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牙齿的治疗预案

年轻的时候,受伤最大的是我的牙齿。

那时总是一边喝酒吃菜吃饭一边聊天,于是不是被饭菜中小石子、骨头渣等硬物硌了牙,就是咬了舌头或者腮。腮曾经咬出过一个大洞,血止不住;有三个好牙齿因为硌裂了,牙髓发炎,疼得要命,去看牙医,结果都被牙医杀了牙神经、掏了牙髓,做了牙冠。花多少钱就不说了,受的罪海量大。

三周前,左上又有一个牙齿疼,白天疼、夜里疼,对凉、热反映强烈。根据经验,又是牙髓发炎。不想再去看牙医,怕又给杀神经、掏牙髓,于是就自己买了些针对牙髓炎的止痛药、消炎药来吃。吃了药好一点,不吃药就疼,断断续续三个星期过去了。

实在不想再吃药了,于是费尽力气约了牙医,请了假,去看医生去。

本着能不杀牙神经就不杀的原则,却没想好如果不杀神经的预案。

医生用凉药棉测了牙,却不是疼的左上的那个,是左下的一个。两个牙都拍了牙片,医生确定左上的那个目前没事,左下的那个是有洞的。问医生原因,医生说,有时候疼的并不是病牙。

医生接着说,你这个牙,是因为智齿影响的它的生长(智齿去年因为疼拔了),顶出了洞,发炎了,可以给牙齿开洞杀牙髓、做根管治疗,但要去掉一大半牙体,又因为太靠腮,需要做牙龈手术,要缝合要拆线,手术之前需要先洗牙,来来回回要几个月的时间,钱吗肯定大几千小一万,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医生还说,有的人不想做,但牙髓坏死后,会影响牙骨,最后再做根管治疗更麻烦。当然,也可直接拔掉。本着保住牙的原则,于是说,那就做根管吧,听医生的。来时的原则却就早忘记了。

打了麻药,等着给牙齿开洞杀牙神经。于是再问医生,这是最好的治疗方案吗?医生说,当然有多种选择,于是把前边说的意思又说了一遍。我问,可以药物控制吗?医生说,可以先吃止痛药、消炎药控制疼痛,等牙髓坏掉了,就不疼了。医生又说,你想好了,不要等我打磨掉半个牙了,又不想做了,我可给你补不回去了。

于是我又犹豫了。想了想说,我不做了。

我刚说完,医生脸色顿时就不好了。还没下手术椅,旁边的小护士就开始收拾东西了。

我顿时下决心不做了。受不了那个麻烦。等牙齿坏掉了,直接拔掉吧。

我跟医生说了句不好意思,悻悻地走出了治疗室。

因为曾经做过三次杀神经、做牙冠的事,也算有经验了,但过去只是听了医生的话,直接就做了。

回想医生的话,他并没有给病人全面分析,给出几种治疗方案让病人选择,而着重强调的是开牙洞掏牙髓。

对于首次牙髓炎的朋友来说,最可能听医生的话,直接杀牙神经、掏牙髓、做牙冠。上网查查,也都是所谓的医疗咨询称,根管治疗是最好的方案。我原来的三个牙的治疗,就是这种情况。但我认为,根管治疗可能不是唯一的选择。

牙神经一旦杀死,牙髓被掏空,牙体就成了死牙,没了牙神经、牙髓输送营养,牙体慢慢变脆,就像风化的石头,最终就掉了。当然,靠吃药也可能救不活牙神经和牙髓,也会坏掉。但无论如何,总结三种选择方式:

第一,直接拔掉,以后再做假牙或者种牙。最直接的方式。但种牙也是很痛苦的事。一般人大概不会接受。

第二,吃止痛药、消炎药,等炎症消失,至少先不疼了,再说。

第三,做根管治疗,后果如上所述。

这就像一棵树心有病的树,直接拔了,实在可惜;打打药,说不定还有救;如果把树心剜了,树头砍了,然后用水泥把树干封闭起来,虽然还杵在那里,却是死木头加水泥柱一根,实在也没有意义了。

啰哩啰嗦,把治疗的过程记下来。特别是医生的话的记不太全了,大概的意思吧。

牙髓炎第五周,好像不疼了。也许牙髓已死。但接下来的问题仍然是:牙髓死了,牙齿还是变成了死牙。

补记:牙齿已经不疼了,是炎症被消灭了,还是牙髓已经坏死了?

再记:上周牙又疼,公立医院挂不上号,去了家门口的牙科诊所,最终把牙杀了……今天,第二次治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