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玮 | 与大师同桌:百利生盲品之夜

96
吴新芳
2017.04.25 22:38* 字数 2307
图片发自简书App

Blind Tasting

本次参加盲品的有国产酒中国农大的学院派、天塞马瑟兰,金酿贺兰红、类人首、芳香庄园赤霞珠混酿,还有阿根廷马尔贝克和朗格多克Lladoner Pelut。地点在东二环百利生小酒屋。

这些酒友自带酒加上四款百利生本草红酒共十二支酒,以包装纸裹好,依次斟入杯中,按四位评委打分排列名次。

通常盲品应当固定品种、产区、年份或者等级,因为葡萄酒品类相当丰富,风味特色千差万别,相互间可比性不大。这次将不同品类的酒放在一起做盲品别有一番趣味,至于名次就不可太较真儿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Joel B. Payne

佩恩先生是个幽默的老头,握手时他居然讲欢迎我到北京来,看见我给说愣了,他开怀大笑。

佩恩先生现任Gault Millau German Wine Guide主编,担任过International Circle of Wine Writers主席,得过三次Germany's best sommelier,亲身参加过1976的“巴黎审判”,正在攻读 Wine Master。如此重量级的专家坐在我的身边,似乎引力加速度都向他倾斜了。

席间佩恩先生讲英语跟法语,据他说用意大利语同西班牙酒商交流也没问题,这位德文杂志主编真是一位“欧共体”。

我非常在意佩恩主编的评分体系,在专家眼中酒的品质与分数究竟是怎样对等的呢?盲品结果揭晓之后,佩恩主编告诉我们,他打分时最在意的是平衡。即酒的各方面表现优秀,而又不显得尖刻突兀才能获得高分。

听了专家的讲解我顿时更迷茫了。葡萄酒语中的“平衡”同古玩行里的“包浆”一样飘渺,它经常被当成是与非的铁证,但本身却扑朔迷离,难以言喻。

Scores

能同佩恩先生一同评分实在是荣幸之至。佩恩先生盲品不仅给出分数,而且猜出原产国,功力深厚,令人叹为观止。

我惯用的评分体系是80分起评,80分以下表示酒瓶中存在明显缺陷。日常餐酒一般会落在80至90分区间,90分以上表示品种特色鲜明,香气浓郁持久,回味悠长,整体令人欣喜愉悦。

见高人不能交臂而失之。我的评分与大师相对照究竟有多少差距呢?我打出最高分92分的FAMILIA DEICAS CRU D'EXCEPTION MALBEC,在佩恩大师处得90分,位列第二。我的打分区间为83至92分,佩恩大师为82至91分。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仔细观摩佩恩大师的评分发现,我的评分体系量程与佩恩大师是相仿的,我对于酒质的考量也具备一定的专业性。但是具体到每款酒的评分排序,我与大师一致性很差。毕竟同大师相比,我们对葡萄酒的认知是狭隘贫乏的。

Tasting Notes

对于一场酒会,好的开场干白是成功的一半。本次酒会用天塞霞多丽2015开场非常振奋。果香在杯中回旋激荡,呼之欲出,品种特色鲜明。入口之后香气冲盈,酒体柔腻,回味悠长,经久不散,一天紧绷的神经全被此酒软化开来。唯独酸度稍弱,略显美中不足,我给出90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接下来的本格莎当妮是酒友自酿酒,口感半干,各方面表现都很出色,自酿能达到这样的成色让人十分钦佩,87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再后面是MONTES ALPHA,这枝长相思高香高酸,入口清澈通透,带有青椒和青柠气息,是非常典型的新世界长相思,91分。

最后一支开场酒是纳帕谷EMBLEM OSO VINEYARD赤霞珠,香甜的西梅干混和甘草与橡木气息,透露出优异的品质。酒体浑厚,单宁强劲细腻,入口充满力量,是一款相当出色的加州酒,90分。

这次酒会还有幸领教了张秉斋老师自酿的啤酒,泡沫丰富,清爽甘冽,入口苦中带甜,麦芽的清香非常活跃,品质惊艳,假如装瓶出售,一定卖过货架上90%的啤酒。

Chateau Aroma

芳香庄园坐落于新疆和硕,拥有2万亩有机葡萄园和号称新疆第一的地下酒窖。为追求品质,葡萄种植不使用农药化肥,酿酒葡萄全部自产。

这次酒会美丽的庄主千金携旗舰酒尕亚左岸参加了盲品。这是一支赤霞珠与梅洛混酿酒,果香浓郁,带有李子果脯、甘草和轻微黑加仑气息,可以肯定酿造得很精心。入口充实,单宁柔和但不失份量,果香回旋,回味萦绕喉间,微苦中略带回甘,给身心注入愉悦的满足感,我给出90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据说RP品尝过这款酒,同样给出90分的高分。佩恩先生此次也给出87分,充分肯定了酒的品质。然而也有的老师认为酒香带有明显的氧化痕迹,严重影响感观评价。对此我能够理解,微甜的甘草气息很容易使人联想起煮熟的苹果,前者令香气更为复杂,后者则显示过熟和氧化,令人反感。

这再次印证了葡萄酒是开放的,主观性与客观性分别构成了酒评的肉体与灵魂。顶级大师作出的酒评甚至可以影响市场价格,但没有哪一位大师的酒评可以取代你自己对一款酒的理解。

Plainsong(百利生)

我们是百利生的老朋友了,盲品中百利生的杞红、龙玫、参花和山佛苓很容易识别出来。可学院派马瑟兰口感居然与百利生高度相似,实在无法区分,我还奇怪百利生怎么会多出来一款酒呢?

不只是我,连佩恩大师也误判百利生。他认为百利生口感相当浓郁,非常像Amarone,至少也达到Ripasso的水准。大师想不到有人会为葡萄酒加入本草成分。

图片发自简书App

百利生将组方中药浸膏加入葡萄酒,既提升养生保健功效,又保留了葡萄酒的口感,两全齐美,十分难得。

我自己还没进入注重养生的年龄段,但我喜欢把百利生赠送给父母、长辈,我相信本草组方与葡萄酒是文化圆融的结合。

Conclusion

佩恩大师谈到中国酒时说,西方葡萄酒世界并不认为中国是产酒国,就像中国人从没听说过印度葡萄酒一样。

中国有那么多葡萄美酒夜光杯的诗句,那么多优良的葡萄产区,那么多精致的酒庄,那么多一心一意投身酿酒的先驱。然而在世界葡萄酒地图上,中国葡萄酒仍然是蛮荒土著般的存在。

最近,金老师精酿的贺兰红在柏林葡萄酒赛上摘取了金奖,这个成绩十分振奋人心。这些醉心自酿的达人本来不是葡萄酒专业出身,各自从事不同的职业,在酿酒上能玩到这种深度,说明中国人与葡萄酒是有缘分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佩恩大师讲,中国目前还没有一个酒庄能做到几十年如一日出产高品质葡萄酒。同西方葡萄酒权贵相比,我们的差距也许就在这里。

人家数百年传承的酒庄遍地都是,看我们的眼神难免不屑。我们自身充满了新生的活力,面对经典也不用害怕露怯,毕竟年轻搏的就是张扬无惧。

巴黎审判距今已满四十年,四十年前加州酒也是一样无足轻重,而四十年前的中国还真没有什么葡萄酒呢。我们中国酒自己的巴黎审判还会远么?

2017.4.16

作者:李玮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