凑热闹

本文所有故事均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网络图片

出大事了。就在今天下午,金毛咬伤一名十几岁小孩。小孩的父母异常愤怒,四处寻找金毛,要将它就地正法。

于是狗狗委员会紧急召开会议,连夜商讨对策。

在此等敏感时期,事关重大,几乎所有狗狗都赶来参会。

会议由中华田园犬主持。它焦急地做了开场演讲。

“亲爱的同胞们,非常抱歉,耽误大家的晚餐了,但实在是事出紧急。想必都听说过金毛咬人的事。这要在平常,本来没啥,可问题是——”

中华田园犬环顾四周,看了看一头雾水的狗群,又瞪瞪金毛,继续说:

“国际形势对咱非常不利啊。长生事件炒得沸沸扬扬,人类正在对犬类失去安全感。”说到这里,它又顿了一下,仿佛想起什么伤心往事,接着说,“年轻的同胞可能不了解,熟悉历史的都明白,人类曾对咱犬类进行过——灭族式屠杀……”

这时会场里一阵骚动,狗狗们七嘴八舌地嚷嚷起来。

“把金毛交出去得了,一颗老鼠屎毁一锅汤,敢做就要敢当。”

“对呀,我们主动把金毛交给人类吧。”

“屠杀就要来了,我们快逃呀!”

“长生事件是人类自己搞的吧,怎么能怪到咱头上呢,这太不公平了。”

“人类向来不讲诚信,金毛还是跟我们一起逃吧。”

……

房梁上的猫儿懒洋洋地睁开眼,喵了一声,声音突兀而钻心。

“安静!大家安静一下,听我说。”中华田园犬瞥了一眼房梁,扯着嗓子大喊。等骚动渐渐平息下来,才又说,“咱先听金毛说说情况吧。”

金毛扭扭捏捏地站起来,手脚微微颤抖着,眼睛望着地板,不敢看大家。中华田园犬催促它,它才向大家深深一鞠躬,极不自在地清清嗓子,哭丧着脸说道:

“是我冲动,都是我冲动了,是我害了大家,我对不起咱犬类……”

“这些等下再讨论,先说经过吧。”一只边境打断它。

“……我本来在好好地散步,那小孩突然跑过来,对我一顿拳打脚踢,还说我有狂犬病,要他爸打死我。”

四周一片寂静,都在专心听金毛述说。

“我心想,他们情绪不好,就不惹他们,自个儿躲开吧。可他们不依不饶,他爸不知从哪找来一根棍子,足有酒杯粗,猛然地朝我腿上扫过来。我本能地一矮身,棍子砸在我屁股上,砸得我滚出去好几米远,屁股到现在还痛……”

在场的狗狗们怒目圆瞪,显然咽不下这口气。梁上猫儿仿佛遇到追杀一般,发出尖利的长啸,从一根梁跳到另一根梁。金毛也随着尖啸一震,差点没摔倒在地,等反应过来才继续述说:

“更可恨的是,那小孩趁我痛,要我命。他真想打死我,飞快地跑过来,又对我踢了好几脚。我不得不防卫,才咬了他一口瘸着腿逃脱。”

金毛看大家都张着嘴,瞪着眼,喘着粗气,一句话不说,嘴里又开始怯生生地嘟囔道:

“真是我的错,我犯傻了,我当时就应该跑得更远些……”

“好啦。”接着,边境问道,“你打过狂犬病疫苗吗?”

“打过。”

“打多久啦?”

“才半个月,我打那批应该是合格的。”

“要这样,或许还有转机——就是不知那小孩打过没有?”

“听旁人说他打过,但绝不是长生那一批次的……”

“不是长生!”边境的声音里明显一惊,“那他为何敌视你?”

“咱跟人类拼了。”藏獒一幅我是将军我怕谁的样子,嗓子粗哑而威严。

“先别冲动!”中华田园犬和边境异口同声地制止。然后,中华田园犬说:

“可别忘了,人类手上有枪。上次说是疯狗病流行,为了杀光犬类,甚至连保护咱的人类都不放过。我听祖上讲,一位农妇为了保护它,腿上还吃过一枪呢。”

“那咋办?难不成要等着他们杀过来?”藏獒焦躁不安。

“金毛,你最了解情况,谈谈想法。”边境转头问道。

“我还是自首去吧,我不会连累大家的。”金毛沮丧而坚定地保证。

“先避避风头吧。”贵宾一插话,狗狗们又一阵骚动。这次显然多了对人类的愤概和不解,甚至怀疑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而狗狗只是这场阴谋的牺牲品。因此,不安的情绪越来越蔓延。

“可恶的人类,是故意不让咱活了。”

“就这么个狂犬病,拿我们狗狗做了多少次试验,但仍然治不好!”

“就是,那么多投入都喂狗了吧。”

“那什么长生疫苗也真是,你说你老老实实做生意不行吗,为什么非要弄虚作假呢?”

“对对,还有什么有关方面,平时不管不问,非得要等失控了才冒头。”

“关键是自己搞的好事,最终却又赖到咱头上!”

“谁知背后到底有多少事,是不是又有什么阴谋呢……”

突然,一只藏獒和一只猎犬产生了争执。一个认为应该对人类进行强有力的还击,一个觉得最好还是逃进深山老林。

藏獒振振有词:“咱忠心耿耿,人类却不念旧情,就不信咱咬不怕他们!”

猎犬则据理力争:“我见多了,追杀小动物时那个残忍啊,有时我都不忍心,但人类却跟没事一样,咱斗不过他们的!”

这边,狗狗们群情激愤,你一言我一语嚷嚷着。那边,委员会的中华田园犬、边境、藏獒、松狮、杜宾、猎犬和雪橇等,则窃窃私语,商量着解决办法。

经过一番激烈讨论,基本形成一个思路,决定由中华田园犬宣告。如果没有反对意见,就此通过。于是,中华田园犬举手示意,等狗狗们停下来后,大声宣读了委员会的意见:

“为了恰当地应对本次疫苗危机,避免给犬类造成生存威胁,委员会提出如下方案:

“一,由委员会出面,向人类提交道歉信,说明金毛咬人非故意行为。狗狗都是好狗狗,将服从人类的管理;

“二,对小孩的遭遇深表同情,并赠送狗宝一只,以示慰问。但鉴于人类挑衅在先,不单独把金毛交给人类处理;

“三,要求人类加大开发治疗狂犬病的特效药,并定期向犬类通报研制进程。若再拿犬类做试验,需经狗狗委员会批准同意;

“四,本次疫苗危机是人类自身的危机,而非犬类造成的危机,人类不可迁怒犬类,亦不可大开杀戒;

“五、由于人类的不诚信行为,已经威胁到犬类的安全,犬类将对所有犬用疫苗逐一复查,对不合格、不合规的产品一律禁用。”

以上五条被称为“犬五条”,商来讨去,与会的狗狗无一反对,全票通过。

谁也没在意,猫儿无奈地望了一眼会场,独自溜上房顶,只留下几声轻微的瓦片碰擦声,就远遁而去。

会后,狗狗委员会同人类接洽,来来回回谈判好几轮,才终于达成协议。人类基本同意“犬五条”,但对用犬类培养疫苗和做试验这一点,坚持要拥有绝对主动权。

不过,事件总算告一段落,看起来,无论是犬类,还是人类的生活都恢复了平静。

后来某天,在桥下的臭水沟里,贵宾忽然发现了金毛的尸体,漂浮着的肚皮已经涨得快要爆炸。

但是贵宾不敢向委员会报告,它决定自己瞒着。

没过多久,有人看到贵宾悄悄打起包裹,举家往深山老林走去。问它干吗,它回答说去旅游,散散心。

这事儿不胫而走,但并没人在意。

直到又有人看到金毛的尸体,才满是忧虑地感叹:

“人类社会太复杂,咱还是别凑热闹啦!”

                        二〇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 舟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