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预测》读书笔记(1)

这是 chaim “ 365 日写作计划”第  72 天的写作内容。

成为超级预测者,你可能需要明白这些:

1.鉴别分类(理清边界)

关注那些辛勤付出可能得到回报的问题。不要在两类问题上浪费时间,一是“如时钟般有规律”的容易的问题,对于这类问题,简单的经验法则就可以让你接近正确答案;二是“像云一般”难以捉摸的问题,在这类问题上,即使煞费苦心的统计模型也无法击败掷飞镖的黑猩猩。集中精力处理难度适中的问题,你的努力能获得最大收益。

举个例子。12 年后的 2028 年,谁会当选美国总统",这个问题现在是不可能预测的,试都不要试。你能够在 1940 年预测 12 年后的 1952 年谁赢得大选吗?如果你认为你可以知道当选者是当时美国陆军中一位无人知晓的上校,名叫德怀特·艾森豪威尔,那你也许深受后视偏差的折磨,这将是心理学家记录过的最严重的后视偏差案例之一。

当然,越接近预测对象的截止曰期,分类就越难。假设你在 2015 年 3 月充满信心地预测 2016 年选举的获胜者是谁,你的自信有多少是合理的?简单的答案是,不太多,但是仍然比预测 2028 年选举结果时要多得多。我们至少可以缩小 2016 年的竞选者范围,将目标锁定在少数有希望的人身上,这可比 2028 年隐藏的大量未知可能性(像艾森豪威尔这样的)要好多了。

某些类别的结果出了名的根本无法预测(例如油价、货币市场)。但是我们通常看不出事件结果的不可预测程度有多深,直到我们耗费较长时间努力理清分析思路时,才会意识到它确实难以预测。请注意,这里有可能出现两个基本错误。一是,可能没有尝试预测潜在的可以预测的事物;二是,可能将时间浪费在预测不可预测的事物上。就你现在所面对的情形而言,哪种错误影响更大?

2.将看似棘手的问题分解为容易处理的子问题(分解)

引导自己形成恩里科·费米那样的既幽默滑稽又严谨自律的风格。费米在设计世界上第一个原子能反应堆之前,喜欢回答 “宇宙中存在多少个外星文明”这样令人头疼的问题,答案都是他自己估计的。像他那样,将问题分解为可知和不可知的部分。对尚未确定答案的部分一概视为未知。说出自己的假设并加以验证。大胆猜想,勇子试错。宁愿迅速发现错误,也不要用模糊的措辞隐藏错误。

超级预测家认为费米式方法是工作的—部分。否则,面对看似不可能量化的问题,例如阿拉法特是否钋中毒、禽流感、石油价格、"博科圣地'’、阿勒颇之战、债券利差等问题,他们怎么能得出定量答案呢。

我们发现,费米精神甚至在关于爱情的问题中也能发挥作用,尽管此类问题是最不可能量化的。以孤独的伦敦人彼得.巴克斯为例。他对附近的潜在女性伴侶数量做了一次粗略的估计。首先,以伦敦人口 (约为600万)为基数,依次按照女性人口比例(约50% )、 单身比例(约为50% )、适龄人群比例(约为20% )、 大学毕业生比例(约为26% )、他认为有吸引力的女性比例(仅为5% )、认为他有吸引力的女性比例(仅为5% )、可能与他和睦相处的女性比例(约为10% )计算,最后得出:符合条件的大约有 26 人。这是一个极其艰难的但并非毫无希望的搜寻任务。

关于真爱的问题不会有任何客观正确的答案,但是对于超级预测家在情报高级研究计划局的比赛中所提交的费米式预测,我们还是可以评分的。令人惊讶的是,选手们从非常粗略的假设和猜想出发,最后却能得到非常出色的概率预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