马仔稳坐无线当家小生之位,但那份艰辛和不易只有亲身经历才能体会。

  小生马仔,身上有种儒雅之气,所以无论他饰演文戏主角,亦是武戏主角,都会发挥得游刃有余,文中藏武,武中含文,可谓兼并有之。看了那么多的梁导编剧的金庸剧,始终未见过TVB版的《书剑恩仇录》,不知是我没找到?又或是TVB因何原故未曾染指该剧?心中总是疑惑不解。倘若能开拍此剧,不知道梁导是否和我想的一样?马浚伟饰演陈家洛,简直是最适合不过了。一身白色装束,手持长剑,随意挥洒一套剑法,落叶飘曳,恰到好处和配一曲神思者的《千里寻》,伊人他方,斯人寥寥。意境之隽永,叫人思之神伤。

  对于曹植,早期不是很关注,有关他的历史记载,只是在学校的书本上有所提过,当时只知道他是曹操的三公子,在文学上造诣非凡,他的作品颇为深远,当时,由于年少无知,也就不曾窥探一二了。后来,步入社会,人的性情得到了世事多方面的熏陶与影响,加上对文学方面也甚是独好,才逐步接触中国传统文化的范畴。学校的课堂上未能看完的金庸小说,此时,早已收入囊中,闲时,便狼吞虎咽掳取其中的文字食物。意犹未尽时,什么红楼梦、诗词五经、中国历史等,无不纳入书柜,成为我的收藏品。有时,想一辈子猫在图书馆,闭上眼睛,书中的芸香之气幽幽飘来,嗅入鼻中,令人全身舒泰,而意静神闲。当你环视周身,书架之上,琳琅满目,尽收眼前。天下之事,开卷便可得知。

  喜欢《天龙八部》里的段誉的朋友,对他的那招潇洒飘逸的“凌波微步”,一定不陌生。这里面可是大有文章。金庸前辈小说里的所创的每一招式,都与中国博大的浩瀚文化分不开,渊源甚深。可是有迹可寻的。如“降龙十八掌”中一招“亢龙有悔”乃出自易经中的一卦。而“凌波微步”招式洒脱,精灵之极。似是神女舞步般。若中气十足的男人耍弄,便如邯郸学步,不伦不类了。金庸大侠可算为我们这些粉丝费尽心思了。一个书呆子段誉误闯误撞便练就此等绝世武功。写之妙,用之妙。


  在《天龙八部》一书中,对“凌波微步”的出处,也有所述言。然来是出自三国的大才子曹植久负盛名的《洛神赋》一诗的片语。这部代表作,在历史上也是影响之深远,除了诗文传诵外,东晋时的王羲之也有墨宝传世,顾恺之有丹青留人,不难看出,后人对此佳作,甚是倾慕。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像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语言整饬凝炼,可见一斑。

   曹植与甄宓的相爱,或许只若于初见。两人的结局决定是一段可歌可泣的凄美传奇。曹植一代才高八斗的文人骚客,风花雪月见证了他的才情与品性。才德兼备的甄宓,一出场便仪态不凡,吐属雅致,翰墨通晓,待人处事,大方廉逊。此等佳人,世间之上,惟可遇不可求。盖因由此,DAD在我心中,已是一个完美的女神了。支持DAD,你永远是我最爱的电视偶像。以前的我,对于曹植,没过多的去了解,自看完《洛神》,便也对他喜爱有加。不止因他是大才子,最直接的原因,可能是马浚伟了!也许爱屋及乌吧!由马仔饰演的角色,基本上我都是爱之所及!如果换了别人,我也未必就对曹植爱之所切了。甄宓亦是,别人代替不了DAD的神韵,也演不出甄宓的风姿秀逸。两人便如天造地设的壁人,谁要是分开他们,谁就是“曹贼”。

   两人在剧中,不乏诗辞唱吟,而赞美甄宓的诗句,更是俯拾即是。

“南国有佳人,容华若桃李。朝游江北岸,夕宿潇湘沚。时俗薄朱颜,谁为发皓齿?俯仰岁将暮,荣耀难久恃。”

甄宓的嫣然一笑,点染了曹植的灵感,才思敏捷,文如泉涌。那一首《美女篇》语短情长,铺陈细致,词采而华茂。至此,颇为流传。

美女妖且闲,采桑歧路间。

柔条纷冉冉,叶落何翩翩。

攘袖见素手,皓腕约金环。

头上金爵钗,腰佩翠琅玕。

明珠交玉体,珊瑚间木难。

罗衣何飘飘,轻裾随风还。

顾盼遗光彩,长啸气若兰。

行徒用息驾,休者以忘餐。

借问女安居,乃在城南端。

青楼临大路,高门结重关。

容华耀朝日,谁不希令颜?

媒氏何所营?玉帛不时安。

佳人慕高义,求贤良独难。

众人徒嗷嗷,安知彼所观?

盛年处房室,中夜起长叹。


  自古有才情的女子,一生命运多舛。当年花蕊夫人为宫词之祖,李清照才思敏捷,寻寻觅觅,冷冷漠漠,凄淒惨惨戚戚,传诵千古。北宋李师师,琴技闻名天下。大唐鱼玄机,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秦淮八艳,香消玉殒。

 “江南有二乔,河北甄宓俏。”足见甄逸之女,艳名之远播,她与孙策的夫人大乔,以及周瑜的夫人二乔相齐名。惠质兰心,绝世容貌,自是当仁不让。然而可叹“乱世桃花逐水飘流。”虽生而出众,然命不由已;虽情有所托,却无以长久。

  甄宓的命运应验了“贵不可言”的相士之说,由结识了曹氏父子开始,便对她宠幸万分,待她如至亲。福兮祸所依。表面平静的丞相府,却内藏暗流,稍在不慎,便落下把柄,招人是非。本是无争名利,处事低调的甄宓,却处处遭人妒忌与迫害。如履薄冰。在受人挤兑与排斥的环境里,甄宓表现出来的大度谦逊与不卑不亢,也是一般女子都无法相媲拟的。曹植对这位品性懿德的绝代佳人,早已是心生情根。而甄宓亦欣赏曹植的才情与善良,对他是芳心暗许。对甄宓的垂涎,远不止曹植一人。曹操与长子曹丕亦是虎视眈眈。面对着三人的周旋,甄宓以智慧解困。丞相曹操,妻室健在。然想纳甄宓为妾,仿效娥皇、女英共处一夫。甄宓深知曹操乃一个袅雄霸主,并非心中的贤君,便以长辈居称。外表冷漠、性格深沉的曹丕,虽然不善言谈,不苟笑语,对宓却是深爱之极,或许是因性情极端,剑走偏峰。才致后来的爱之深,恨之切。自己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捡到便宜,无奈的迫死了这位绝代佳人。

  天下群乱之际,曹操对这段儿女私情唯有作罢。在大臣的劝谏之下,为了政治局变,棒打鸳鸯的拆散了本是一对壁人的子建与宓儿。甄宓明白,曹操是为了天下才痛心如此。在三子之中,曹操最心疼的便是子建了。当年的铜雀台上,也有意封他为太子,也深信曹植登基后,做个贤君,是从众望所归。可惜,时移世易,在战火频繁黎民如火如荼的年代,贤君是个不合时宜的头衔。曹操自知年事已高,若要曹氏一统天下,登上帝位的必须选一个强悍有力的继承人。在这一点上,曹植追求的是“匡扶汉室”,还臣于汉天下。而曹操想实现的是“以曹代汉”,可见野心之大。如此,曹丕便成了不二之选。

  “青青子袊,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曹操咏叹出的诗,可见他对帝位的祈望,以及对贤才的渴盼!

至此,汉延康元年(220)十月,汉献帝让位,曹丕称帝,是为魏文帝,改国号为魏,建元黄初。


 甄宓也就成了文昭皇后,而与往日的曹植的一段情,便如流花逝水,付诸东流。再才情的女子也奈何不了命运的安排……

而这两兄弟的斗争才刚刚开始,宓自做了文眧皇后,对曹植是以兄嫂自居。经历世故的曹植,心如止水,面对着昔日的共聚天乐而曾带给他无尽才思的伊人,情何以堪!溺水三千,只取一瓢。子建只空留感伤。“自心中至爱离开子建,就带走了我一点灵犀,也带走了我无穷的智慧。”看到曹植欲哭无泪,欲言无语,悲苦而又无奈的神情,我不由得痛楚万分。当年,伍子胥为了国家,才一夜白了头。他是神圣的。虽然曹植依然青丝鹤发,但他的心里为了一个情字,已是苍老尽殆,支离而破碎。「有传马仔与DAD在演戏之时,对她是日久生情。」


 相对而言,甄宓较之曹植,在感情上,比植要看得透彻一些,即为皇后,就该母仪天下,往昔的种种,只能当作过眼云烟。况且,曹操改立世子时,有意将宓赐于曹丕,是着于自已的宏图霸业考虑的。甄宓深知,自己不尽尽只做好皇后的本分。更重要的是要铺助与督促曹丕,望他能成为一个明君。只可惜,事与愿违,甄宓本想尘事封藏,将当年曹植为她所写的‘美女篇’的灯盏,尽埋于尘土。不想小人利用,告之丕,曹丕无端指责甄宓,怪责宓对植余情未了,更甚之,丕将醋意发泄到金缕玉带枕上,至使甄宓的最至爱的父亲的遗物,玉碎难全。“哀莫大于心死”’缓缓的地从甄宓口里说出时,我的心也跟着在绞痛,泪水早已纵横在脸庞之上。

终于,在一次朝典上,文帝有意刁难曹植,以兄弟为题,七步之内方作完此诗。情急之下,甄宓展帕提示,对曹植凄然一笑,好似当日那嫣然而笑,才使曹植灵感攸现,方使这首《七步诗》能传诵千古。文帝对两人之事,始终是耿耿于怀。于是,借故将曹植流放,去一个毫无至亲的陈留之地。分别的那一刹,甄宓泪眼婆娑,曹植是失魂落魄,不知已身。我的心情又一次的悲愤痛慨。曹植心灰意冷,行至洛水之滨时,朦胧间见一仙子,于水中舞步,云肩垂络、风姿卓然。挥笔写下了传诵古今的《洛神赋》,有史记载,当时,写下的赋名为《感甄赋》,甄宓的儿子曹叡,见此名有几分露骨,便改为《洛神赋》了。

此剧,看至结尾,心情更是不堪。甄宓被文帝赐以毒酒,行至将死时,见曹植依然守护在身边,内心已颇感欣慰了。她的死,是爱的遗憾;也是恨的了断。

《洛神》吸收人的地方,莫过于它的綩约而凄美的故事。看完后,令人在种一唱三叹的悲怆之情。男女主角的演技不凡,但故事少了配角的衬托,一部戏就会逊色不少。

素有老戏骨之称的刘丹,早期作品有背冯敬尧、洪七公以及《天龙八部》中的马副帮主,到《洛神》的曹操等角色都是由他来饰演的。有网评说,刘丹的曹操形象,诡异奸险,威严肃穆。将曹操的十足霸气演得甚是气派。由他残杀孔融一家109口人开始,到拆散宓与植这对壁人。“宁可我负天下人,也不教天下人负我”的霸气,刘丹演绎得十分入戏。

林伟辰的“杨修”,我也甚是欣赏。虽然他的戏分不是很多,但表现出来的悲壮,使人难以忘怀。他一身智慧谋略,吟诗赋辞,口才了得。他与子建是意气相投,君子之交。可就因处事得意风发,招罪小人,才致锋芒毕露而遭曹操之杀害。我记得小时在学校时,老师讲《杨修之死》时,心里面并没太多酸楚,没想到再一次用电视的方式来重温他的一生后,不禁替这位年少得志的智者而感到扼腕痛惜!他在刑场之上,神色凝重。恩师荀彧喂他吃最后一口饭,荀彧脸上是老泪滂沱,他是痛惜自己的最得意的门生,今日却要惨遭杀害。甄宓却在厢房抚琴觞怀;曹植林中舞剑,以此来祭奠好友的亡灵。其情其境,叫人观之落泪!

顾纪筠在此剧中,出场也不是很多。不过,她的角色份量,可是举足轻重的环节。也是本剧升华的部分。

刘惜惜一代绝世名伶,歌冠群芳,才情满怀。曹操识得惜惜后,如获至宝。也许是与世不相争,孤芳自赏,为人清高。又或是生不逢时,天生歌嗓惹来妒忌。在曹府之中,惟有甄宓与之交心,亦为知己。顾老板的《惜花》听了令人无端的忧伤。加上她那极具穿透力的声线,若天籁般的嗓声,果非一般歌伶蒲柳所匹。在她眼里,好的歌喉是留给知音人的,锱珠必较是无可厚非的。是以将自己最完美的一面来与知音人分享。可怎料,知音人并非钟子期,当曹操一次一次的遭到刘惜惜的拒绝之后,曹操另结新欢,他要的只是供娱乐的玩物,只要嗓子动听,杜鹃的声音也能入耳。面对着他人的亵渎,悲莫大于心死,端起曹操赐来哑药,一吟而尽。毒药虽然夺去了她的歌喉,却永远夺走不了她的神韵。惜惜视自己的歌喉为生命,如今,歌喉不在,也不再留念世间的一切了。终于割脉自尽,当甄宓来之时,已回天无术了。惜惜依偎在甄宓的怀里,甄宓轻抚着他的面庞,不断地姐姐的名字,惜惜却带着凄美的笑容离她而去。“琴已断,曲难终。”《洛神》剧中最有感染力的,我想,那就是这一桥段了。看到最伤心处时,唯有拭不尽的伤心泪。


“人如飞花,云如短歌,谁曾爱我,时而风光,时而坎坷,谁怜惜一个我? 镜花水月,没法断绝,我心媲美是明月。 情如孤舟,愁如深秋,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花虽美,也在期待你留下结果。”


 其实,片中还有一段,也是感人之深。甄宓带着惜惜去乡里酒店与曹植、杨修等共进餐席,四人行酒令、猜歌牌。不亦乐乎。当行至三分醉时,甄宓起身轻舞;曹植舞剑;杨修则以竹筷击碗奏乐。惜惜则清唱那首百转千回的《惜花》。歌声响彻云霄,其境之美,令人沉醉!

 对于郭儇,最毒妇人心,便是例子。甄宓自从乱世中将她救起,与她结义金兰,情同姐妹。无奈红尘堕落,经不起现实的蹂躏。她对曹植是早已仰慕甚久。可植心间独钟甄宓。神女有心襄王无梦,郭儇此后便对宓心生怨恨。刘惜惜入府后,甄宓待惜盛情款款,无微不至。心事也与之相告。郭儇见之,心觉甄宓对她渐渐疏远,偏生心计,唆使杜鹃,效仿惜惜之歌声,献与曹操,可恨的是,这么一个东施效颦的货色,竟然替代了刘惜惜的珠喉宛转。由此之后,两人的金兰之情,恩断义绝!

难怪甄密对郭儇有三大悔恨:“一、当初见你流落街头,遭人欺负而出手相救,我实在是救错你;二、知你存心找杜娟来代替惜惜姐姐之位,我赶走你,又让你回来,实在是饶错你;三、知你机关算尽,千方百计想要嫁进曹家,仍然允许子桓纳你为妾,我实在是纵容错你!”

郭儇知曹丕已与甄宓结为伉俪,还从中作梗,不断地迷惑曹丕,以甜言蜜语博得曹丕的欢心,纳为妾室之位。郭儇早已对甄宓存有怨怼之心。在曹丕面前,假意替甄宓掩饰过错,暗里却勾心斗角,陷甄宓于不义。无奈,曹丕听信小人谗言,将甄宓赐死。留给曹丕的是悔不当初,痛定思痛。甄宓死后,郭女王不解恨,令人把中毒的尸体装殓前,头发披到脸上,米糠塞住嘴巴———那么她在阴间,也无脸见人,有口难言。若干年后,甄宓的儿子知悉阴谋,又下令赐郭太后自尽,同样披发塞糠下葬。是为因果。


  TVB的《洛神》,是我看的港剧中,感触甚多的一部。以前在看《金装四大才子》时,以为再无其他电视能深入我心扉。《金装四大才子》是大团圆结局,而《洛神》却本身便是悲剧。叫人心生悱恻。这也是一部叫我看后,难以不落泪的电视。对于市面上的肥皂剧,不堪入题。相信大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几年前,除了《血色浪漫》我写了一些观后感以外,就再也没有对任何剧片发表过心得。《洛神》是我由史以来,抒文写得最为隽长的一篇了。只感墨文拙劣,恐有辱它的美。日前,在网上也查询了一下评论。网友及学者的论文,字字珠玑,酣畅淋漓。可谓趋于完美。我也是倍感词穷,无法再续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