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湖有声

   当秋的最后一片落叶在寒风中消烛了残年,依然听的见那令人难以忘怀的静湖声。

  那是济南入冬前短暂的秋季,枯黄的落叶飘飞在半空中,跟随着风带走了游人的思绪,将脑海的东西带到了天之涯、地之角;只见落叶投入静湖时的那刹那之美:轻盈的身体瞬间被巨大的引力给吸着,留下一点,随之便是荡漾开来的涟漪,叶仿佛恋上了静湖的灵动,不忍离去,那时也似乎明白原来秋波便是如此。

  校园的秋季没有诗人笔下的“枯藤老树昏鸦”,“古道西风瘦马”的那般萧条;也不尽是“秋风秋雨愁煞人”那般缠绵;有的是郁达夫《故都的秋》里那种“只能感觉到一点点清凉,秋的味,秋的色,秋的意境与姿态,总看不饱,尝不透,赏玩不到十足”那种不是名花也不是名酒的半开半醉的状态。雨后的落叶更美,她不在漫天飘零,那满校尽铺金黄色的唯美,是一种雨后的盈润,惹人爱。

“风吹雪片似花落,月照冰文如镜破”,白雪纷飞后的世界皆是纯白,喧嚣在此刻放低了吵闹,万籁俱静。

  那月,当我们和小伙伴去静湖玩儿时,意外发现她结冰了。远看亮如镜,闪烁着微光,好似星空般绚烂;走近忍不住想去踩踩,没想到竟坚如铁,于是胆儿也大了起来,行走在冰面上,很踏实。即便寒冷刺骨,也不会让自己错失与湖面这么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在这儿的人几乎都寻找到了欢乐,安静的湖面便也时而发出愉悦的笑声来。

  当“寒雪梅中尽,春风柳上归”时,树叶吐出了新绿,枝头的小鸟也叽叽喳喳的聊着天,那日子多快乐。正值三伏天气之时,酷暑难耐,这里便是享受“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的好去处了,

 静湖四季变换的美:秋的萧瑟,冬的寒冷,春的盎然,夏的葱郁,正如人生一样,经历困苦时,要学会在痛苦里隐忍,在黑暗中寻找光亮,全力以赴,最后绽放夏花之美!

  静湖的美不是沉默的也不是孤单的,它的美随着清脆鸟鸣,恋人私语,游乐者的笑声,求知者的阅读声,树叶的沙沙声······她时刻在我们的心中呐喊,让我们不由自主的与她亲近,去站在静湖的栅栏旁,去观池中的鱼,赏古朴的心愿亭;时而会看见那些将双手自然垂在栅栏上的少男少女们,那模糊的倒影在湖光中也竟显得越发光亮起来了。此情此景之时,便想起那些在和煦阳光下轻闭双眼的人儿,沐浴着大自然的赐予,祥和而静美;或许是那些极其微小的水珠太过顽皮了,四处乱窜,使得这片土地和空气多了几分温润。

  静湖的周围会看见那些低矮的小山坡,没有满山火红的枫叶,也不是那苍劲高耸的古柏,更没有“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势了,而是那些不知名的杂草小树披满山坡,便使静湖更多了些秀色。静湖附近的小树林里,倒不是杂草丛生,反倒竟是那些温润的土壤,树林里那些婆娑的树影儿,风起时,也显得那么姗姗可爱。

  想起白落梅在《你若安好,便是晴天》里说过:“留存一段记忆只是片刻,怀想一段记忆便是永远。”想想静湖之景,四季无言,却留下了串串足迹。而石落湖水的叮咚声,则穿越了世俗,空旷而廖远,一次次的在心中呼喊:“倘若在人海中,走累了,走近静湖,小道泛滥的落叶,会将嘈杂覆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